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這個男孩有點野 第 47 頁


我哭着看他離開。你們都是壞人!只會侮辱人!我生氣地甩上門。 第2天,他來家裡接我上學,我看都不看他一眼,獨自走去地鐵站,他的車只好一直跟在我身旁。放學的時候,也是如此。這樣一直
作者:待考 / 頁數:(47 / 59)

我哭着看他離開。你們都是壞人!只會侮辱人!我生氣地甩上門。

第2天,他來家裡接我上學,我看都不看他一眼,獨自走去地鐵站,他的車只好一直跟在我身旁。放學的時候,也是如此。這樣一直維持了兩天,他的車一直跟着我慢行,但我還是沒有理睬他。第3天,他開始跟在我後面默默地走,但我還是不想和他說話,更不想看他。時尚書屋
他天天晚上都來送星星,但我緊緊地鎖着房間的窗戶,他無法進來,更無法拿到玻璃箱子,只好把星星放在窗戶外。每天早晨起床,我都看見窗外粉藍的星星,一天都沒有少過。可是我告訴自己不要心軟,否則自己的苦難將無休無止。
有一天晚上,我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正要睡覺,泰彥就來了,一直站在我房門外,重重地、急迫地敲着我房門。
「影熙!你開開門!」
想起那天在咖啡廳受的委屈,我在門內負氣地說:
「尹泰彥!T^T請你走開!」
「請你開門~~~~」
「不要再來打擾我了,我煩死了!我決不會開門的!」
「影熙!」他喊,「影熙!你別這樣!你不要誤會我,你要聽我解釋清楚!」
「我不聽!你走!你不要再帶給我困擾了!我恨透你了!」
「求求你!」
「你走開!你們那天在咖啡廳捉弄我還捉弄得不夠嗎?!侮辱我還侮辱得不夠嗎?!」
泰彥可能聽出我聲音裡的哽咽,他更急了,更慌了,更亂了,他瘋狂地繼續拍打着門,大叫着說:
「影熙,你開門!你聽我說!」
「我不聽!不聽!不聽!>o“影熙!我求你開門!」他放軟了聲音,哀聲求告着。我只是沉默着,不回答他。
「你再不開門,我就要破門而入了!」他着急地吼叫,並用腳重重地踹門,又用拳頭重重地捶門。

「>o“影熙......」他突然停住了,看著我。
我失去理智地衝出房間,越過他,從他身後拎着他的衣領,看到我瘋狂的樣子,他不敢動,更害怕傷到我,只是任我把他丟出家門。我重重地關上門,把這個可惡的傢伙鎖在門外。>o我以為他已經走了,但是過了很久待我關掉房間的燈、打算去睡覺的時候,卻看到窗外路燈映照下,我的窗前有個身影,我趕緊走過去掀起窗帘。
是他!我又渴望見到、又很想避開的人!
泰彥看見我掀開窗帘,急忙敲打玻璃窗,神情又焦急又痛苦,那一刻,我几乎要妥協了。我趕緊放下窗帘不去看他。但他輕敲窗戶的聲音一直都沒有停歇下來,我開始煩躁起來。
正在脾氣要爆發的邊緣,爸媽卻來敲我的門。~_~大家都跟我過不去嗎~~~T_T我並沒有開門,只是隔着門跟他們說:
「什麼事啊,爸,媽~~~~我已經睡了~~~」
「外面下大雨了。」爸爸只說了這麼一句,房門外又重新歸於一片安靜。
下大雨了?我忐忑不安地走到窗前。泰彥還在外面等嗎?
我躲在窗戶旁,悄悄地翻起窗帘的一個角。哇,真的呢,外面下着滂沱大雨。
泰彥可能看到我的窗帘在動,馬上大力地敲打窗戶玻璃。我看到他的身子一動,恐怕是想從我翻開的洞裡看我,我於是慌忙地放下窗帘。他更焦急地敲打玻璃,大雨聲裡還隱約伴隨着他叫我名字的聲音。
他敲打了很久,終於安靜下來了,但大雨還在下着。他離開了嗎......
我拉開窗帘,映在眼前的是他濕漉漉的臉,眼睛被雨水打得都睜不開了,衣服邋遢地貼在身上,樣子非常狼狽。時尚書屋
他正好迎視着我,嘴角並沒有動,也沒有再敲打玻璃,只是哀求地看著我,我的淚水不禁流下來。我們互相哀愁地對視着,良久,我終於放下窗帘不再看他。但是我並沒有去打開窗或門——我還是沒有勇氣去見他。我再也沒有走到窗前去掀窗帘偷看,也並不知道他後來什麼時候離去。時尚書屋
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我沒有信心。

第4部分

誓約被遺忘了嗎1

1

躲在家裡好幾天,我終於還是願意答應和喚柔、俊茗以及他表弟到外面去溜冰。回家的時候,俊茗讓他表弟送我回家。
俊茗他表弟的機車停在我家門口,我剛剛下車,就看到泰彥陰沉的臉。
「他是誰?!」
「他是我新認識的男生,正在交往。」正合我意,太好了,大家都到齊了。
泰彥憤怒地衝上去就要打人,我攔在俊茗的表弟跟前,很生氣地說:
“你要幹什麼?!>_泰彥看我擋在前面,只好硬生生地收回了即將揮出的拳頭,緊握著,壓抑着憤怒。我看見近距離的他,眼睛紅腫,泛着血絲,眼神陰鷙而固執,臉色鐵青,嘴角緊繃。
「他是誰!!!」泰彥憤怒地吼叫着。
我低下頭不理睬他。
「你說話啊!」他怒不可遏。
「你!T^T你憑什麼在這裡大吼大叫的!你憑什麼質問我!我們早就不在一起了,你少管我!」
「這個人是誰?!」他抓着我的手。
「好痛!你放開我!」我掙脫掉他的手,很生氣地說,「都說是和我正在交往的男生!你看,我現在和他在一起,穿著休閒褲、牛仔褲,騎着機車到處去,多自由!再也不需要穿著長裙坐著你的昂貴轎車去什麼宴會,麻煩得要死!你很陶醉是不是?!~_~我告訴你,我討厭得不得了!!!」
「那......影熙,我們就不去了好不好?」他沒有再吼叫了,反而央求起我來了。
「哈哈,你看看,你今天穿了什麼?!西服!」我站到他旁邊,拉扯着自己身上的牛仔套裝和旅行背包,「我們這樣子站起一起,配嗎?!*^_^*醜得不得了!」
「衣着只是很表面的東西~~影熙!」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