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這個男孩有點野 第 39 頁


我騎在一匹高大的木馬上,他站在馬頭前,做出牽馬轡的姿勢,木馬一高一低地滑動,他的頭在我眼前出現、又消失、又出現,像是我忠誠的領航者。 音樂一直沒有停下來,我跳下馬,拉他坐在馬車
作者:待考 / 頁數:(39 / 59)

我騎在一匹高大的木馬上,他站在馬頭前,做出牽馬轡的姿勢,木馬一高一低地滑動,他的頭在我眼前出現、又消失、又出現,像是我忠誠的領航者。

音樂一直沒有停下來,我跳下馬,拉他坐在馬車上,看馬車前四匹駿馬在車前跳躍。然後我側着頭看他,他在陶醉地微笑,像嬰兒般天真。木馬又轉了好幾圈,他才看看我,指指我們旁邊的黑馬,我點頭,放開一直都牽着的手,他站起來,跳上黑馬。我抬頭仰視他,他一直是往前看著,彷彿前面是一馬平川,眼中還閃爍着興奮的光芒,嘴角一直往上揚,保持着幸福的微笑。時尚書屋
我想,他從小在荒島裡,一定沒有享受過這種童年的歡樂,不像我們那麼幸福又平凡,從前竟然忽略了和他去遊樂場補償他這方面的遺憾。
玩遍了所以刺激的項目,我們最後坐上了摩天輪。帶霓虹燈的摩天輪形成光環,在黑暗的夜空中閃爍。
「這個遊樂場真的一刻都沒有停歇過嗎?」
「是的。至少我回來以後就沒見它停過。」
「你常常來?」
「不,今天晚上才第1次玩。整個月來我一直在學習。」
「辛苦嗎?」
「還好!」
我同情地看他,眼光在接觸他的眼神時,再也離不開。我很久以前就知道,泰彥的眼神有時候能把人緊緊綁住。
「影熙,那天晚宴上,你在花園的樹下問我,為什麼只對你好。」
「=^_^=嗯......」
「後來不了了之,可是那時我心裡就對自己說,一定會給你一個答案......」
「啊......」
「回尹家以後,這個答案漸漸清晰......我喜歡你!只喜歡你!」
「是......哪種喜歡......啊?」
「是......不能忍受離別的那種喜歡......」
泰彥牽起我的手,直到摩天輪繞了一圈又一圈,都一直沒有放開。
我們依依不捨地從摩天輪下來、離開遊樂場的時候,天漸漸發白,黑夜即將過去。
「回家了!」泰彥對我說。

「我們的家嗎?」
「是的!^_^我們的家!」
「你現在還把它看成自己的家嗎?」
「當然!」他掃亂我的頭髮,好像我問了很傻的問題似的。
回家的路上,我們沒有再攀大廈回去了,而是牽着手,慢慢地走回去,看著漢城從黑夜蛻變為晨曦。樹上的小鳥都吵吵嚷嚷地起床了,偶爾還會跳到我們的腳邊,我們悄悄地走着,避免驚嚇到晨鍛的鳥兒。樹梢上偶爾還有露水滴下來,滴在我們頭上,馬路還是靜悄悄的,露水滴答的聲音都聽得見。我們牽着手慢慢地回家。時尚書屋
快要到家的時候,沿途的一些房子裡已經飄來香氣,一些勤奮的主婦已經起床了,開始專心地為家人做早飯,沿途都是稀飯和泡菜或者麥片粥和年糕的香味,這是家的味道呢。
泰彥和我走進家門,媽媽正在廚房忙碌着。
「媽媽,我晨跑回來了!」
泰彥在偷笑,被我狠掐了一下。媽媽端着稀飯、泡菜走出來,很驚訝地看我。
「O_O你居然會晨跑?!」
但她在看到泰彥以後,就感動得忘了一切:
「泰彥......」
「申媽媽,^_^我回來吃早飯!」
「好好好......^_^我替你準備!」媽媽匆匆忙忙地跑進去忙碌起來。
美美地吃過早餐,泰彥看看表,匆忙地站起來:
「抱歉!我得趕回去了,要不爺爺就會發現我夜裡常常瞞着他跑出了。」
「爸爸媽媽,再見!」他又回頭看我,「放學我去接你!」
然後就匆匆地跑出去了。我回房裡收拾書包,換校服,雖然一夜沒睡,但是此刻卻精神充沛,出門的時候,老爸還驚訝地看我,笑話我說:
「媽媽你看她,今天突然之間變得光彩照人!」
「是哦是哦,一定是因為泰彥的關係吧。」
「是啊!我就是喜歡他!!!^v^有誰不服嗎~~~給我站出來~~~~」
「可是我記得以前有人說自己暗戀的是學長!」
「哎呀,=^_^=那是我太小了,不懂得什麼是喜歡!我現在發現,我只是崇拜偶像一樣地崇拜浩滕學長罷了,我真正喜歡的是泰彥!」我叫嘯着蹦出家門。時尚書屋

第3部分

守護者不在身邊 8

5

我和泰彥漫步在公園裡,天氣漸漸變涼,秋天快要到了,公園裡人很少,這個時候大家都吃飯去了,所以現在周圍很安靜。今天的作業很難,泰彥在公園裡整個傍晚都拿來教我做作業,剛纔根本沒有鬆一口氣的時間。
「唉,你說,如果不用做作業該多好啊!」我們漫步在湖邊,泰彥聽到我的話忍不住笑了。
「不是嗎,你這麼聰明,當然不能瞭解我們這些笨學生要做作業的苦處。」
「是的,女王。」
「你應付那些什麼訓練,難道也不覺得辛苦嗎?」
「還好!」
-_-#每次問他都是這麼說,但是好幾次看電影的時候他都看著看著就靠在我肩上打瞌睡。白天接受高強度訓練,晚上還常常陪我,一定很累吧。
他問我學校的情況、同學們的情況,眼睛卻看著湖的對面......他牽着我的手,很輕很輕地,好像漫不經心的樣子,我試圖頑皮地抽出我的手,他回頭看我。我就把手放回去,他輕輕地握住。見他還是轉過去看湖,我又抽出來......反覆幾次他就不看我了,放任我的頑皮,我於是用手碰碰他的手,又飛快地躲開,他開始還總是抓不住,不過很快地他就忽然間抓住了,緊緊地握著,然後看我:
「還逃不?」
「^_^」我只頑皮地對他笑。
「去看電影吧!」
「啊~~~你又去睡覺嗎~~~~」我在那裡哀嚎。
「好好好,這次絶對不會再打瞌睡!」不過其實你打瞌睡,我也不會生氣,我知道你已經很疲憊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