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悲慘世界 第 138 頁


那桶比她人還大,那孩子如果坐在裡面,決不會嫌小。 德納第大娘回到她的火爐邊,拿起一隻木勺,嘗那鍋裡的湯,一面嘰裡咕嚕說道: 「泉邊就有水。這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我想不放蔥
作者:待考 / 頁數:(138 / 504)

那桶比她人還大,那孩子如果坐在裡面,決不會嫌小。

德納第大娘回到她的火爐邊,拿起一隻木勺,嘗那鍋裡的湯,一面嘰裡咕嚕說道:
「泉邊就有水。這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我想不放蔥還好些。」
隨後她翻着一隻放零錢、胡椒、蔥蒜的抽屜。
「來,癩蝦蟆小姐,」她又說,「你回來的時候,到麵包店去帶一個大麵包來。錢在這兒,一枚值十五個蘇的錢。」
珂賽特的圍裙側面有個小口袋,她一聲不響,接了錢,塞在口袋裏。
她提着桶,對著那扇敞開着的大門,立着不動。她好象是在指望有誰來搭救她。
「還不走!」德納第大娘一聲吼。
珂賽特走了。大門也關上了。

四 娃娃上場

那一排敞篷商店,我們記得,是從禮拜堂一直延展到德納第客店門前的。由於有錢的人不久就要路過那一帶去參加夜半彌撒,所以那些商店都已燃起蠟燭,燭的外面也都加上漏斗形的紙罩,當時有個孟費郿小學的老師正在德納第店裡喝酒,他說那種燭光頗有「魅力」,同時,天上卻不見一顆星。

最後的一個攤子恰恰對著德納第的大門,那是個玩具鋪,擺滿了晶瑩耀眼的金銀首飾、玻璃器皿、白鐵玩具。那商人在第1排的最前面,在一塊潔白的大手巾前陳列着一個大娃娃,二尺來高,穿件粉紅縐紗袍,頭上圍着金穗子,有着真頭髮、琺瑯眼睛。這寶物在那裡陳列了一整天,十歲以下的過路人見了沒有不愛的,但是在孟費郿就沒有一個母親有那麼多錢,或是說有那種揮霍的習慣,肯買來送給孩子。愛潘妮和阿茲瑪在那裡瞻仰了好幾個鐘頭,至于珂賽特,的確,只敢偷偷地望一兩眼。時尚書屋
珂賽特拿着水桶出門時,儘管她是那樣憂鬱,那樣頽喪,卻仍不能不抬起眼睛去望那非凡的娃娃,望那「娘娘」,照她的說法。那可憐的孩子立在那兒獃住了。她還不曾走到近處去看過那娃娃。對她來說那整個商店就象是座宮殿,那娃娃也不是玩偶,而是一種幻象。時尚書屋
那可憐的小姐,一直深深地沉陷在那種悲慘冷酷的貧寒生活裡,現在她見到的,在她的幻想中,自然一齊成為歡樂、光輝、榮華、幸福出現了。珂賽特用她那天真悲愁的智慧去估計那道橫亙在她和那玩偶間的深淵。她向她自己說,只有王后,至少也得是個公主,才能得到這樣一樣「東西」。她細細端詳那件美麗的粉紅袍,光滑的頭髮,她心裡在想:「這娃娃,她該多麼幸福呵!」她的眼睛離不了那家五光十色的店舖。時尚書屋
她越看越眼花。她以為看見了天堂。在那大娃娃後面,還有許多小娃娃,她想那一定是一些仙女仙童了。她覺得在那攤子底里走來走去的那個商人有點象永生之父。時尚書屋
在那種仰慕當中,她忘了一切,連別人叫她做的事也忘了。猛然一下,德納第大娘的粗暴聲音把她拉回到現實中來:「怎麼,蠢貨,你還沒有走!等着吧!等我來同你算賬!我要問一聲,她在那裡幹什麼!小怪物,走!」
德納第大娘向街上望了一眼,就望見珂賽特正在出神。
珂賽特連忙提着水桶,放開腳步溜走了。

五 孤苦伶仃的小女孩

德納第客店在那村裡的地點既在禮拜堂附近,珂賽特就得向謝爾方面那片樹林中的泉邊取水。
她不再看任何商販陳列的物品了。只要她還走在麵包師巷和禮拜堂左近一帶地方,總還有店舖裡的燭光替她照路,可是最後一個攤子的最後一點微光也終於消逝了。那可憐的孩子便到了黑暗中。她還得走向黑暗的更深處。時尚書屋
她向着黑暗更深處走去。只是,因為她的心情已經有些緊張,所以她一面走,一面竭力搖着那水桶的提梁。那樣她就有一種聲音和她作伴。
她越往前走,四周也越黑。街上行人已經絶跡。可是她還遇到一個婦人,那婦人停下來,轉身望着她走過去,嘴裡含含糊糊地說:「這孩子究竟有什麼地方可去呢?難道她是個小狼精嗎?」隨後,那婦人認出了是珂賽特,又說:「嘿,原來是百靈鳥!」
珂賽特便那樣穿過了孟費郿村靠謝爾一面的那些彎曲、荒涼,迷宮似的街道。只要她還看見有人家,只要她走的路兩旁還有牆,她走起來總還相當大膽。有時,她從一家人家的窗板縫裡望見一綫燭光,那也就是光明,也就是生命,說明那裡還有人,她的心也就安了。可是她越往前走,她的腳步好象會自然而然地慢下來。時尚書屋
珂賽特,當她過了最後那所房子的牆角,就忽然站住不動了。越過最後那家店舖已經不容易,要越過最後那所房子再往前去,那是不可能的了。她把水桶放在地上,把隻手伸進頭髮,慢慢地搔着頭,那是孩子在驚慌到失去主張時特有的姿態。那已不是孟費郿,而是田野了。時尚書屋
在她面前的是黑暗荒涼的曠地。她心驚膽顫地望着那漆黑一片、沒有人、有野獸、也許還有鬼怪的地方。她仔細看,她聽到了在草叢裡行走的野獸,也清清楚楚看見了在樹林裡移動的鬼影。於是她又提起水桶,恐怖給了她勇氣:「管他的!」她說,「我回她說沒有水就完了!」她堅決轉身回孟費郿。時尚書屋
她剛走上百來步,又停下來,搔着自己的頭。現在出現在她眼前的是德納第大娘,那樣青面獠牙、眼裡怒火直冒的德納第大娘。孩子眼淚汪汪地望望前面,又望望後面。怎麼辦?會有什麼下場?往哪裡走?在她前面有德納第大娘的魔影,在她後面有黑夜裡在林中出沒的鬼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