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這個男孩有點野 第 48 頁


「還有你跟我說的什麼紅酒呢,西餐呢,宮廷料理呢!」我痛恨地叫囂着,「我討厭什麼左手拿叉右手拿刀,我討厭什麼華爾茲!我喜歡用手拿着吃!我喜歡什麼遊戲機、上網、qq!你敢說這也是表面的
作者:待考 / 頁數:(48 / 59)

「還有你跟我說的什麼紅酒呢,西餐呢,宮廷料理呢!」我痛恨地叫囂着,「我討厭什麼左手拿叉右手拿刀,我討厭什麼華爾茲!我喜歡用手拿着吃!我喜歡什麼遊戲機、上網、qq!你敢說這也是表面的東西嗎?!你敢說我們的距離不是越來越遙遠嗎?!」

「你看,我和他拿着雪糕,」我用手搭着俊茗他表弟的肩膀,像死黨一樣地拍拍他,「嘻嘻哈哈地走在路上,不知道有多自由,多逍遙!」
「我們以前也是這樣啊!」
「以前!是的,你也知道,那是『以前』了!現在和你在一起,只有壓力,只有自卑!還有你們家裡人的尖刻批評和辱罵!」
「影熙~你也瘦了,你也和我一樣在受苦,你何苦要這樣折磨自己呢,你何苦要說這麼傷人的話呢!」
「我變瘦了,我受苦了,那都是因為你帶給我的壓力!我再也不要這麼痛苦!」
「影熙!你真的不再喜歡我了嗎?」
「即使喜歡,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反正我們現在已經是過去式了!」我說完,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在家熬過了兩周暗無天日的日子,我終於還是出門去了。
「影熙,你要躲我躲到什麼時候?」我出門前悄悄地守望了好一會,以為泰彥並不在門外等候,才放心走出家門,但不期然地一轉身就看到了他。
多日不見,他面容憔悴,精神很差,想是在門外等待很久了。
「你......」我看著他痛苦又憔悴的眼,他着急地握著我的手。
「為什麼不願意見我?!」
「為什麼!為什麼?!」他看我一直低頭不語,只好憤然地搖着我,催促我回答。
「看我!」
我看著他痛苦的臉,想想近日來難過的每一天,唉,還不如說個清楚,彼此明明白白、乾乾脆脆,免得大家都受苦。
「我想,我已經不再喜歡你了。」為了斷他心意,再大的謊話我也說得出來。我暗暗下定決心,即使要做得很決絶,我也在所不惜。

「不可能!」他震驚地看著我。
「和你在一起,很累啊你知不知道?!」我終於忍不住落淚了。
「我知道!我明白!但是......」他摟着我說,「但是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可以處理好家裡的事情,很快我們就可以快快樂樂地在一起了,很快!好嗎?」
我几乎要眷戀起這久違的懷抱了,曾經是我認為最安全、最溫暖的懷抱,答應他吧,或者過一段時間問題就解決了。
但是......要等多久呢,我猛然想起咖啡廳裡圍攻的記者和自己狼狽的逃脫,宴會上自己孑然一身躲在角落裡、泰彥和金惠妍周旋于賓客的背影、還有他爺爺尖刻的批評,一幕一幕都浮現在我腦海裡,都來企圖沖淡我此刻隱約的希望。我猛然推開抱著我的泰彥。
「那是不可能的!」我斷然地拒絶,「我們注定是兩條相交綫,只會越走越遠,永遠不可能在走到一起去的!我們彼此的距離只會越來越大。」
「相交綫也有交點啊!」
「是的,交點之後就是永遠的分岔!」我悲傷地說。
「你不要太悲觀!我們可以努力!好的,你不想努力了,你累了,那我來努力好不好?!你相信我好不好?!」他几乎要哀求起我了。
「不要再彼此傷害了,泰彥。我們注定是兩個世界的人。你的前程璀璨,而我注定平平凡凡的。你爺爺雖然說話尖刻,但是有些話很現實,」我很傷心的說,「我不想成為你事業的絆腳石,你的光輝讓我黯然。」
「我們來自很不同的家庭,這很重要嗎?」
「是的。你太顯赫了,我覺得有壓力。我討厭這種壓力。」
「我曾經也是和你一樣,住在這個屋子裡,和你過一樣的生活!」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情況早就不一樣了......變化太大了,實在是讓我措手不及。我們還是分開吧!」
「有些東西是永遠都不變的!例如誓約......」
「不要再提這麼可笑的事情了,它只會日夜提醒着我我們之間的距離!請你別再說了!忘了吧!走吧,你別管我了!」我哭出來。
「可笑?!你竟然說我們的誓約是可笑的?!」他憤恨地看著我,眼裡充滿痛苦。
「不是嗎?!它只會帶給我壓力,讓我無助!你呢,一開始給我搗亂,現在又讓我哭!你永遠都帶給我困擾和痛苦!我討厭這樣!我討厭你!我要忘記你!忘記與你有關的一切!」我朝他吶喊出心底的痛苦。
「我從來都沒有帶給你歡樂嗎......沒有嗎......從來都沒有嗎......」他喃喃地低語。
我不再說什麼,只是低下頭哭,一直在搖頭,我很痛苦......饒了我吧......泰彥,求你了......
我一直低着頭,不敢看他,淚眼朦朧中,過了很久很久,我才看到他的雙腿漸漸邁出院門,漸漸遠去。離去前,他一直沒有再說過什麼......甚至也沒有一聲嘆息的聲音......
我走進公園裡閒逛,湖邊坐著一對對幸福的戀人,連湖裡的天鵝也是成雙成對。
我几乎想沮喪地離開。低着頭繼續往前走,為什麼會陷入今天這種狀況......剛剛瞭解彼此的心,卻發現沒有在一起的可能。我想起那天晚上對著流星許的願——但願和泰彥永遠都在一起。流星的願望真的會實現嗎?泰彥,我很想見你......
我不經意地抬起頭。啊?!泰彥?!我看到泰彥此刻正低着頭走來!
我還來不及走開,他就抬頭看見我,隨即露出驚訝又傷心的表情,向我走近。
「影熙......」他走到我跟前,感傷地看我,眼睛有些濕潤。
我禁不住流淚。我們相對著站着,憂傷地互相看著。過了很久他才小心翼翼地問我:
「影熙,你的決定還是一樣嗎?我還會一直等你改變主意。」
我傷心地看他,然後說: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