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根【亞歷克斯·哈里】 第 83 頁


往後的兩天,蓓爾一直重複土霸醫生所做的事。而且在康達抖縮地別過頭時,她會柔聲細語地對他說話。當土霸醫生第3天回來時,手上拿着兩把頂端是叉狀的豎棒,康達的一顆心几乎要跳出來;康達曾在
作者:亞歷克斯·哈里 / 頁數:(83 / 232)

往後的兩天,蓓爾一直重複土霸醫生所做的事。而且在康達抖縮地別過頭時,她會柔聲細語地對他說話。當土霸醫生第3天回來時,手上拿着兩把頂端是叉狀的豎棒,康達的一顆心几乎要跳出來;康達曾在嘉福村看過負傷的人用這東西撐着走路。土霸醫生用腋下頂住叉狀的頂端,示範給他看如何讓右腳不着地面地走路。時尚書屋

康達一直拒絶走動直至他們兩人都離開後,他才掙扎着把自己撐起靠在牆上,等待他能忍受腳部的痛楚而不致跌倒。在他練習把叉狀頂端放到腋下前,顆顆斗大的汗珠已從臉上滾下。他一直不敢走離牆邊,頭暈目眩、笨手笨腳地試着向前晃了幾步,但每走一步,纏着繃帶的傷肢就妨礙他的平衡。時尚書屋
當蓓爾于翌日清晨端早餐來時,康達瞥見她對泥地上的枴杖印露出滿意的笑容。康達對她皺了皺眉頭,很惱怒自己竟然忘記把那些印子抹掉。他拒絶食用土霸的食物,直至蓓爾離開後,他才狼吞虎嚥地猛吃起來,因為他知道他現在需要體力。幾天後,他就可在屋內自在地破行了。時尚書屋

上一頁 目 錄下一頁

第51節
這個土霸農場在許多方面都不同於前一個。康達開始發現他初次能夠拄着枴杖走到門邊,並環顧外頭。這些黑人的矮木屋都很整潔地粉刷成白色,而且屋子的結構也好許多,如同他現在所待的這間。他的屋裡有一個小的舊桌子,一個牆架,上頭放有鐵盤、飲水瓢、「湯匙」,和他所學到的吃飯用具:「叉子」和「刀子」。時尚書屋
康達認為他們實在笨得可以,竟把這些東西放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而且他的玉米桿睡墊也扎得較厚。他看到附近甚至有些屋子的後面有個小園圃,最靠近土霸房子的那間前院有一個七彩的環形花架。康達站在門口就可望見四面八方走動的人,但每當他一見到人影,便立刻拐回屋內停留一會兒再出來。
康達的鼻子嗅到茅廁的方位。每天他都會忍到大部分的人到田裡工作後才快速地拐到茅廁去方便,然後再安然無恙地拐回來。時尚書屋
一兩個星期後,康達開始大膽嘗試走過附近的小屋,並且很驚訝地發現奴隷房內的廚娘不是蓓爾。當他健康情況好到可以四處走動時,蓓爾就不再為他送飯來了

甚至也不來看他。他很納悶蓓爾究竟發生了何事?直至有一天,當他站在門口時,他看見蓓爾從大房子的後門走出。但不是她沒看到康達就是她假裝沒看見,因為在她到茅廁的路上,正好經過康達旁邊。時尚書屋
所以她畢竟還是像其他人一樣,康達早就知道。康達越來越不常見到那個土霸醫生。他經常坐上一輛黑蓋的四輪馬車就匆匆地離去
馬車是由一個坐在前座的黑人操縱兩匹馬來拉的。時尚書屋
又過了幾天,即使當在田裡幹活的黑人在傍晚時分成群結隊拖着疲憊的步伐回家時,康達也敢待在屋外。他想起他所待的上一個農莊,很狐疑為何這些黑人的身後沒有跟着騎馬帶鞭的土霸。他們經過康達時似乎一點也沒注意到他,就各自走進自己的小屋。但不久後大部分的人又出來做日常瑣事。時尚書屋
男人們在倉庫附近工作,女人們則擠牛奶和喂鷄。小孩們則一手使勁地拖着水桶,一手儘可能地抱著柴薪。他們很顯然並不瞭解假如把綁好的木柴或水桶頂到頭上去,他們可以架回兩倍的木柴。時尚書屋
當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康達開始看出儘管這些人的日子過得比前一個農莊好,但他們似乎也一樣不瞭解自己是失落的一群,不瞭解他們的民族尊嚴已完全被氓滅,以至于認為自己的生命本該如此。他們似乎只關心如何不遭挨打和吃得飽不飽以及有沒有地方睡覺。康達內心經常燃着憤怒,徹夜無法人眠地憐憫這些可憐的人群,但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很可悲。假如這些人很滿意目前這種悲慘的命運,那他又何必庸人自憂呢?他躺在原處,感覺自己好像一點一點地死去。時尚書屋
無論命運或結果為何,他應該再逃亡一次。他想著生與死的問題。自打他從嘉福村被抓走的十個月以來,他已經變得比實際的年齡老成許多。時尚書屋
雖然康達已能拄着枴杖行動自如地來去,但似乎仍沒有人分配工作給他。他設法表達他很滿意獨處,不需要也不願意與人有何牽扯,但康達感覺出他們對自己的信任還不及自己對他們的信任。每當夜晚獨自一人時,他是如此的孤寂和沮喪以致於他經常在好幾個小時裡只獃望着漆黑的一片,感覺自己好像掉進黑洞裡一樣。這宛如是種病態在他的骨髓裡慢慢散開來,此時他很驚訝也很羞恥地意識到他竟然很渴望愛。時尚書屋
有天當土霸的馬車駛進院子時,康達正巧在外面,黑人車伕的座位旁還坐著一個棕色皮膚的人。當土霸走下馬車走進大房子後,馬車就駛近黑人的屋子再停下來。康達見車伕攙扶那個棕色皮膚的人下馬車,因為他的一隻手似乎包裹着像是白色硬泥巴的東西。康達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他看來好像是受傷了。時尚書屋
那人把另一隻手伸進馬車內,拿出一個奇形怪狀的黑箱子,然後隨着車伕到黑人屋子最末端的那間空屋裡。時尚書屋
康達充滿了好奇心。於是翌日清晨時,他好管閒事地破行到那屋子去,他不知道竟會迎面看到那人正坐在門內。他們只是彼此互視對方,那人的臉和眼一點表情也沒有。當他說「你要做什麼」時,聲音亦無抑揚頓挫。時尚書屋
康達不知道對方說的「你是個混帳的非洲黑奴!」康達只聽懂他經常聽到的「黑奴」二字,於是他獃獃地站在那兒。「走開!混帳東西!」康達聽出他話中嚴厲的口氣,感覺得出對方在下逐客令。於是他拄着枴杖又氣又難堪地破回自己的屋子。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