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基督山伯爵 第 173 頁


「噢,伯爵閣下,伯爵閣下!」管家大聲說道,他被這恐嚇嚇壞了,「假如只是為了這個原因我就不能再繼續為您效勞了,我寧願把一切都講出來,因為我一離開您,就只能上斷頭台了。」 「那情況
作者:待考 / 頁數:(173 / 437)

「噢,伯爵閣下,伯爵閣下!」管家大聲說道,他被這恐嚇嚇壞了,「假如只是為了這個原因我就不能再繼續為您效勞了,我寧願把一切都講出來,因為我一離開您,就只能上斷頭台了。」

「那情況不同了,」基督山回答說。「但你要想清楚,假如你想撒謊,還不如不講為妙。」
「不,大人,我以我靈魂得救的名義向您發誓,我一定把一切實情都講給您聽,因為我的秘密佈沙尼神甫也只知道一部分,但我求您先離開那株法國梧桐。月亮正從雲堆裡鑽出來,而您所站的那個地點,和您裹住全身的這件披風,使我想起了維爾福先生。」
「什麼!」基督山大聲叫道,「原來是維爾福先生」
「大人認識他?」
「他不是尼姆的前任檢察官嗎?」
「是的。」
「他不就是娶了聖·梅朗侯爵的女兒的那個人嗎?」
「也就是在目前司法界赫赫有名,被公認為最嚴厲,最正直,最死板的那個人嗎?」
「哦,大人,貝爾圖喬說,“這個名譽白璧無瑕的人」
「怎麼樣?」
「是一個無恥之徒。」
「什麼!」基督山回答說,「不可能吧。」
「我告訴您的是實話。」
「啊,真的!」基督山說道。「你有證據嗎?」
「有的。」

「而你把它丟了是吧,多蠢呀。」
「是的,但仔細去找,還是能找回來的。」
「真的嗎?」伯爵答道,「講給我聽聽吧,因為它引起了我的興趣。」於是伯爵帶著一種很輕鬆的神氣走過去坐在了一條長凳上,貝爾圖喬振作起精神跟上去站在了他的前面。 第4十三章完
————————————————————

第4十四章 為親人復仇

「我的故事從什麼地方講起呢,伯爵閣下?」貝爾圖喬問道。
「隨便你好了,」基督山回答,「反正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想布沙尼神甫可能已告訴過大人了吧。」
「是的,說過一點,但那是七八年以前的事了,我都忘記啦。」
「那麼我可以隨意地講,不必擔心大人聽了會厭倦」
「說吧,貝爾圖喬先生,你可以補充晚報的不足。」
「事情要從一八一五年開始講起。」
「啊,」基督山說,「一八一五年可不是昨天。」
「不,大人,可是這一切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就象是昨天剛發生的一樣。我曾有一個哥哥,他在皇帝[指拿破崙——譯註]手下服務,曾升到了中尉。他那一團全都是科西嘉人。這個哥哥是我唯一的朋友。時尚書屋
我們都是孤兒,那時我五歲,他十八歲。他撫養我長大,把我當作他的兒子般看待,一八一四年,他結了婚。當皇帝從厄爾巴島回來的時候,我的哥哥立刻就去參了軍,在滑鐵盧受了輕傷,隨軍退到了盧瓦爾。」
「但這是『百日』政變的歷史,貝爾圖喬先生,」伯爵說道,「要是我沒記錯的話,這些事都已記載在史書上了。」
「請原諒我,大人,但這些細節都必須講一下的,而您答應過我肯耐心聽的呀。」
「說下去吧,我一定信守諾言。」
「有一天,我們收到了一封信。我應該先告訴你,我們住的地方是一個名叫洛格里亞諾的小村子,就在科西嘉海峽的頭上。他告訴我們說,軍隊已經解散了,他要取道經夏托魯,克萊蒙費朗,蒲伊和尼姆回來,假如我有錢,他叫我託人帶到尼姆去留給他,交給一個和我有交往的客棧老闆。」
「是走私線上的人嗎?」基督山問道。
「伯爵閣下,人總得活下去呀。」
「當然啦,繼續講吧。」
「我深愛我的哥哥,這我已告訴過大人了,我決定不託人帶錢去,而是親自帶去給他。我有一千法郎,我留下了五百給我的嫂嫂愛蘇泰,就帶著其餘那五百動身到尼姆去了。這是很容易辦到的,因為我自己有一條船,而恰巧有一船貨要運出去,一切都對我的計劃很有利。但當我們把貨裝好以後,風向卻逆轉了,以致於我們四五天都進不了羅納河。時尚書屋
最後,我們終於成功了,就逆流向阿爾駛去。我在比里加答和布揆耳之間下船,取陸路向尼姆走去。」
「我們現在快要講到故事的本身了是吧?」
「是的,大人,請原諒我,但是,您一會兒就會知道的,我所講的話,都是省得不能再省的了。正在這個時候,那次著名的法國南部大屠殺發生了。有兩三支流寇,叫什麼德太龍,杜希蠻和格拉番的,公開地暗殺人,凡是被他們認為有拿破崙黨嫌疑的,都有被殺的危險。您一定也聽說過這次大屠殺吧,伯爵閣下?」
「隱約聽說過,那時候我正在離法國很遠的地方。往下說吧。」
「我一進尼姆,真可謂一腳踏進了血泊裡,因為每走一步我都會遇到幾個死屍,而那些殺人的強盜還在到處殺人,擄掠,縱火。一看到這種到處殺戮和破壞的景象,我嚇慌了——不是為我自己我不過是個老老實實的科西嘉漁夫,沒有什麼可害怕的,正巧相反,那正是我們走私販子最有利的時機,而是為了我的哥哥,他是帝國時代的軍人,剛從盧瓦爾軍隊裡回來,憑他的制服和他的肩章,就夠讓人處處擔心的了。我趕緊去找客棧老闆。我的推測實在太準啦:我的哥哥是前一天傍晚到尼姆的,剛走到他想借宿的那間房子門口,就被人刺死了,我費盡心機地去尋找兇手,但誰都不敢把他們的名字告訴我,他們實在是嚇壞啦。時尚書屋
於是我想起了常常聽人說起的法國司法機關,據說它是什麼都不怕的,我就去要求見檢察官。」
「這位檢察官的名字叫維爾福?」基督山隨隨便便地問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