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4 頁


他的年齡跟她最相近,起碼與一票年過半百的長輩相比,算近了,還有他活潑好動的個性,安可琪很自然便同他開起玩笑。 「哇哇~~導遊打人了,王ㄋㄞㄋㄞ,您評評理,一路上,壞導遊小姐都不知道打了我多少次頭,您瞧,我頭都腫起來了
作者:橙星 / 頁數:(4 / 0)

「小子,步道就是你腳下踩的木梯啦!還說你中文好,連步道都不懂,這下破功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ㄋㄞㄋㄞ,您怎麼笑我呢?」英文不像中文一樣,有高低起伏的聲韻在,無論迪爾怎麼學,總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是奶奶,不是ㄋㄞㄋㄞ。」

「奶,ㄋㄞㄋㄞ?……」
迪爾擠眉弄眼,吃力發着怪怪的音調,一張俊帥的臉故意擺出扭曲挫敗的表情,滑稽極了,立即引來老人家的笑聲。
「別玩了,走完步道,我們還要趕去搭船,要是錯過時間,我就罰你划船載大家出海。」
安可琪努力伸長手臂,朝高了自己一顆頭的男人額上一敲。
也許是他的年齡跟她最相近,起碼與一票年過半百的長輩相比,算近了,還有他活潑好動的個性,安可琪很自然便同他開起玩笑。
「哇哇~~導遊打人了,王ㄋㄞㄋㄞ,您評評理,一路上,壞導遊小姐都不知道打了我多少次頭,您瞧,我頭都腫起來了。」
迪爾苦着臉,一溜煙的縮到王奶奶身後。
「那是你活該,誰教你不聽小琪的話。」

「王ㄋㄞㄋㄞ,我的頭腫了好大一個包,您快命令壞導遊以後不能再打我,她只聽你們的話。」
他委屈的重重嘆了一口氣,「真不公平,明明交一樣的費用,壞導遊卻只照顧你們,欺負我。」

「小琪,你就公平點,假裝心疼一下這小子,省得晚上我們被他哭訴得不能睡覺。」

安可琪又好氣、又想笑,瞥了吵着要按摩的男人一眼,那裝出來的可憐表情,令她忍不住噗哧一笑。
深灰色的眼珠停留在她那張笑起來生氣蓬勃的臉蛋上,她有兩排長而彎的睫毛,帶笑的眸子水汪汪的,看起來好可愛,也好溫暖,讓他捨不得移開視線。
「好了,再笑下去我們真的要遲了,大家走吧!」把導遊的工作發揮得淋漓盡致,安可琪有效控制時間,帶領十七個人準時抵達乘船港口。
她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溫柔親切的一舉一動已烙印在某人心口上。
***鳳鳴軒獨家製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時候人長得再高大、再強壯,遇到小小的風浪,照樣會像個軟腳蝦一樣,當場倒給你看。
「嘔、嘔~~」
好好一個賞鯨行程,在某人暈船下,破壞了興緻,但也不是掃了所有人的興緻啦!至少有個負責的導遊自願陪在他身邊,不想因為一人而破壞其他人的賞鯨樂趣。
吐到全身無力的迪爾,很沒男人面子的讓安可琪三度從窄小的廁所攙扶回艙。
「再撐半小時就會回到岸上,到時候你就舒服多了。」
安可琪擰了條冰涼毛巾,輕擦着吐了三次的可憐面孔。
迪爾面容慘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麼沒用,上船不到十分鐘,他就因幾個上下抖動的小浪花而開始反胃。
「為什麼要逞強,不說你會暈船呢?」若早知道,她會替他特別安排其他節目,不讓他上船受苦。
「我真的不會暈船呀!」昔日的陽光臉孔不再,迪爾可憐兮兮的解釋。
「還胡說。」

「真的啦!過去我也有搭船經驗,從沒像今天一樣?……」

船身一陣晃動,迪爾臉上的慘白顏色又添了幾分,原本愛笑的人轉眼成了病懨懨的倦容,又淒慘又可憐,讓人心生不忍。
安可琪扶着他往軟椅上一靠,儘量讓他坐得舒服。「別再說了,你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

不想被女人看輕,忍着頭暈腦脹,迪爾執意要解釋清楚,「你聽我說,是這艘船太小,加上浪大不穩,我不習慣才會這樣?……」

喉嚨突然湧上的酸味讓迪爾再也解釋不出來,一見他神色有異,有了經驗的安可琪立即撐着他沖沖沖,往廁所報到。
第4回
離開廁所,迪爾一臉的蒼白簡直跟死人沒兩樣。
扛着他去廁所的安可琪,模樣也好不到哪裡去,拜託!一個身高快兩百公分的長人,她得出多少力氣扛着他跑?「拜託你別說話,休息吧!」
將他往方纔的位置上一放,自己也累得癱坐在他身邊。
「我、我沒有暈船?……」
氣噓的迪爾仍舊堅持他的清白。
「好好好,你不是暈船,你只是吃壞肚子行了嗎?」安可琪失笑,都吐成這樣,還死要面子。
迪爾終於安靜了。
望了他一眼,還有二十分鐘才靠岸,她想著要怎樣才能讓他更舒服點。
冰涼的觸感讓迪爾努力的睜開眼,正巧迎上水眸中那抹關切的神情。
「用毛巾敷臉會比較舒服,你繼續閉着眼睛休息,我會在你身邊照顧你的。」

灰眸緊瞅着她不放,像是要汲取她眼底的關心,盯着她,他的心跳怦怦的加快。
「怎麼了?是不是哪裡又不舒服了?」
她是在害羞個什麼勁,不過就是被人盯着嘛?……呃,好吧!是被一個帥哥盯着,不對,是被一個慘白臉的帥哥盯着瞧。
「你會一直在旁邊照顧我嗎?」他的聲音疲憊沙啞。
「當然,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這是身為導遊的重任。
末了,他像安心般,嘴角可憐兮兮的上揚,輕輕扯了個弧度,嘴裡呢喃着。「?……聽見了,你說?……會照顧我?……」

終於,他的頭貼靠在安可琪肩上,疲累得睡着了。
安可琪不想搖醒他,因為她也需要休息時間,讓她喘口氣。
可是就算下了船,迪爾的酷刑仍未結束,一整天的東西全讓他吐了出來,胃不知翻滾了多少次,氣色雖然恢復了點血色,卻依舊虛弱,晚餐一口也沒吃,只是窩在遊覽車上休息。
幾度想帶他就近去醫院診治,卻都遭他拒絶。
分配完房間,迪爾才躺上床沒多久,便有訪客來敲他的房門。
他虛弱的臉上掛着笑容,一點都不意外找他的人是導遊小姐。「你來了。」
口氣像是早已等候她多時似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