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 第 10 頁


我青年時曾遠離了你「遠離了你的扶持」深入歧途"我為我自己成為一個$饑饉的區域!&* ) 見-馬太福音."20章2/節! 見-路加福音."/0章/1節! 奧古斯丁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89)

我青年時曾遠離了你「遠離了你的扶持」深入歧途"我為我

自己成為一個$饑饉的區域!&*
) 見-馬太福音."20章2/節! 見-路加福音."/0章/1節!

奧古斯丁卷三

我來到了迦太基!我周圍沸騰着"振響着罪惡戀愛的鼎
鑊#我還沒有愛上什麼!但渴望愛!並且由於內心的渴望!我
更恨自己渴望得還不夠#我追求戀愛的對象!只想戀愛$我
恨生活的平凡!恨沒有陷阱的道路$我心靈因為缺乏滋養的
糧食!缺乏你"我的天主而饑渴!但我並不感覺這種饑渴!並
不企求不朽的糧食!當然並非我已飽飫這種糧食$相反!我
越缺乏這糧食!對此越感到無味#這正是我的心靈患着病!滿
身創傷!向外流注!可憐地渴求物質的刺激!但物質如果沒

有靈魂!人們也不會愛的#

愛與被愛!如果進一步能享受所愛者的肉體!那為我更
是甜蜜了#我把肉慾的垢穢玷汙了友誼的清泉!把肉情的陰
霾掩蓋了友誼的光輝$我雖如此醜陋!放蕩!但由於滿腹藴
藏着浮華的意念!還竭力裝點出溫文爾雅的態度#我衝向愛!
甘願成為愛的俘虜#我的天主"我的慈愛!你的慈祥在我所
認為甜蜜的滋味中撒上了多少苦膽#我得到了愛!我神秘地
帶上了享受的桎梏!高興地戴上了苦難的枷鎖!為了擔受猜
忌「懷疑」憂懼「憤恨」爭吵等燒紅的鐵鞭的鞭打#

我被充滿着我的悲慘生活的寫照和燃熾我慾火的爐灶一

(’
般的戲劇所攫取了!人們願意看自己不願遭遇的悲慘故事而
傷心「這究竟為了什麼#一人願意從看戲引起悲痛」而這悲
痛就作為他的樂趣!這豈非一種可憐的變態#一個人越不能
擺脫這些情感「越容易被它感動!一人自身受苦」人們說他
不幸$如果同情別人的痛苦"便說這人有惻隱之心!但對於
虛構的戲劇"惻隱之心究竟是什麼#戲劇並不鼓勵觀眾幫助

別人「不過引逗觀眾的傷心」觀眾越感到傷心"編劇者越能
受到讚賞!如果看了歷史上的或竟是捕風捉影的悲劇而毫不
動情「那就敗興出場」批評指摘「假如能感到迴腸蕩氣」便

看得津津有味"自覺高興!

于此可見「人們歡喜的是眼淚和悲傷!但誰都要快樂」誰
也不願受苦"卻願意同情別人的痛苦$同情必然帶來悲苦的
情味!那末是否僅僅由於這一原因而甘願傷心#
這種同情心發源於友誼的清泉!但它將往何處#流向哪
裡呢#為何流入沸騰油膩的瀑布中"傾瀉到浩蕩爍熱的情慾
深淵中去"並且自覺自愿地離棄了天上的澄明而與此同流合
污#那末是否應該屏棄同情心呢#不"有時應該愛悲痛!但
是「我的靈魂啊%你該防止淫穢」在我的天主&我們祖先的
天主&永受讚美歌頌的天主保護之下"你要防止淫穢的罪!
我現在並非消除了同情心"但當時我看到劇中一對戀人
無恥地作樂「雖則不過是排演虛構的故事」我卻和他們同感
愉快$看到他們戀愛失敗「我亦覺得淒惶欲絶」這種或悲或
喜的情味為我都是一種樂趣!而現在我哀憐那些沉湎于歡場
慾海的人"過于哀憐因喪失罪惡的快樂或不幸的幸福而惘然
自失的人!這才是比較真實的同情"而這種同情心不是以悲

*)

痛為樂趣!憐憫不幸的人「是愛的責任」但如果一人懷抱真
摯的同情"那必然是寧願沒有憐憫別人不幸的機會!假如有
不懷好意的慈悲心腸" ## 當然這是不可能有的## 便能有
這樣一個人$具有真正的同情心「而希望別人遭遇不幸」借
以顯示對這人的同情!有些悲傷果然是可以讚許的"但不應
說是可以喜愛的!我的主「你熱愛靈魂」但不像我們"你是
以無限純潔%無窮完美的真慈憐憫着世人的靈魂"你不受任
何悲痛的侵襲!但哪一個人能如此呢&
但那時這可憐的我貪愛哀情的刺激"追求引致悲傷的機
會’看到出於虛構的劇中人的不幸遭遇"扮演的角色越是使
我痛哭流涕「越稱我心意」也就越能吸引我!我這一頭不幸
的牲口「不耐煩你的看護」脫離了你的牧群"染上了可恥的%
齷齪不堪的疥癘「這又何足為奇呢&我從此時起愛好痛苦」但
又並不愛深入我內心的痛苦## 因為我並不真正願意身受所
看的種種## 而僅僅是愛好這種耳聞的%憑空結構的%猶如
抓着我浮皮膚的痛苦「可是一如指甲抓碎皮膚時那樣」這種
愛好在我身上也引起了發炎%腫脹%化膿和可憎的臭腐!
這是我的生活!唉「我的天主」這可能稱為生活嗎&

你的慈愛始終遙遙復庇着我!我沉湎于怎樣的罪惡之中(
我背棄了你「聽憑褻聖的好奇心引導我走向極度的不忠不信」
成為魔鬼的狡獪仆從「用我的罪行歆享魔鬼」而你便用這一
切來鞭打我(我竟敢在舉行敬事你的典禮時「在聖殿之內」覬
覦追營死亡的果實「你重重懲責我」但和我的罪過相比可算

-,

什麼!唉「我的天主#我的無邊的慈愛」你復庇我不受災眚
的侵襲「而我在危險之中還意氣洋洋」到處遊蕩「遠離了你」
從我所好的行徑而不趨向你的道路"我只知流連于轉瞬即逝

的自由$

當時所推崇的學問「不過是通向聚訟的市場」我希望在
此中顯露頭角「而在這個場所越會信口雌黃」越能獲得稱譽$
人們的盲目到達這樣程度「竟會誇耀自己的謬見」我在雄辯
術學校中名列優等「因此沾沾自喜」充滿着虛榮的氣概%但
是「主」你知道我還是比較循規蹈矩的"絶不參預那些&搗
亂鬼’(( 這個下流的#魔鬼的稱號在當時是非常時髦的((
的惡作劇%我生活在這些人中間"在無恥之中還帶著三分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