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悲慘世界 第 306 頁


正在這時,在指控德納第的案子裡,由於有關他的兩個女兒的部分缺乏證據,愛潘妮和阿茲瑪都被釋放了。 愛潘妮出獄時,馬儂在瑪德欒內特的大門外偷偷候着她,把普呂戎寫給巴伯的那張字條給了
作者:待考 / 頁數:(306 / 504)

正在這時,在指控德納第的案子裡,由於有關他的兩個女兒的部分缺乏證據,愛潘妮和阿茲瑪都被釋放了。

愛潘妮出獄時,馬儂在瑪德欒內特的大門外偷偷候着她,把普呂戎寫給巴伯的那張字條給了她,派她去把這件事「弄清楚」。
愛潘妮去卜呂梅街,認清了那鐵欄門和花園,細看了那棟房子,窺伺了幾天,然後到鐘錐街馬儂家裡,給了她一塊餅乾,馬儂又把這餅乾送到婦女救濟院巴伯的相好手裡。一塊餅乾,對監獄中的象徵主義暗號來說,便是「沒有辦法」。因此,不到一星期,巴伯和普呂戎,一個正去「受教導」,一個正受了教導回來,兩個人在巡邏道上碰了面。普呂戎問:「怎樣了,卜街?」巴伯回答:「餅乾。」

普呂戎在拉弗爾斯監獄裡製造的罪胎就這樣流產了。
這次墮胎還有下文,不過和普呂戎的計劃完全不相干。我們將來再談。
我們常常會在想接這一根綫的時候,接上了另一根綫。

三 馬白夫公公的奇遇

馬呂斯已不再訪問任何人,不過他有時會遇見馬白夫公公。
這時,馬呂斯正沿著一種陰暗淒涼的梯級慢慢往下走。我們不妨稱之為地窨子階梯的這種梯級,把人們帶到那些不見天日、只聽到幸福的人群在自己頭上走動的地方,當馬呂斯這樣慢慢往下走時,馬白夫先生也同時在他那面往下走。
《柯特雷茨附近的植物圖說》已絶對銷不出去了。靛青的試種,由於奧斯特裡茨的那個小園子裡陽光不足,也毫無成績。馬白夫先生在那裡只能種些性喜陰濕的稀有植物。但他並不灰心。時尚書屋
他在植物園裡獲得一角光照通風都好的地,用來「自費」試種靛青。為了做這試驗,他把《植物圖說》的銅版全押在當鋪裡。他把每天的早餐縮減到兩個鷄蛋,其中一個留給他那年老的女仆,他已十五個月沒有付給她工資了。他的早餐經常是一天中唯一的一餐。時尚書屋

他失去了那種稚氣十足的笑聲,他變得陰沉了,也不再接待朋友。好在馬呂斯也不想去看他。有時,馬白夫先生去植物園,老人和那青年會在醫院路上迎面走過。他們彼此並不交談,只愁眉苦眼地相互點個頭罷了。時尚書屋
傷心啊,貧苦竟能使人忘舊!往日是朋友,于今成路人。
書店老闆魯瓦約爾已經死了。現在馬白夫先生認識的僅只是他自己的書籍、他的園子和他的靛青,這是他的幸福、興趣和希望所呈現的三個形象。這已夠他過活了。他常對自己說:「到我把那藍色糰子做成的時候,我便有錢了,我要把我的那些銅版從當鋪裡贖回來,我要大吹大擂地把我那本《植物圖說》推銷一番,敲起大鼓,報紙上登上廣告,我就可以去買一本皮埃爾·德·梅丁的《航海藝術》了。時尚書屋
我知道什麼地方能買到,一五五九年版帶木刻插圖的。」目前,他天天去培植他那方靛青地,晚上回家澆他的園子,讀他的書。馬白夫先生這時已年近八十了。
一天傍晚,他遇到一件怪事。
那天,大白天他便回了家。體力日漸衰退的普盧塔克媽媽正病倒在床上。晚餐時,他啃了一根還剩有一點點肉的骨頭,又吃了一片從廚房桌上找到的麵包,出去坐在一條橫倒的界石上面,這是他在花園裡用來當長凳的。
在這條長凳近旁,按照老式果園的佈局,豎著一個高大的圓頂櫃,它的木條、木板都已很不完整,下層是兔子窩,上層是果子架。兔子窩裡沒有兔子,果子架上卻還有幾個蘋果。這是剩餘的過冬食物。
馬白夫先生戴着眼鏡,手裡捧着兩本心愛的書在翻翻唸唸,這兩本書不但是他心愛的,對他那樣年紀的人來說,更嚴重的是那兩本書常使他心神不安。他那怯懦的生性原已使他在某種程度上接受了一些迷信思想。那兩本書之一是德朗克爾院長的有名著作,《魔鬼的多變》,另一本是米托爾·德·拉魯博提埃爾的四開本,《關於沃維爾的鬼怪和皮埃弗的精靈》。他的園子在從前正是精靈不時出沒的地方,因而那後一本書更使他感到興趣。時尚書屋
暮色的殘暉正開始把上面的東西變白,下面的東西變黑。馬白夫公公一面閲讀,一面從他手裡的書本上望着他的那些花木,其中給他最大安慰的是一株絢爛奪目的山躑躅,四天的乾旱日子剛過去,熱風,烈日,不見一滴雨,枝頭下垂了,花骨朵兒蔫了,葉子落了,一切都需要灌溉,那棵山躑躅尤其顯得憔悴多愁。和某些人一樣,馬白夫公公也認為植物是有靈魂的。老人在他那塊靛青地裡工作了一整天,已精疲力竭了,可他仍站起來,把他的兩本書放在條凳上,彎着腰,搖搖晃晃,一直走到井邊,但他抓住鐵鏈想把它提起一點,以便從釘子上取下來也做不到了。時尚書屋
他只好轉回來,淒淒慘慘,抬頭望着星光閃爍的天空。
暮色有那麼一種靜穆的氣象,它能把人的苦痛壓倒在一種無以名之的淒涼和永恆的喜悅下。這一夜,看來又將和白天一樣幹燥。
「處處是星!」那老人想道,「一絲雲彩也不見!沒有一滴水!」
他的頭,抬起了一會兒,又落在了胸前。
他繼又把頭抬起,望着天空嘟囔:
「下點露水吧!憐惜憐惜眾生吧!」
他又試了一次,要把井上的鐵鏈取下來,但是他氣力不濟。
正在這時,他聽見一個人的聲音說道:
「馬白夫公公,要我來替您澆園子嗎?」
同時,籬笆中發出一種聲響,彷彿有什麼野獸穿過似的,他看見從雜草叢裡走出一個瘦長的大姑娘,站在他跟前,大膽地望着他。這東西,與其說象個人,倒不如說是剛從暮色中顯現出來的一種形象。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