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這個男孩有點野 第 42 頁


第4部分爺爺的安排 2 2「頭抬起來!!!」喚柔背着手站在一邊,-_-^哇,小姐,你還真的當自己是專業禮儀教練啊。我頭上頂着字典走着一
作者:待考 / 頁數:(42 / 59)

第4部分

爺爺的安排 2

2

「頭抬起來!!!」喚柔背着手站在一邊,-_-^哇,小姐,你還真的當自己是專業禮儀教練啊。我頭上頂着字典走着一字步,「啪」地字典就掉地上了,我撿起來再練,沒走兩步還是掉。
「挺胸!收腹!提臀!喂,叫你收腹啊聽到沒有?收腹收腹!」
「>_“喂,你不要質疑我的專業水平啊!」
「羅嗦!」
「怎麼搞的,你放鬆啊,怎麼字典老是掉,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在走啊?!>o“喂喂喂,我求你啦~~~T_T我認真走就是了~~~」
漸漸地我已經能輕鬆地轉彎、屈膝還禮,來來回回地從容自若,字典也根本不會掉下來了。
但是還有更艱巨的任務,就是跳舞,-_-b我最不感冒的一項。喚柔牽着我,充當我的舞蹈陪練。
「一二三、二二三......哎喲!睬死我了!」喚柔揉着被我踩中的腳趾頭。
「再來!一二三,二二三,轉圈......轉錯了~~~-_-^順時針轉啊小姐~~」
被我踩得重傷不治以後,喚柔的教學任務總算有點成效了: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好!屈膝!Well done!」
「差不多了,反正有男士帶著你!馬馬虎虎就成了,一日速成也就只能這樣了。」
「就這樣吧~~~我腳都要斷了~~~~饒了我吧,女王~~~」
「你饒了我吧!我的腳還殘廢了呢!」
「^v^嘿嘿下周末請你吃大餐!」
「哼!」她故作姿態地抬起頭,右手卻把一本字典扔過來。
「哎喲,幹嘛拿字典砸人!」我揉着頭說,「好痛啊~~我明天還有去參加宴會,差點毀容啊!」

「快點背!」
「給我字典幹嘛?!」
「什麼字典啊!你看清楚!」
O_O《簡明西餐禮儀大全(精裝本)》?!《西方禮儀精華手冊》?!-_-#這麼厚還叫精裝本啊?!
「這是冷菜刀叉......魚刀叉!肉刀叉!-_-#點心刀叉~~~有什麼區別啊,亂七八糟的,都用同一種不就好了?!」
「少羅嗦!背啦!」
「是!入座時從左側入座~~~嗯!左側左側!右手拿刀,左手拿叉!這我知道!!不可將刀叉的一端放在盤上,另一端放在桌上!哎呀,那放哪裡啊,嘴裡啊?!」
「少貧嘴!快背!」
「好難啊!~~~~>_“明天你到底要不要去啊?」
「去去去!背背背!」-_-b這傢伙比計算機老師還恐怖!

第4部分

爺爺的安排 3

3

我走下汽車,這是泰彥特意派來接我的汽車,聽說是他平時專用的。我拖着長長的群擺想要往前走,卻想起喚柔的話,要微笑、微笑~~~脖子上的項鏈好重啊~~-_-#泰彥上午為什麼不能送條輕一點的來?!喚柔還說是什麼真鑽、什麼什麼卡什麼亞的名牌來着,歐洲皇室都以戴它為榮,什麼嘛,重得要死,一點都不舒服!
啊,又忘記了她的叮囑!算了,一天特訓就這樣效果了,^_^勉勉強強就行了!好,抬頭是吧。抬頭!挺胸!收腹!T_T好累人哦~~~
尹家依然是燈火輝煌,前園草坪上的燈飾已經重新換過了,聽說當中還有一個是鑽石燈飾呢!
剛剛下車往前走了一步,就有人走過來,遞給我一枝香檳玫瑰,與我的禮服顏色非常相配。*^_^*好漂亮!還滴着露水呢!我向送花的人看看,•_•不認識呢,不過我記得昨晚看的什麼《西方禮儀簡明手冊》!我趕緊向他屈膝表示感謝,並微笑道謝,他鞠躬離開。時尚書屋
又走了幾步,又有兩位女士迎上來,各遞給我一枝香檳玫瑰,我只好接過來,彼此屈膝行禮。剛剛束好這三枝玫瑰,又有人上來送我嬌艷欲滴的玫瑰,也是香檳色!O_O太奇怪了。大家都有嗎?這是宴會規定的嘉賓標誌嗎?可是其他人手上都沒有啊。
我不斷地往前走,走上長長的紅地毯,一路上不斷地收到不同人送到手上的玫瑰。禮貌的紳士、端莊的貴婦、年輕的小姐、還有可愛的小朋友、甚至......-_-#還有一頭貴婦犬。向着這麼多人微笑道謝,-_-^臉都要僵硬了~~到底是為什麼嘛~~
我捧着一大摞玫瑰好不容易才走完長長的紅地毯,走上尹府的台階。迎面看到泰彥迎上來,手上也是拿着一支香檳玫瑰。
他驚奇地看著我說:「你好漂亮!」
我微笑起來,^_^看來特訓的效果不錯!
「最後一枝了。」他微笑着把玫瑰遞到我手裡。
「=^_^=是你安排的是不是?」
「喜歡嗎?」
「嗯!」*o*第1次收到泰彥送的玫瑰呢!可是......好重哦~
他看到我額上的汗,伸手替我擦掉,說:「很重吧。」
他回頭向侍者打個手勢,讓他替我放好玫瑰,然後泰彥扶着我要領我走進大廳。
我說:「哎哎哎,等一下!」
他很疑惑地看著我,我略低下頭定定地看著他的手臂。
「哦!」他領悟地笑起來,彎起手肘,我才自豪地把手搭着他的臂彎裡,昂着頭走進大廳。
可是剛剛走進去,站好,泰彥轉向我正要開口和我說什麼,金惠妍就跑過來,硬是要把他拉走:
「泰彥!外公要你立刻過去一下,有重要的客人要介紹你認識!」
泰彥只好無奈地看了我一下,我向他微笑,他無奈地走到尹老先生那邊。我遠遠地看著他,看見他跟着尹老先生忙碌地向許多客人打招呼、交談,几乎沒有機會停歇。但是遠遠地就能感覺到他談笑風生、應對自如的自信,短短幾個月,他似乎已經蛻變得非常成熟而卓越。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