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6 頁


女人。」恭喜他榮升第10一號混蛋的位置。 氣死了!難道她就遇不上一個好男人嗎? 迪爾則一臉吃驚,眨眨困惑的眸子,忍着臉上傳來的抽痛問:「你做什麼打我?我看得出來,你對我也有好感。」 「有好感就一定要滾上床
作者:橙星 / 頁數:(6 / 0)

「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雙臂緊緊勒住這嬌小柔軟的身軀,充滿熱切的注視,渴望的流連在那張仰望他的小臉上。「安琪,我想要你。」

對他的好感因這一句話徹底打破,她冷聲開口,「要我!你想做什麼?」
「做你和我都想要做的事情。」
他故意在她耳後吐着濕熱氣息,腰上的大掌下移,流連在那富有彈性的俏臀上。「去你房間,還是我房間?」
為什麼每一個讓她有好感的男人都會讓她失望?!
安可琪猛地掙脫他的懷抱,見他不死心又想欺上,索性賞這個色狼一記大鍋貼,證明她不是沒有脾氣的大花痴。
清脆的巴掌聲在夜晚中顯得特別的響亮。
「對不起,你要找樂子,請上別處找,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
恭喜他榮升第10一號混蛋的位置。
氣死了!難道她就遇不上一個好男人嗎?
迪爾則一臉吃驚,眨眨困惑的眸子,忍着臉上傳來的抽痛問:「你做什麼打我?我看得出來,你對我也有好感。」

「有好感就一定要滾上床嗎?」她咬牙開口。
「可是之前我遇到過的女人也都喜歡我,也都很樂意跟我睡一晚,為什麼你不願意?」他的表情很無辜,真的很無辜,活像她不跟他上床才是怪事、不合邏輯。
安可琪忍着氣,知道東西方的文化差異,多少會影響到他的認知。「我說過,我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和人上床的女人,東方人多少還是觀念保守的,請你別把你的濫交套在所有人身上。」

「你明明不討厭我,不是嗎?」
她冷笑。「我不討厭的男人多得是,難道每一個我都要和他上床滾一遍才成?就算你長得好看又怎樣,告訴你,我不願意就是不願意。」

「安琪,不要拒絶我,我對你也有好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大膽想握住她的手。
「夠了!」她退後好幾步,轉身就跑,「算我看錯你了,以後你還是喊我導遊小姐。」

直到那抹氣呼呼離開的身影再也看不到,捂在臉頰上的大掌才撤下,迪爾牽動嘴角,揚起一抹興奮至極的弧度。「耶~~她果然跟其他女人不一樣!」他開心的手足舞蹈,在沙灘上又叫又跳。
高興自己的測驗成功,卻不知道他將付出多少代價。
樂極生悲就是他的寫照。
因為從那一晚之後,安可琪便不再同他說上一句話,甚至連瞄也不瞄他一眼,將他當成陌生人,不對,是陌生團員。
連句道歉和解釋的話都說不出來,迪爾整天愁着張臉,悶悶不樂,車上笑聲不再,團隊的熱閙氣氛都僵凝了。

第2章

這晚,安可琪分派完房間,叫住迪爾。「佛斯特先生,請問你對這次行程,是不是有什麼不滿?」
居然喊他的姓,冷漠又制式的專業問話,讓迪爾一張臉更沮喪了,「沒有,我很滿意。」

「既然滿意,這兩天你在車上一句話也不說,自由時間又單獨行動,你知道很多團員都在為你擔心嗎?」
老人家就是容易操心,更何況是一個深得大家歡心的人,已有不少人在安可琪耳邊碎碎念了。
窒悶的行程並不是她所希望的,為了團隊氣氛好,她決定放下怒氣,好好跟這個愛裝無辜的男人說清楚。
「你呢?也會在意我開不開心?」
「任何一個導遊都不會對自己的團員不聞不問,尤其還有其他團員跟我反映,不然你以為我私下叫你過來是為什麼?」
「你還在氣我那晚說的話對不對?」
安可琪忍氣翻了眼,「別告訴我,就因為我拒絶你,讓你不滿,所以你每天故意擺出一副我欠你幾百萬的苦臉?」
「不是!」他急急的否認,「我只是、只是……」

喉中的話說不出來,安可琪那一臉「我討厭你」再清楚不過的表情,讓他心底再次浮上濃濃的沮喪感。
這傢伙又開始不說話了。
「如果沒有不滿,就請你打起精神,在最後的兩天行程裡,希望你能快樂享受;你是出來度假遊玩的,若有什麼不愉快,反正很快大家就不會再見面了,就請你這貴人能忘就忘;若是對行程上有什麼不滿,起碼未來兩天我還是導遊,你都可以跟我提出。」
安可琪撇開注視,作勢離開。
明明就是他不對在先,卻擺出一副受傷的模樣,讓她懷疑自己說的話是否過狠,所以傷了他。
可笑!難道她真要陪他睡上一晚,才能讓他打起精神,這什麼跟什麼嘛?
「等等,安琪……導遊小姐,你別走!」挺拔身影快一步擋住她,彎下九十度腰,宏亮的嗓音大喊道:「對不起。」

誇張的舉動嚇着安可琪,飯店的櫃枱服務人員,還有其他旅客也一致投射過來好奇的目光。
「我為那天的失禮道歉,我不知道你不願意跟我上床,以前我曾遇過不少女人,她們對我有好感的方式就是邀我上床……」

好奇的注目漸漸轉為曖昧的竊竊私語,安可琪被人觀賞得好不自在,小臉逐漸彤紅,想閃人,偏偏這傢伙阻擋了唯一去路。
「我知道自己莽撞,你的喜歡跟其他女人的喜歡不一樣,所以我犯了大錯,但我現在知道了,你不是一個隨便和男人上床的女人……」

「你說夠了沒?」羞惱一吼,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嗓門有多大。
床來床去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正在為床事而道歉,明明他的中文帶了怪腔,偏偏上床這兩字卻說得特別清楚。
「在你沒有原諒我之前,當然不夠。」

想繼續未完的長篇解釋,他的手臂卻已猝不及防的讓人勾住,拖拖拖,他被拖出飯店。
直到來到飯店外圍一處無人的花園裡,安可琪才停下腳步,一個轉身,發飆了。「你是故意要在大廳這樣嚷嚷的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