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針眼 第 36 頁


費伯在營房四周走動,腳步格外輕,以防碰到突然巡邏的哨兵。軍營中間的地方堆了不少軍用車輛,都很舊,銹跡斑斑,而且被拆得七零八落——所有車子上都沒有引擎,也沒有內部配件。但是,既然有人
作者:肯·福萊特 譯者:郭品、濡弋 / 頁數:(36 / 105)

費伯在營房四周走動,腳步格外輕,以防碰到突然巡邏的哨兵。軍營中間的地方堆了不少軍用車輛,都很舊,銹跡斑斑,而且被拆得七零八落——所有車子上都沒有引擎,也沒有內部配件。但是,既然有人要拆掉這些陳舊的零件以再利用,那他為什麼不把車殻拿去鑄造零件呢?

靠外圍的那些房子的確各有一堵牆,但這些牆也都是朝外的。這種景象好似電影佈景,並不真的是一座建築工地。
從在這兒看到的一切,費伯認為他已經瞭解了其中的奧秘。他繼續往前走,到了營房的東垣就俯臥了身子,用手和膝爬行,一直爬到一個障礙物後面,別人從軍營看不到他。他又向前走了半英里,快到小坡頂那兒時,他回頭看看,此刻那些房屋又完全像一座營房了。
他的腦海裡已經閃現出某種認識。對這個認識,他還要讓時間來驗證。
地勢相當平坦,點綴它的僅僅是一些不明顯的起伏。費伯利用沿途一片片的樹林和沼澤灌木作掩護。有一次,他還繞過一個小湖,只見月光照耀下的湖面宛如一面銀鏡。一隻貓頭鷹的叫聲傳來,他朝着那個方向看去,看到遠方有個破爛不堪的倉庫。時尚書屋
再向前走了5英里,他看到了飛機場。
機場上飛機很多,他原先設想的整個皇家空軍的飛機似乎也沒有那麼多。有發射曳光彈的「探險號」;有用於進攻前為削弱敵方抵抗力而進行的轟炸的「蘭開斯特號」和美國的「B-17」轟炸機;還有用於偵察和低空掃射的「旋風號」、「噴火號」和「蚊子」。作為入侵之用的飛機已經足夠了。
飛機的起落架全都毫無例外地陷入了鬆軟的泥土中,飛機的腹部貼著地面。
與軍營一樣,那兒也沒有燈,沒有聲響。
費伯像先前一樣,匍匐前進。他要到飛機場去,碰到有哨兵的地方纔停止前進。機場中心有一頂小帳篷,微弱的燈光從帆布篷裡滲出來,裡面有兩個人,也可能是三個。
費伯離飛機越來越近,他看到的飛機也越變越扁平,似乎它們都遭過擠壓。
他爬到靠近的一架飛機那兒,用手一摸,不禁目瞪口獃:這原來是以半英吋厚的膠合板仿照「噴火式」的外形而製造的飛機模型,塗上顏色作偽裝,還用繩索固定其位置。
所有的飛機都是如此。
數量有1000多架。

費伯站起身,從眼角注視着帳篷那兒,一有動靜就隨時臥倒。他在假機場周圍轉了轉,打量着那些模擬戰斗機和轟炸機,聯想到剛纔看到的電影佈景似的部隊營房。他被所看到的種種跡象中的真實意圖弄得眩暈了。
他心裡明白,要是再往前觀察,還會發現更多類似這樣的機場,更多隻造了一半的營房。如果到沃什灣那裡,一定會發現一隊用木板建造的驅逐艦和部隊運輸船。
這是一個圈套,它設計龐大、構思精巧、造價昂貴,可以說是盡善盡美,卻令人不能容忍。
但是,對於一個旁觀者來說,他只能受矇蔽于一時,不會長期地被騙下去。可是這種偽裝的企圖並不是欺騙地面上的旁觀者。
它的真實用意是要矇蔽空中人員。
即使是一架低空偵察機,上面裝有最新式照相機和快速膠捲,拍回的照片也將會無庸置疑地表明:照片上有龐大的部隊結集,有大量的武器裝備。
難怪參謀部估計入侵會選擇在塞納河東岸。
費伯估計,為了造成這一假象,一定還會有其他手段。英國方面常常用信號向「美國第1集團軍」髮指示;所用的密碼他們知道可以破譯;從西班牙到漢堡的外交郵袋裏,一定有許多偽造的間諜情報:手段不勝枚舉。
英國人為了這次入侵,已經花了四年的時間在武裝自己。這期間,德國的大部分部隊在同俄國人交戰。盟軍一旦在法國有了立足點,其攻勢將無法阻擋。德國的惟一機會就是:他們一到海灘就要抓住他們,在他們一下渡船時就要把他們一舉殲滅。時尚書屋
如果德國人在等待的地點上出了差錯,也就失去了惟一的機會。
整個戰略部署在一剎那間顯得明朗豁亮。這個部署很簡單,但極其卓越。
這個情況他一定得告訴漢堡。
他又猶豫着:漢堡會不會相信。
在戰爭中,戰略部署很少因一家之言而更改。他的地位很高,但是能高到可以改變部署的程度嗎?
那個白痴馮·布勞恩根本不相信他。多年來,他對費伯一直懷恨在心,恨不得抓住每一個機會對他加以誹謗。卡納裡斯、馮·羅恩納……他對他們又不能信賴。
還有一件事:無線電發報的問題。他不想把這樣的情報用無線電傳送……幾個星期以來,他就有一種感覺:無線電使用的密碼已不再完全可靠。英國人一旦發現他們的秘密曝了光……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要獲得證據,要親自把這份情報送到柏林。
他需要拍攝照片。
這兒龐大的偽裝軍隊要拍下來,然後他就去蘇格蘭那兒的德國潛艇,再把照片親自交給元首。這是他能夠採取的惟一辦法。
可是拍照需要光線,那就要等到天明。他後面不遠處有個坍塌的倉庫,他可以在那兒過夜。
他核對了指南針便往那兒走。倉庫的距離比他想像的要遠,走到那兒花了一個小時。這是木頭造的房子,已經很陳舊,屋頂上有些洞。由於沒有吃的東西,老鼠早就跑了。時尚書屋
但是屋頂上儲放著乾草捆,因此室內有蝙蝠飛舞。
費伯在幾塊木板上躺了下來,可是怎麼也不能入睡,因為他已經意識到:現在他自己就可以改變戰爭的方向。
5點對分黎明降臨,但費伯在4點20分就早早離開了倉庫。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