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四個老公我都愛 第 9 頁


道。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知道迪爾在美國工作,其他的她全都一無所知。 「因為工作的關係,達拉夫先生常往公司跑,所以我們認識。」迪爾指的是那個晚上打擾到兩人的外國人。 「你到底是做什麼的呀?」她歪着頭問。
作者:橙星 / 頁數:(9 / 39)

「不去、不去,我就是不去!」說完,迪爾便轉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被他牽着的安可琪自然得跟着他行動,眼角瞄向後頭垂頭喪氣的大猩猩,失敗紀錄第2十三次,可憐喔!
「迪爾,那人到底要你去哪裡?」她禁不住好奇的問。
「一個私人郵輪派對。」

「郵輪?是那種有客房和娛樂設施的大型郵輪?」她目光發亮。
「是。」

「酷耶!我還沒真正搭上過那種豪華郵輪耶!」她露出羡慕的口吻,眼中有着美麗的幻想,「我們旅行社太小了,又只跑國內線,根本爭取不到郵輪旅遊,要是有機會,我一定要搭一次郵輪。」

迪爾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在郵輪上辦私人派對,聽起來不是一般人會做的事情耶!你居然認識這樣的人!」她喃喃道。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知道迪爾在美國工作,其他的她全都一無所知。
「因為工作的關係,達拉夫先生常往公司跑,所以我們認識。」
迪爾指的是那個晚上打擾到兩人的外國人。
「你到底是做什麼的呀?」她歪着頭問。
他輕描淡寫道:「沒什麼,就每天整理檔案,分類一下,再送給各部門,不過比秘書助理高一點罷了。」
了不起檔案上多了個他的親筆簽名。
她瞄了一眼尾隨在後的沮喪身影,彎眉一皺,「他那模樣怪可憐的,既然是你公司的客戶,你就賞臉,啊!你該不會是怕暈船才不去……」

「你想去嗎?」
安可琪驚訝地「咦」了一聲,「人家要請的是你又不是我,關我什麼事?」
迪爾沉默片刻,表情一會兒掙扎、一會兒不情願、一會兒又像生氣般蹙緊眉。
安可琪目不轉睛的看著他鄉變的模樣。「迪爾,你還好吧?」
許久,他盯着神色緊張的女人看,妥協地嘆了一口氣。「好,我去,不過,你要跟我一起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鳳鳴軒獨家製作******
隔日午後,安可琪在公司收到一件由專車運送來的紫色小禮服,和一組黃鑽頸鏈及耳墜,還有一雙鑲滿典雅小鑽的高跟鞋。
「我的媽呀!迪爾究竟是什麼來頭?叫人送這麼多貴重的東西給你。」
徐嬌艷隨手便拿起那條鑽石項鏈,一雙鳳眼不可置信的眯起。「說真的,這上面鑲的都是假鑽吧!」
可瞧這奪目光澤,還有剛纔送東西來的牌場,實在不像是假貨耶!
「不管是真是假,都只是行頭,事後都是要還人家的。」

「什麼意思?」躺在手中被觀察的鑽石鏈子讓安可琪抽去,小心翼翼的放回珠寶盒內。
「迪爾請我去當他的女伴,我們要參加耐斯達集團舉辦的郵輪派對。」
才說沒有相稱的衣服,今天就收到這麼一大份大禮。
「就是歐亞汽車業排名第5的耐斯達集團!哇哇~~那不就是有錢人的豪華郵輪之夜?我也要去!」
「抱歉,沒你的份。」
私人派對可不是人人想去都成的,她湊巧是因為認識迪爾的關係,才有機會同遊。「迪爾因為工作關係,認識耐斯達集團在亞洲地區的負責人,所以受邀參加,剛好他在台灣缺女伴……」

「不公平,為什麼你就能去?他缺女伴,也可以邀請我呀!」
「不行!」
安可琪慌張拒絶的態度好可疑,徐嬌艷促狹的一笑,「可琪呀!你喜歡那個叫迪爾的外國人嗎?」
「我……當然喜歡他啦!迪爾是個不錯的朋友。」
心跳加快,微紅的小臉卻已露餡。「他很平易近人,也很風趣,和他在一起很輕鬆愉快,誰不喜歡他?」
「我!」徐嬌艷綳起臉。
「為什麼?」
「因為他沒邀我一起去!」
安可琪笑了,掩飾方纔像被逮着心事的心慌。
她喜歡迪爾,這是當然,不過就只是朋友的喜歡。
***鳳鳴軒獨家製作******
動聽的華爾滋,香味撲鼻的餐食,有錢人的舞會真是既奢華又享受。
郵輪八樓的交誼廳裡,三五成群的生意人舉杯暢談,當然,迪爾也在其中。
他一派輕鬆閒適樣,侃侃而談的面對所有人:被安置在食物區的安可琪總覺得自己與船艙內的人格格不入,商業用語聽得她頭暈腦脹,初登船的興奮感已逐漸消失。
想他一時半刻脫不了身,她無趣地到船艙外的甲板上看夜景。
海風吹拂,安可琪望着茫茫一片黑暗,就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郵輪不負盛名,讓她見識到了什麼叫作金碧輝煌和豪華頂級的一流食物,舞會絶對是完美無瑕,那,有問題的就是人了。
今晚的迪爾讓她耳目一新,不論談話動作,展現出相當的紳士風度和體貼行為,更奇怪的是,他不會暈船耶!
她問過他,他居然回答說他從來沒暈船過!
在她沉思的當口,一雙大掌溫柔地為她披上擋風的外套。
「海上風大,怎麼胞出來吹風,要是感冒了怎麼辦?」
「你不是和人在聊天?」她看著對自己溫柔淺笑的男人,瞄瞄另一頭,「已經聊完了?」
「還沒,不過那些事自有公司高層處理就好,我不需要參與,倒是你……」
深蹙的濃眉摻雜着濃濃的關切。「不開心嗎?不然為何走出來透氣,還是不高興我和人交談冷落你……」

安可琪猛力搖頭。
哪有冷落她,從開車來接她,一直到兩人登上船,他一直對她呵護有加,不是對她介紹船的外觀,就是替她端盤子、拿食物,她想要什麼,只要說一句,迪爾立刻便幫她服務好。
每每有人找他,都因為迪爾只顧和她說話而被拒絶,她成為千古罪人,讓人用冷箭目光插滿身。
「裡面音樂太吵了,外頭寧靜還可以看夜景,所以我才出來,你記不記得有一回我們帶了一堆零食上山看夜景,迪爾、迪爾?」
她叫喚了好幾聲,專注于某處的男人才有了反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