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這個男孩有點野 第 45 頁


「*^____^*又要喝葡萄酒嗎?我們去上次那棟別墅偷就行了。」 「你還說,如果不是你喝完了亂扔酒瓶,我們也不至于被惡狗追!」 「還是不要喝酒啦!看到酒瓶就想起那頭狗的叫聲
作者:待考 / 頁數:(45 / 59)

「*^____^*又要喝葡萄酒嗎?我們去上次那棟別墅偷就行了。」

「你還說,如果不是你喝完了亂扔酒瓶,我們也不至于被惡狗追!」
「還是不要喝酒啦!看到酒瓶就想起那頭狗的叫聲,好恐怖哦!」
說著說著,九折板、人參和蜂蜜以及一些小菜就陸續端上來了,然後是粥、涼菜、煎油餅,一道一道有條不紊地端上來。
「烤鰻魚來了!我最喜歡了!」泰彥像孩子一樣歡呼。
然後是濃郁飄香的神仙爐,牛肉、海參、鮑魚、蘑菇、紅辣椒、銀杏都在鍋裡飄,看得我蠢蠢欲動。
「我不客氣啦!」我興沖沖把目標鎖定在火鍋裡。
「這是蒸牛尾。兩位請慢用。」侍應生放下香噴噴的蒸牛尾,退出去,我馬上把筷子伸過去,卻怎麼都夾不起來。
「可以用叉哦!」
「好!^_^那我就不客氣了!」
上烤大蝦以及烤鮑魚以後,泰彥几乎都把它們留給了我^o^他只吃了一些後來上的烤排骨,還就着小菜和我不太感興趣的一些主料理吃了米飯和湯,然後就停下來笑眯眯地看我狼吞虎嚥。
最後上的甜點包括酒釀和水果。我沒有吃多少,水果今天在宴會上吃了不少,酒釀對我來說又似乎太甜了,不太習慣。不過其實這頓吃得太飽了,已經夠我回味足足一周了,^_^。

第4部分

爺爺的安排 6

4

「ZLN電子集團董事長尹相承先生於日前向媒體宣佈,已經成功為孫子尹泰彥先生篩選出將來的結婚人選。尹老先生過繼的外孫女即尹泰彥先生名義上的表妹金惠妍小姐,是尹氏家族最滿意的人選,更得到了尹先生親口應允。尹老先生表示,待兩人一到適婚年齡,尹家將促成這一段姻緣,必要時還會先舉行訂婚儀式......」
「兩人自小青梅竹馬......金小姐更在傳媒面前發表愛的宣言......」
我衝到電視機前,盯着屏幕,泰彥和金惠妍兩人在各種場合的合照、甚至是兩人單人相片的電腦合成照都被做成溫馨片斷播放出來。
>_爸爸遞來一沓厚厚的報紙,說:
「今天的經濟版和娛樂版都把它作為頭版頭條刊出來了!」

我拿起來翻看,其中一張還拍到泰彥的生日宴會上被金惠妍拽着胳膊的一幕,鏡頭上金惠妍在自我陶醉地笑。照片上也沒有照出泰彥煩躁的表情,因為他當時恰好對著交談的客人禮貌地微笑,>o我正要發飆,泰彥就自動送上門了,他衝進來看到一沓報紙,只好無奈地說:
「你都知道了?」
「你去死!!!」我拿起拖鞋扔他。
「喂喂喂~~~聽我解釋~~」他到處閃避。
「你還想一直隱瞞下去嗎?!」
「不是!」泰彥焦急地跺腳,「我也是剛剛看到就從公司趕來找你了!」
「>o“傳媒的話你也相信嗎~~~」
「還有金惠妍親口說的愛的宣言!」
「那是她的事!你有看到我在親口說嗎~~~」
「哼!」
「那是我爺爺和金惠妍一手自編自演的,我一點都不知道。這幾天我和我的助手都在趕一個項目,沒有時間去檢查這些小道消息!影熙,你相信我吧!」
「可是......可是現在新聞、報紙都傳得沸沸揚揚的,全國都知道了!」
「給我點時間,我會澄清!」
「哼!」我雖然答應了,但還是故意板著臉不理睬他。
兩天後,我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輛汽車按喇叭叫住。我停下腳步回頭看,但是車窗玻璃是反光的,我什麼都沒看到。
「這位小姐請留步!」司機開門走出來。
「您是......」我不解地看著他。
「我家老爺想跟你談談。」
我更奇怪了,但是很快就明白了,因為后座的車窗玻璃降下去,尹老先生的臉露出來。
「尹老先生!」我微微鞠躬。
司機打開駕駛座另一邊的車門,做了個手勢請我上車。老先生坐在后座,彷彿沒有聽到我的問候一樣,一個字都不說,只是冷冷地看我,像是看一個透明人似的。
真是奇怪的老人家!但想了一下,既然是泰彥的長輩,總不能對他太沒禮貌。我於是上車,坐在了司機的旁邊。汽車駛到一個咖啡廳外停下來。老先生一聲不響地下車,也不和我打招呼就頭也不回地徑直走進去。時尚書屋
司機向我示意,請我跟老先生進去,我只好莫名其妙地跟着走進咖啡廳,在老先生對面坐下來。 _•這位老人家又想怎麼樣呢,他既然認定我出身配不上他們這些高貴的人,應該很厭惡見到我才對啊,幹嘛主動邀我來喝咖啡,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路上還一聲不響,正眼也不看你一下,算什麼嘛?!>_咖啡送來了,他還是不言語,只是愜意地享受起咖啡來。
過了很久,他看我的咖啡並沒有動過,於是放下他的杯子,淡淡地看過來,說:
「嘗嘗吧。」
我拿起來呷了一口。
「如何?」
還沒有等我回答,他就鄙視地看我:
「不過......好與不好大概你也嘗不出來。」
T^T浪費我的時間!我才沒有興趣陪你這種傲慢的人喝咖啡!我也目無表情看窗外,不想看他,更沒有興趣喝什麼咖啡。

第4部分

爺爺的安排 7

他緩緩地又繼續說話:「這裡是會員制的,很難申請,這麼香的咖啡全漢城只有一家。喝吧!你以後就沒有這種機會了!」
「你太過分了!」我生氣地站起來,卻帶倒了杯子,我趕緊跳開,但還是讓咖啡灑了我一裙子,燙了我的腿。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