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根【亞歷克斯·哈里】 第 12 頁


粗糙的瓊麻髮飾價格遠不及麵包村又柔軟又有光澤的纖維製品,且麵包樹的纖維編織時間長得多,因此一頂假髮的價格等於三頭羊。可是大家都知道只要花上一個小時左右,好好地與祖母們暢談,她們收的
作者:亞歷克斯·哈里 / 頁數:(12 / 232)

粗糙的瓊麻髮飾價格遠不及麵包村又柔軟又有光澤的纖維製品,且麵包樹的纖維編織時間長得多,因此一頂假髮的價格等於三頭羊。可是大家都知道只要花上一個小時左右,好好地與祖母們暢談,她們收的費用就會少些,所以上門的顧客總是儘量地耗得久。時尚書屋

除了手工精巧的發編是有口皆碑外,尼歐婆婆的大膽言論更是取悅了村裡的每個婦女。她常高聲挑戰「婦女必須對男人致最高敬意」的古老傳統。每早就見她舒適安詳地盤腿坐在門前把上身脫到腰部,讓粗糙的疙瘩老皮享受一下陽光的溫暖,一邊還忙着編髮飾,不過她從不會因為忙而忽略了路過的人。「哈!」她會喊出來,「你們看看!他們稱自己為男人!我那時代,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每個路過的男人都預料到會遭到諷刺,總是抱頭鼠竄地拔腿就跑,這樣可以逃過一劫。時尚書屋
但一切總要等到下午她睡覺後才會平息,她睡着後,手上的編織物往往掉落在膝上,而如雷的鼾聲常常惹得她所照顧的小孩們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此時,卡福第2代的女孩正在幫助母親和姐姐們采滿幾竹籃的藥草根和煮香料,然後把這些鋪在陽光下曬乾。當大人在揭谷時,女孩們就把谷莢和糠襪掃走。她們也幫忙洗碗,用母親以鹼水和棕櫚油做成的粗製肥皂抹在衣服上,在石頭上搗衣。時尚書屋

男人的主要工作完成了

就在新月出現,揭開岡比亞所有村落的豐年祭之前。嘉福村的四處開始響起絃歌之音。因為村中的樂師在練習二十四弦的科拉琴、鼓和巴拉風
一種旋律優美的樂器,把葫蘆綁在各種長度的木塊下,用零棒敲打
身旁常常引來圍觀的群眾在旁聆聽和鼓掌。當樂師在演奏時,放牧後的康達、西塔法和他們的玩伴會吹着竹笛,敲着鈴在周圍列隊行走。時尚書屋
大部分的男人現已輕鬆了,所以都盤腿坐在麵包樹蔭下聊天。與歐瑪若同輩或年輕一輩的人會很謙恭尊重地遠離長老會,因他們正在決定豐年祭前的村中大事。偶爾,兩三個較年輕的人會站起來,伸伸懶腰,四處走走。時尚書屋
可是有些男人可獨自花上一段時間,耐心地在不同尺寸和形狀的木塊上雕刻。康達和他的朋友們有時甚至會把彈弓擱一邊,就為了要看雕刻匠在豐年祭舞者所戴的面具上雕出恐怖神秘的表情。有的雕刻人像和動物,把手腿刻得很近身體,腳扁平,頭部豎起。時尚書屋

當嬪塔和其他的婦女好不容易逮到偷閒的機會時,會來到村中新挖鑿的井旁,喝幾口涼水,閒話家常幾分鐘。可是豐年祭轉眼在即,她們有許多事要張羅:新衣要縫好,屋內要打掃,乾糧要浸泡,羊只要宰烤;最重要的是,女人們在豐年祭時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現出來。時尚書屋
康達認為那些平常經常玩閙爬樹的粗魯大女孩,現在卻表現得靦腆、嬌羞和做作,看起來實在是愚蠢萬分,她們甚至連走路也走不好。他不知道為何男人會回頭瞄她們
一群笨拙的東西,連箭都不會射。時尚書屋
他注意到有些女孩家的嘴巴腫到有一個拳頭大,內唇有刺花再以煙灰塗黑。甚至,嬪塔和村中每個十二歲以上的女人每晚也會用搗過的墨角葉煮一鍋湯,冷卻後再把腳和手掌浸泡得烏黑。當康達問母親原因時,她叫他滾開。因此他跑去問父親,父親告訴他:「女人越黑越漂亮。」
「為什麼呢?」康達問道。時尚書屋
「將來有一天,」歐瑪若說,「你就會明白。」

上一頁 目 錄下一頁

第12節
當鼓聲一響起時,康達就跳下床,然後和西塔法及玩伴們夾雜在大人中跑到麵包樹下去。村中的鼓手已開始在打鼓,並對著鼓猛喊猛叫,好像鼓是有生命的東西。衣冠整齊的群眾開始陸陸續續地和着鼓聲手舞足蹈。
這種典禮儀式,每當男人去打獵、婚禮、出生、死亡都會舉行,所以康達已看了許多次了,可是從沒打動過他的心一一不是他不懂就是無法忍受
就如同現在一樣,每位大人似乎都在用肢體表達內心的話。在迴旋扭轉翻騰的人群中,有人戴着面具。康達几乎不相信自己看到尼歐婆婆突然瘋狂地尖叫,抽搐的雙手掩住顏面,無名的恐懼使她向後踉蹌倒退,又是打又是踢直到她倒地。時尚書屋
康達轉向看著舞者中他所認識的人。在一個恐怖的面具下,他認出那是祭師,全身暴跳扭曲得像攀緣在樹幹上的蛇。他也看到一些甚至年歲比厄歐婆婆大的老人蹣跚搖晃地步出家門,粗皺的雙手在空中飛舞比劃,眯眼斜望着太陽,跳出東倒西歪的舞步。讓康達眼睛一亮的是他看到平日嚴肅的父親竟也高抬膝蓋,嘶聲吶喊,向後抬抑,全身肌肉抽動,然後往前衝,雙手猛捶胸膛,在空中翻滾跳躍,然後砰然着地。時尚書屋
震耳欲聾的鼓聲不僅在康達的耳朵內震動,也開始在他的四肢內翻攪。彷彿一場夢般,他不知不覺地全身也開始顫抖,雙手亂抓亂打。很快地,他也緊隨其他人又跳又叫。直到最後他終於癱瘓倒地,筋疲力竭。時尚書屋
他把自己撐起,兩腿疲軟地移到邊側,深深地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奇怪的感覺。他頭暈目眩,恐懼又興奮,但看到了西塔法和其他同代的夥伴也正夾雜在大人中舞蹈,因此他又開始跳。村中大大小小的人都通宵達旦地狂舞,沒有人停下來吃或喝,只是偶爾停下來喘息而已。當晚當康達癱瘓地倒地睡覺時,鼓聲仍咚咚地響着。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