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悲慘世界 第 472 頁


①「體面」,原文為英文respectable。 無論如何,我們總得承認,打掃是陰渠向文明致敬,誘飧齬鄣憧,達爾杜弗的良心較之奧革阿斯俚吶E鎘智敖•艘徊劍•屠璧囊跚•
作者:待考 / 頁數:(472 / 504)

①「體面」,原文為英文respectable。

無論如何,我們總得承認,打掃是陰渠向文明致敬,

誘飧齬鄣憧

,達爾杜弗的良心較之奧革阿斯
俚吶E鎘智敖•艘徊劍•屠璧囊跚•摶傻玫攪爍牧肌
①奧革阿斯Augias,希臘厄利斯國王,他的牛棚裡養着三千頭牛,牛棚有三十年沒打掃過。
這不僅是進步,這是蛻變,在古老的陰渠和今日的陰渠之間,曾有過一次革命。誰進行了這次革命呢?
是被眾人遺忘而我們提到的勃呂納梭。

六 未來的進

挖掘巴黎的下水道並非是輕而易舉的工程。過去十個世紀都在為它勞動而未能
束,如同未能完成巴黎的建築一樣。陰渠確實也
艿槳屠櫪┱溝撓跋臁U饈塹叵碌囊恢趾詘檔撓形奘•バ氳乃•齲•鞘性諫廈胬┱梗馱諳旅娉ご蟆C糠瓿鞘鋅•
一條路,陰渠就長出一隻手臂,在過去君主政體時期只建造了二萬三千三百米陰溝,這是一八○六年一月一日巴黎的情況。從那時開始,我們不久還會談到,工程曾有效地、堅決地被修復並繼續下去;拿破崙建造了四千八百○四米,一個奇怪的數

鄭宦芬資•

,五千七百○九米;查理十世,一萬○八百三十六米;路易-菲力浦,八萬九千○二十米;一八四八年的共和國,二萬三
侔聳•幻祝荒殻暗惱•咄頡鷂灝倜祝蛔芄駁僥殻拔•故嵌•蛄•Я•僖
十米,這是六十法裡的陰渠,成了巴黎龐大的肚腸。黑暗中的分支工程一直在進行,規模宏大而不為人知。
正如我們所見,今日巴黎的地下迷宮,與這個世紀開始時相比已增加了十倍以上。人們很難想象

為使這條下水道達到現在相對完善的程度,必須作何種努力和具備何種堅韌不拔的精神。舊的君主制度的巴黎市政府和十八世紀最後十年的革命市政府好不容易才挖通了一八○六年就已存在的五法裡的溝渠。各種障礙阻擋了這一工程,有的是因土壤的性質,有的是因巴黎勞動人民的成見。巴黎建築在一塊鏟不動、鋤不松、鑽不進、人力不易解決的特殊礦床上。時尚書屋

在這一地質結構上聳立着

哂欣•芬庖宓某浦•

屠璧鈉婷罟乖

,再沒有比這一結構更難戳破和打通的了;不論以什麼方式,工作
豢•疾⒚跋丈釗胝獬寤•愫螅•叵碌淖枇•筒慍
磺睢S邢≌懲粒•謝釧•屑崾腥磯•畹撓倌唷蒲У淖•琶•食浦
為芥末。十字鎬費勁地鑿進這一石灰石層,一層層很薄的粘土和一層層鑲嵌着亞當時代以前的海中牡蠣殻的結
片就交替出現了。有
幣惶鹺恿骱鋈懷宥細湛•俚墓岸ィ•兔渙斯と耍換蛘吆鋈懷魷忠還贍嗍•鰨笠還煽癖┑鈉儼跡•蟠蛩椴A•茄炎畲值

е•鄱稀W

近,在費耶特,必須既不停航、
膊懷楦稍撕鈾グ炎芄馨蒼謔ヂ磯•ぴ撕酉旅妗:喲渤魷至肆芽塚蝗還嗦•叵鹿さ兀雋慫•玫某樗•Γ•虼酥壞糜梢幻•彼•比パ罷掖笏•叵琳•肟
處的裂口,好不容易才把它堵住了。別處
在靠近塞納河處,甚至在離河還相當遠的
胤劍•熱繚詒炊•⒃詿蟮籃吐濫嵐Mǖ郎希•嗣怯齙攪四芟菝蝗說奈薜琢魃常•諛嵌桓鋈搜劭醋啪統撩幌氯ァ4送饃杏辛釗脛舷⒌母•悶•濉⒖贍馨訝寺襠系乃•健⑼蝗壞牡叵菀約骯と嗣鍬腥舊系陌噠釕撕•=•矗•諭誥蚩死•=值牡叵魯だ炔⒂悶齙覽次•詼•嗽撕影滄埃ㄕ獾迷謔•咨畹目擁覽鍤┕ぃ┮桓•饕•氖淥•苤•螅輝詼プ潘•酵誥潁S齙礁•貌悖•⒂彌С偶庸痰那榭魷攏•右皆郝分敝寥•珊櫻•誚ǔ善ぐ8サ墓岸ブ•螅晃•拱屠璞苊庠諉陝硤囟綳鞽稍鄭•⑹拐庖
有着九公頃之廣的在殉教者街便門附近的滯水塘有條出路,人們不分晝夜,在地下十一米處修建了一條從布朗希便門到歐貝維利耶大路的溝道之後;在鳥喙小柵欄街,在不開溝的情況下,在六米深的地下——真是前所未聞——建成了一條地下溝管之後

•こ

富用膳稻腿ナ懶恕

在城市各處,
郵グ捕•岷嶠值鉸扯•兩紙ǔ閃巳
千米陰溝之後;在利用弩弓街的支管把稅吏街穆夫達街十字路口的雨水災害排除之後;在用碎石塊和混凝土
諏魃成掀雋寺坊•⒅•閃聳デ侵謂值墓倒苤•螅輝謚富恿宋O盞哪
蠖•ツ岡航值閙Ч艿慕檔凸こ討•螅
怕薰こ淌•腿ナ懶恕U庋•賂業墓•ň姑揮幸桓齬•ǎ•涫嫡獗仍謖匠∩嫌藪賴呢

庇幸嫻枚唷

在一八三二年,巴黎的陰渠遠不是今天這樣的,
呂納梭曾積極建議,但一直等到發生霍亂,方始定下後來的巨大的重建工程。說來也怪,例如,在一八二一年,象在威尼斯一樣,被稱為大運河的陰溝的總渠,有一段污穢的滯水在酒葫蘆街露天敞着。直到一八二三年,巴黎城才在口袋中找到了遮蓋這污水所需的二十六萬六千○八十法郎十生丁。戰鬥便門、
拍諤亍⑹ッ⒋•娜•讎判箍塚底爸謾⑴盼鬯•途換•Ч艿奈塹揭話巳攴絞汲魷值摹0屠璧南濾•潰•頤且丫•倒迥
蔥藿ㄒ恍攏•⒃黽恿聳•兌隕稀
三十年前,在六月五日和六日起義時期,許多地方基本上還是老陰溝。大多數的街道,當時街心還開裂,現在已隆起
。人們常常在一條街或十字路口的斜坡的最低點看到大的方形粗鐵柵欄,鐵杠已
恍腥說慕諾啄ゲ戀梅⒘亮耍•康背盜
經過,情況既滑又險,並使馬失足。橋樑建築正式的術語給這個低點和柵欄一個生動的名稱「陷阱」①。一八三二年在無數街道上,明星街、聖路易街、大廟街、老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