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針眼 第 2 頁


作為一個老牌暢銷書作家,肯·福萊特編織故事的藝術在本書裡表現得淋漓盡致。一般來說,懸念小說圍繞一個核心秘密拉伸它的情節和內容,大量篇幅都在引導讀者發現那個秘密究竟是什麼,而顯得更有
作者:肯·福萊特 譯者:郭品、濡弋 / 頁數:(2 / 105)

作為一個老牌暢銷書作家,肯·福萊特編織故事的藝術在本書裡表現得淋漓盡致。一般來說,懸念小說圍繞一個核心秘密拉伸它的情節和內容,大量篇幅都在引導讀者發現那個秘密究竟是什麼,而顯得更有經驗,作家並不擔心秘密何時浮現于表面,以及小說如何走向一個意外的結局;相反,他讓秘密很快就呈現在讀者面前,而使懸念枝枝蔓蔓地佈滿全書。費伯着力於獲知盟軍最大的秘密並最終成功是在小說一開始就讓讀者知道的,然而在小說的每一部分都有讀者意想不到、毫不刻板的危急情勢出現,情節發展令人難以置信,又几乎完全真實,讓你不忍釋手。其實細細想來,福萊特在裡製造了很多前後呼應的巧合和伏筆:同住在一棟寄宿房子裡的小伙子參軍並被盟軍找到,成為令費伯恐懼的「世界上僅有的幾個認出他的人」之一;布洛格斯自從英雄妻子死去後一直鬱鬱寡歡,而露西正是一個能讓他熱愛和敬重的女人,讀者好像一直在等待這個美麗的結局。時尚書屋

相信大多讀者都比較喜歡小說中出現奇蹟,哪怕是可能不盡真實卻更符合他們願望的情景,特別是一個契合了真、善、美的理想在百折不回中輕輕巧巧地出現時,那種驚喜和放鬆感自不待言。福萊特大瞭解讀者心理而巧妙地操縱着整個故事,將每個環節、每種性格都闡釋得不同凡響、幾無瑕疵。爆炸性的開頭到爆炸性的高潮,小說的結構很直白,作家的老練卻使小說的可讀性遠遠高於一般的驚險故事。
從另一方面說,正如《文學嚮導》雜誌評論的,「佈滿了不安感,其高潮更具有令人難忘的力量。」追蹤、逃亡、厄運、慾望和秘密滿足了讀者對於懸念和陰謀的渴望。身外的世界——即使它危險、骯髒、令人驚懼——對於處于圍城中的人們永遠是誘惑。而當讀者充分進入角色,經歷了心理上的重重波折到達最後結局時,那種欣快的感覺簡直可以飛揚起來,這時你只能讚歎福萊特手法的老練與不拘一格,而不會苛求它的一些套路。時尚書屋
即使是熟門熟路地演示暢銷小說,作家也演示得明明白白,讓人感到妥帖自然和生活化,甚至忘記這是由作家操縱的舞蹈。驚險小說寫到這裡,其構架和美感足以與斯皮爾伯格的電影媲美,它也無愧於一部經典性的二戰驚險小說。
從到後來的《紙錢》、《第3個孿生子》,福萊特的小說時時雄居暢銷書榜,受到千千萬萬讀者的喜愛。如果說流行小說與經典文學有什麼明顯界限的話,龐大的銷售量也許使被列在流行小說中,但這並不妨礙它在主題、人物和手法上呈現出的經典性。至少,在暢銷小說裡,它堪稱經典。
戰爭、人性、愛情,這些嚴肅的主題常常是通過曉暢的文學形式走到讀者心中的。

賈夢瑋

序言

1944年初,德國情報部門正在收集有關英國東南部部署大量軍隊的證據。偵察機帶回的照片表明,那一帶有軍營、有機場,英格蘭東岸的沃什灣上有一支支艦隊;人們還看到喬治·S·巴頓將軍①,他穿著那條不會被認錯的粉紅色馬褲,牽着白色哈巴狗在散步;那兒的部隊之間聯絡頻繁,無線電訊號十分活躍;在英國的德國間諜也寫出了一份份可作佐證的報告。
①喬治·S·巴頓Patton,George Smith,1885-1945:美國陸軍將領。第2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歐洲和地中海戰區指揮坦克戰,功勛卓著。他富有頑強戰鬥和自我犧牲精神,部下稱他為「血膽老將」。
那一帶當然沒有部隊。所謂軍艦是橡膠和木板拼湊的騙局;所謂軍營是道道地地的電影佈景;巴頓手下無一兵一卒;頻繁的無線電訊號毫無實際意義;那些間諜都有雙重使命。

上述偽裝的目的是欺騙敵人,使他們忙於應付盟軍從法國北部加來海峽發起的進攻,從而有利於D日②那天在諾曼底的突然襲擊。
②D日和諾曼底登陸:第2次世界大戰的形勢轉為對同盟國有利後,艾森豪威爾將軍受命組織歷史上最強大的艦隊。這一計劃在英国制定時,德軍司令、陸軍元帥隆美爾正在法國的海岸線上構築「大西洋壁壘」,以抵擋這一預料中的登陸。這次反擊是從英國向法國北部進行的,不是按計劃人員所擬定的在5月發動,而是在6月6日,即第2次世界大戰最著名的「D日」。
欺騙敵人的這個計劃十分龐大,几乎難以實現。在實施中,投入了成千上萬的人力。希特拉的間諜中如果無人能識破,這一欺騙將真的成為奇蹟。
間諜究竟有沒有?戰爭期間,人們認為他們都處在當時被稱做「第5縱隊」①的包圍之中;戰爭結束以後,人們漸漸有了另一種說法:軍事情報部第5處在1939年聖誕節就把這些人全部圍捕。實際情況似乎是:間諜所剩無幾,軍事情報部第5處几乎把他們一網打盡。
①第5縱隊Fifth Column:從事暗中活動的顛覆分子組成的秘密小集團。他為破壞一個國家的團結而不擇手段。
但是,只需要一個……
人們知道:在東英吉利亞所故意佈置的一切,德國人當時已經看到了;人們還知道:德國人當時就懷疑那是一種圈套,並竭力要弄清事實真相。
歷史僅僅是這些,其餘的便是虛構。
但仍然要說,人們懷疑這一類的事一定發生過。

1977年6月

于薩裡坎伯利

第1章

「德國人几乎都受了欺騙——只有希特拉估計正確。他雖然有直覺,但在行動上還躊躇不前……」
引自A·J·P·泰勒着:《英國歷史:1914-1945》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