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基督山伯爵 第 206 頁


「很簡單,因為打聽到我所站的這塊地皮要出租,我就去要求承租,業主馬上就接受了,而我現在就是這一大片苜蓿花的主人了。想想看,瓦朗蒂娜!現在誰都來不能阻止我在自己的領地上蓋起一間小房子
作者:待考 / 頁數:(206 / 437)

「很簡單,因為打聽到我所站的這塊地皮要出租,我就去要求承租,業主馬上就接受了,而我現在就是這一大片苜蓿花的主人了。想想看,瓦朗蒂娜!現在誰都來不能阻止我在自己的領地上蓋起一間小房子,從此以後住在離你不到二十碼的地方啦。你想我多快樂呵!我簡直高興得話都說不出來啦。你想,瓦郎蒂娜,這種事能用金錢買得到嗎?不可能的,是不是?嘿,象這樣幸福,這樣愉快,這樣高興的事,我原是想用十年的生命來作交換的,但現在卻只花了我——你猜是多少——五百法郎一年,還是按季度付款的!我現在是在我自己的土地上了,而且無疑有權可以拿一個梯子來靠在牆頭上,想什麼時候往這邊看就什麼時候爬上來看,我可以向你盡情地傾訴我對你的愛而不必怕被人帶到警察局去——當然羅,除非,你覺得一個穿工裝和戴鴨舌帽的窮工人向你傾訴愛情有損於你的面子。」


瓦朗蒂娜的嘴裡輕輕地發出了一聲驚喜交集的喊聲,但象有一片嫉妒的陰雲遮住了她心中的快樂似的,她几乎立刻就以一種抑鬱的口吻說道,「唉,不,馬西米蘭!那樣我們可就太放任了,我怕我們的幸福會使我們忘乎所以,以致于去濫用那種安全,這樣反而會害了我們。」
「你怎麼會有這樣不值一想的念頭呢,親愛的瓦朗蒂娜?從我們最初相識的那值得慶幸的一刻起,難道我的全部言行還不足以來向你表明我的心嗎?我相信你對於我的人格也是十分信任的,當你對我說,你隱隱約約地感覺到有某種危險在威脅着你的時候,我就真誠地心甘情願地聽你驅使,不求任何報償,只要能對你有用,我就感到很愉快了。有許多人願意為你犧牲他們的生命,在那些人當中,你選中了我,而我是否曾在哪句話或哪次眼色上使你感到遺憾過?你告訴過我,親愛的瓦朗蒂娜,說你已經和伊皮奈先生訂了婚,而且你父親已決心要成全這件婚事,而他的意志是不容改變的,因為維爾福先生一旦下了決心,是從來不會改變的。好,我自願留在幕後,等待着,並不是等待我自己或你的決定,而是等待上帝的吩咐。而在這其間,你愛我,憐憫我,並坦白地告訴了我。時尚書屋
我感謝你那句甜蜜的話,我只要求你能時時重複一下那句話,因為它可以使我忘掉其他的一切。」

「啊,馬西米蘭,正是那句話才使得你如此大膽,而使得我既感到快樂,又感到悲傷,以致我常常問自己,究竟哪一種感情對我更好一些。是後母的嚴厲,偏愛她自己的孩子使我感覺到痛苦呢,還是在我和你相會的時候,感到的充滿了危險的幸福?」
「危險!」馬西米蘭大聲說道,「你怎麼能用這樣殘酷和不公平的兩個字呢,難道你還能找到一個比我更柔順的奴隷嗎?你答應我可以時時和你談話,瓦朗蒂娜,但卻禁止我在你散步的時候或在其他交際場合跟蹤你,我服從了。而自從我想方設法走進這個園子以後,我隔着這道門和你談話,雖接近你卻看不到你,我有哪一次想從這些缺口裡伸進手來碰一碰你的衣邊嗎?我有沒有起過推倒這堵牆的念頭呢?你知道我年輕、又強壯,推倒這堵牆是不要吹灰之力的,但我從來沒抱怨過你這種含蓄的態度,從來沒表示過某種慾望。我象一個古代的騎士那樣信守着我的諾言。來吧,至少承認了這幾點吧,不然我就要覺得是你不公平啦。」

「這倒是真的,」瓦朗蒂娜說道,她從木板的一個小缺口裡伸出一隻手指尖過來,馬西米蘭便在那指尖上吻了一下。「這倒是真的。你是一個可敬的朋友,但你的這種行為卻仍然是出於自私的動機,親愛的馬西米蘭,因為你知道得很清楚,假如你表示出某些相反的意思,我們之間的一切就都完了。你答應過要給與我熱烈的兄妹之愛。時尚書屋
我呢,除了你,在這個世界上再沒有別的朋友,我的父親根本不關心我,我的後母只一個勁地迫害我,虐待我,我惟一的夥伴就是一個不能講話、患了麻症的老人,他那乾癟的手已不再能來緊握我的手了,只有他的眼睛可以和我談話,他的心裡無疑地還為我保留着一些餘溫。噢,我的命好苦呀,凡是那些比我強的人,不是把我當作了犧牲品,就是把我當作了敵人,而我惟一的朋友和支持者卻是一具活屍!真的,馬西米蘭,我真痛苦極了,你愛我是為我着想,不是為了你自己,這的確是對的。」
「瓦朗蒂娜,」青年被深深地感動了,說道,「我不能說在這個世界上我所愛的人只有你,因為我也愛我的妹妹和妹夫,但我對他們的愛是寧靜的,絶不象我對你的愛。只要一想到你,我的心跳就加速,血管裡的血就流得更快了,我的胸膛就開始心煩意亂起伏不定,但我鄭重地答應你,我會剋制住這一切熱情來為你效勞或幫助你的。我聽說,弗蘭茲先生一年之內是不會回國的,在這期間,我們最好還是滿懷希望吧。因為希望是這樣甜蜜的一個安慰者。時尚書屋
瓦朗蒂娜,當你怪我自私的時候,暫且請稍微想一想你對我的態度吧,那活象是一尊美麗而冷漠的愛神像。對於那種忠誠,那種服從,那種自製,你拿什麼來回報我嗎?沒有。你有沒有賜給過我什麼?極少。你告訴我說弗蘭茲·伊皮奈先生是你的未婚夫,說你每當想到將來要做他的妻子就感到害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