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食人魚 第 5 頁


「不錯,」我父親不以為然地應道。我父親年輕時就和家庭斷絶了來往。那不是他的生活方式。他進入汽車出租業,沒多久便在全國各地的機場設立了30個出租點。他不如赫茲或阿維絲那麼紅火,可
作者:哈囉德·羅賓斯 譯者:慶雲、葉凡 / 頁數:(5 / 64)

「不錯,」我父親不以為然地應道。我父親年輕時就和家庭斷絶了來往。那不是他的生活方式。他進入汽車出租業,沒多久便在全國各地的機場設立了30個出租點。時尚書屋

他不如赫茲或阿維絲那麼紅火,可也辦得不賴,一年大體上能有2000萬美元收入。他已多年未收到他哥哥的信,直到我母親去世時才重新建立聯繫。那時,我伯父送來了一屋子的鮮花,我父親卻把花全扔了出去。我母親是猶太人,而猶太人在葬禮上是不用鮮花的。時尚書屋
「你知道安傑洛在幹什麼嗎?」我問道。安傑洛是我堂兄,比我大幾歲。
「我聽說,他在給他父親打工。」
「這合乎情理,」我說道,「意大利孝子都干父親這一行。」我望着他。「你也指望我幹你這一行嗎?」
我父親搖搖頭。「不,我正在把它賣掉。」
「為什麼?」我感到十分吃驚。
「幹得太久啦,」他說道,「我想到世界各地走一走。我還從來沒有出國觀光過,我打算把我的出生地作為起點。西西里。」
「你帶個姑娘一起走嗎?」
我父親一下子滿臉通紅。「我不需要任何人跟我一起旅行。」
「有個姑娘好作伴。」我建議說。
「我太老啦,」他說道,「和姑娘在一起我會不知所措的。」
「找個合適的,她會教你。」我說道。
「你對父親就這麼說話嗎?」他氣憤地反問道。
情況就是這樣,我去了霍頓學校,而我父親賣掉他的公司後去了西西里。可是不料這時禍從天降。他的轎車從特拉帕尼山下山去馬薩拉時,在轉彎處離了道。
我去西西里把父親的遺體運回家之前,我伯父給我來了電話。「我派兩名保鏢隨你一起去。」
「有必要嗎?」我問道。「沒人會來找我麻煩的。」
「你不知道,」他心情沉重地說道,「我愛你的父親。我們的觀點也許不同,但是那沒有關係,骨肉親總是骨肉親。而且,我聽說有人破壞了你父親車裡的制動閘。」
我一時說不出話來。「為什麼?人人都知道他為人正直嘛。」
「在西西里這算不了什麼。他們對此一竅不通,只知道你父親是家族的一員:我們家族的。我不希望他們在你身上得逞。你要帶兩名保鏢。」


「無論如何不需要,」我說道,「我能照料自己。至少我在軍隊裡學過那一套。」
「你學過如何吹大牛。」他說道。
「那是另一碼事。」我反駁道。
「好吧,」他說道,「是不是讓安傑洛和你一塊去?」
「要是說我脾氣不好,」我知道,「那麼安傑洛更暴躁。他是你的兒子嘛。」
「但是他瞭解這一行,而且他會說西西里話。不管怎麼說,他希望跟你同行。他也很愛你的父親。」
「好吧。」我說道。接着我又提了個問題,「安傑洛不是到那兒去進行交易吧?」
我伯父扯了個謊。「當然不是。」
我考慮了一下。這確實沒有任何區別。「行,」我說道,「我們一起去。」
我伯父比我聰明,我不需要保鏢,但是安傑洛總是帶著四個人,他們的短上衣內的腋下鼓出一件東西;由於安傑洛始終和我在一起,我們就有了保鏢,在西西里一切都很順利。我們在馬薩拉教堂舉行的小型葬禮十分平靜,只有幾個人到場,雖然他們都被認為是我的親戚,但我一個也不認識。當柩車載着靈柩巴勒莫並計劃從那兒用飛機運回紐約時,我接受了親戚們的慰問和擁抱。我父親的意願是能葬在我母親的身旁,一切按他的意願辦理。時尚書屋
一個星期之後,當靈柩被安放在墓穴中時,我在一邊佇立。我靜靜地將一撮土撒在靈柩上,然後便轉身離開。伯父和安傑洛跟着我。
「你父親是個好人。」我伯父心情沉重地說道。
「是的。」我回答說。
「你打算以後幹什麼?」我伯父問道。
「把書唸完。我6月份就可以取得商業管理的學位了。」
「以後呢?」我伯父追問道。
「找個工作。」我回答說。
我伯父不再作聲。安傑洛看著我。「你是個大笨蛋,」他說道,「我們有許多事是你可以干的。」
「合法的經營。」我伯父補充了一句。
「我父親要我走自己的路,」我回答道,「不過我很感謝你們的好意。」
「你和你爸爸全是一個脾氣。」我伯父大聲嚷着。
我笑了。「不錯。安傑洛跟你也是一個脾氣。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我伯父擁抱了我。「我們是一家人。我愛你。」
「我也愛你,」我說道,一面看著他跨進自己的汽車,然而安傑洛轉過身來。「你打算幹什麼?」
「我到城裡有個約會。」他回答道,他對轎車招了招手。「如果你不介意,我跟你一起走。」
「好吧。」當汽車駛回曼哈頓時,我們倆一聲不吭地坐著,直到我們進入城中隧道時,我才開腔。「我要感謝你陪我去西西里。我當時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我確實需要你的幫助。時尚書屋
謝謝你。」
「沒什麼,」他回答說,「你是家族的成員嘛。」
我點點頭,沒有再吭聲。
「這是我父親的意思,」他說道,「他希望你能跟我們在一起。」
「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回答說,「我十分感謝。但這不是我要走的路。」
「行啊,」安傑洛笑道,「我始終感到好奇——你父親幹嗎要把迪·斯蒂芬諾的姓改成史蒂文斯?」
「那樣就和家族的姓完全兩碼事了。」我回答道。
「但是,史蒂文斯,這是愛爾蘭人的姓呀。我可不明白。」
「我父親曾對我作過解釋,」我回答說,「所有的意大利人要改姓時,就改成愛爾蘭人的姓。」
「那麼你的名字呢,那可不是愛爾蘭人的名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