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國情咨文 第 60 頁


要通知海關、財政部和移民歸化局。增加在機場、港口和邊防口岸的特工人員;加強對我們所知道的美國國內同情希茲布拉的人的監視;警告各大城市的地方政府以便他們對將可能發生的事有所瞭解。接着
作者:戴維·卡拉漢 譯者:韋清琦、袁霞 / 頁數:(60 / 105)

要通知海關、財政部和移民歸化局。增加在機場、港口和邊防口岸的特工人員;加強對我們所知道的美國國內同情希茲布拉的人的監視;警告各大城市的地方政府以便他們對將可能發生的事有所瞭解。接着我還要採取一些額外措施,比如……」

「等等。我們在此先打住一會兒,」總統舉起手打斷了霍爾斯頓的話,他又看了看伯克,「比爾,你只讓高層人物知道這消息是對的。我們需要好好考慮。要非常小心。時尚書屋
如果這件事不是百分之百確鑿的話,我就不想搞得人心惶惶。新聞界會牢牢抓住此事大放厥詞。美國不能像個堡壘要塞似的,只要一有謡言漂洋過海傳到這裡說一夥狂徒要來害我們,我們就趕忙緊閉門戶。」
「我同意,總統先生。」國家安全顧問說。他從一開始就不喜歡這個會議。
「在我沒有得到更多的情報之前,我們還是要慢慢來,」總統一邊堅決地說,一邊先後看了看伯克和霍爾斯頓,「這似乎是可能的,但見鬼,誰又真的知道。是不是?就查克而言,這還停留在猜測的水平上,對吧?」
「是這樣,總統先生,」伯克承認,「可很多情報都是如此。」
「這次尤其不能令人信服。」國家安全顧問嘲弄道。
「而且在此案中還不是讓人很滿意。」總統補充說。他把背向後靠,撫摩了一會兒下巴,然後下了定論:「先生們,我要求將我們的討論只限于此房問。如果真有更多的證據出現,表明恐怖分子可能將對美國國內的目標發動襲擊,我保證會不遺餘力地採取一切防範措施。時尚書屋
同時,我要求在不引人注意的前提下,在邊防關卡地帶,逐步提高警惕,以防恐怖分子滲入,還要召集代表級會議,繼續按要求制定對策。最後,比爾,我要求中情局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工作,看看你的人能不能搞到更具體的情報。」
總統起身示意討論結束。他向霍爾斯頓招招手。「跟我一起上樓去,好嗎,約翰?」
當他們進了空無一人的橢圓形辦公室時,總統關上了門。
「關於『阿諾德行動』有什麼新情況?」
「恐怕我們的進展仍然很緩慢,」霍爾斯頓回答,「我們收集到的謝爾曼留下的、未經證實的蛛絲馬跡仍在增加。雖然增加得很慢,但一直在增加。這蝸牛般的步伐是我們小心謹慎所要付出的代價。傳票,總統先生,我需要傳票。」

總統不作回答,而霍爾斯頓也不加催逼。他知道他是拿不到傳票的,他也知道為什麼。

「不管怎樣,」局長繼續道,「福斯滕仍然要強硬些。沒什麼變化。」
總統點點頭。他本來也不指望能聽到更多的消息。他指示過霍爾斯頓要向他直接彙報這個案子裡任何重大的突破。可他什麼也沒彙報過。時尚書屋
「關於特津中尉呢?」
霍爾斯頓挺害怕這個問題。他不想向總統撒謊,又不願披露發生在特津住所裡的倒霉事。「我們跟特津中尉接觸過了,並請求他的幫助。」他很簡單地說。時尚書屋
「怎麼樣?」
「特津說他會考慮的。」
「他可真寬宏大量。」
「不過不必擔心,總統先生。我們計劃在今天或明天再和他聯繫,把事情敲定。我敢肯定他會合作的。」
「那還差不多。也許該有人提醒一下那個小伙子,到頭來他還是要服從我的命令的。」總統在書桌旁邊坐下。「要服從我的命令,該死的,而不是聽福斯滕的。時尚書屋
懂了嗎?」
「當然,先生。我們去找他時會跟他講的。」
「告訴特津這是一個直截了當的命令。知道了嗎?」
「知道了,先生。」
總統開始翻看桌上的一堆檔案。霍爾斯頓覺察到兩人的會晤已經結束了,於是朝門口走去。
「還有一件事,約翰。」總統說。
「什麼?」
「你認為我剛纔在樓下發出的命令是正確的,是吧?」這更像是一個陳述句而不是疑問句。
「我想是的,總統先生。」霍爾斯頓答道,同時打開門。其實,他對整個事情有一種不祥之感。布倫納的情報令人感到如坐針氈。時尚書屋
從開會時起霍爾斯頓的腦子就一直在高速運轉,一些可怕的想法湧上心頭,它們把在阿曼和喬治亞的兩起殺人事件的懷疑聯繫在了一起——在兩個案子中都有福斯滕的敵人喪命。但他又把這些想法壓了回去。它們太不着邊際,太難以置信了。如果是總統把這兩起事件聯繫起來的,那還能加以討論。時尚書屋
在此之前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28
當扎克從五角大樓出來,走在回家的水晶城商業街上,穿行在熙熙攘攘的購買聖誕商品的人群中時,他焦慮不安地想著賈絲汀。她的消失使他覺得如墜深淵。國務院會議上那些撲朔迷離的對大禍即將來臨的暗示也攪得他心煩意亂。從他們本來約好的那場幽會算起已過去三十個鐘頭了,可她仍然杳無音信。時尚書屋
種種可怕的想法在他腦海裡浮現。也許什麼事都沒有。也許他是在瞎操心。畢竟只有一天嘛,這女人是出了名地忙,而且還滿世界地跑。時尚書屋
他想象着她到時會做出怎樣一個合情合理的道歉。
當扎克走出商業街,踏上通往他住的大樓的過道時,一名穿西裝的男子悄然走到他身邊,輕聲對他說話,眼睛仍一直看著前面。「特津中尉,我是聯邦調查局特工保羅·邦克。我們需要和你會面。勞駕你跟着我,在後面保持至少十英呎。」
接着那個特工加快了步伐。扎克隨後跟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