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悲慘世界 第 10 頁


去想象一下主教的臥室,再簡單也沒有了。一扇窗門朝着園子,對面是床——一張醫院用的病床,鐵的,帶著綠嗶嘰帷子。在床裡的陰暗處,帷的後面,還擺着梳妝用具,殘留着他舊時在繁華社會中做人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504)

去想象一下主教的臥室,再簡單也沒有了。一扇窗門朝着園子,對面是床——一張醫院用的病床,鐵的,帶著綠嗶嘰帷子。在床裡的陰暗處,帷的後面,還擺着梳妝用具,殘留着他舊時在繁華社會中做人的那些漂亮習氣;兩扇門,一扇靠近壁爐,通經堂,一扇靠近書櫥,通餐室;那書櫥是一個大玻璃櫥,裝滿了書;壁爐的木框,描上了仿大理石的花紋,爐裡通常是沒有火的;壁爐裡有一對鐵爐篦,篦的兩端裝飾着兩個瓶,瓶上繞着花串和槽形直條花紋,並貼過銀箔,那是主教等級的一種奢侈品;上面,在通常掛鏡子的地方,有一個銀色已褪的銅十字架,釘在一塊破舊的黑線上,裝在一個金色暗敝的木框裡。窗門旁邊,有一張大桌子,擺了一個墨水瓶,桌上堆着零亂的紙張和大本的書籍。時尚書屋

桌子前面,一張麥秸椅。床的前面,一張從經堂裡搬來的祈禱椅。橢圓框裡的兩幅半身油畫像掛在他床兩旁的牆上。在畫幅的素淨的背景上有幾個小金字寫在像的旁邊,標明一幅是聖克魯的主教查里奧教士的像,一幅是夏爾特爾教區西多會大田修院院長阿格德的副主教杜爾多教士的像。時尚書屋
主教在繼醫院病人之後住進那間房時,就已看見有這兩幅畫像,也就讓它掛在原處。他們是神甫,也許是施主,這就是使他尊敬他們的兩個理由。他所知道關於那兩個人物的,只是他們在同一天,一七八五年四月二十七日,由王命,一個授以教區,一個授以采地。馬格洛大娘曾把那兩幅畫取下來撣灰塵,主教才在大田修院院長的像的後面,看見在一張用四片膠紙粘着四角、年久發黃的小方紙上,用淡墨汁注出的這兩位人物的出身。時尚書屋
窗門上,有一條古老的粗毛呢窗帷,已經破舊不堪,為了節省新買一條的費用,馬格洛大娘只得在正中大大地縫補一番,縫補的紋恰成一個十字形。主教常常叫人看。
「這縫得多好!」他說。
那房子裡所有的房間,無論樓下樓上,沒有一間不是用灰漿刷的,營房和醫院照例如此。
但是,後來的幾年中,馬格洛大娘在巴狄斯丁姑娘房間的裱牆紙下面我們在下面還會談到,發現了一些壁畫。這所房子,在成為醫院以前,曾是一些士紳們的聚會場所。所以會有那種裝飾。每間屋子的地上都鋪了紅磚,每星期洗一次,床的前面都鋪着麥秸席。時尚書屋
總之,這住宅,經那兩位婦女的照料,從上到下,都變得異常清潔。那是主教所許可的唯一的奢華。他說:
「這並不損害窮人的利益。」

但是我們得說清楚,在他從前有過的東西里,還留下六套銀餐具和一隻銀的大湯勺,馬格洛大娘每天都喜洋洋地望着那些銀器在白粗布台毯上放射着燦爛奪目的光。我們既然要把迪涅的這位主教據實地寫出來,就應當提到他曾幾次這樣說過:「叫我不用銀器盛東西吃,我想是不容易做到的。」
在那些銀器以外,還有兩個粗重的銀燭台,是從他一個姑祖母的遺產中得來的。那對燭台上插着兩支燭,經常陳設在主教的壁爐上。每逢他留客進餐,馬格洛大娘總點上那兩支燭,連着蠟台放在餐桌上。
在主教的臥室裡,床頭邊,有一張壁櫥,每天晚上,馬格洛大娘把那六套銀器和大湯勺塞在櫥裡,櫥門上的鑰匙是從來不拿走的。
那個園子,在我們說過的那些相當醜陋的建築物的陪襯下,也顯得有些減色。園子裡有四條小道,交叉成十字形,交叉處有一個水槽;另一條小道沿著白圍牆繞園一周。小道與小道之間,形成四塊方地,邊沿上種了黃楊。馬格洛大娘在三塊方地上種着蔬菜,在第4塊上,主教種了些花卉。時尚書屋
幾株果樹散佈在各處。
一次,馬格洛大娘和藹地打趣他說:「您處處都盤算,這兒卻有一塊方地沒有用上。種上些生菜,不比花好嗎?」「馬格洛大娘,」主教回答說,「您弄錯了。美和適用是一樣有用的。」停了一會,他又加上一句:「也許更有用些。」

那塊方地又分作三四畦,主教在那地上所費的勞力和他在書本裡所費的勞力是一樣的。他樂意在這裡花上一兩個鐘頭,修枝,除草,這兒那兒,在土裡搠一些窟窿,擺下種子。他並不象園藝工作者那樣仇視昆蟲。對植物學他沒有任何幻想;他不知道分科,也不懂骨肉發病說;他絶不研究在杜納福爾①和自然操作法之間應當有何取捨,既不替胞囊反對子葉,也不替舒習爾②反對林內③。時尚書屋
他不研究植物,而讚賞花卉。他非常敬重科學家,更敬重無知識的人,在雙方並重之下,每當夏季黃昏,他總提着一把綠漆白鐵噴壺去澆他的花畦。
①杜納福爾Tournefort,法國十世紀的植物學家。
②舒習爾Jussieu,法國十八世紀植物學家。
③林內Linné,瑞典十八世紀生物學家,是植物和動物分類學的鼻祖。
那所房子沒有一扇門是鎖得上的。餐室的門,我們已經說過,開出去便是天主堂前面的廣場,從前是裝了鎖和鐵閂的,正象一扇牢門。主教早已叫人把那些鐵件取去了,因而那扇門,無論晝夜,都只用一個活梢扣着。任何過路的人,在任何時刻,都可以搖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