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哈利·波特六 第 11 頁


「誠然,很不幸,碰巧無禮經常表示警告,」鄧不利多莊嚴的說,「我親愛的先生,你最好還是什麼都別說了。啊,這肯定就是佩妮了。」 廚房的門打開了,那裡站着哈利的姨媽,戴着橡膠手套,睡
作者:J.K.羅琳 / 頁數:(11 / 158)

「誠然,很不幸,碰巧無禮經常表示警告,」鄧不利多莊嚴的說,「我親愛的先生,你最好還是什麼都別說了。啊,這肯定就是佩妮了。」

廚房的門打開了,那裡站着哈利的姨媽,戴着橡膠手套,睡衣外穿著圍裙,正把睡前的廚房檯面清理進行到一半。她馬一般的臉除了震驚沒別的了。
「阿布斯•鄧不利多,」鄧不利多搶在弗農姨夫介紹她之前說,「我們通過信了,當然。」
哈利認為這是個怪異的提醒佩妮姨媽他曾給她寄過吼叫信的方法,但是佩妮姨媽沒有反對。
「這肯定就是你們的兒子,達力吧?」
達力此時正在起居室的門口亂看。他大大的金色腦袋從條紋睡衣的領子裡伸出來,看起來怪異的就像靈魂出敲了,他的嘴驚訝的大張着。鄧不利多等了一會兒,看看是否德斯里家的任何人想說點什麼,但是沉默之中他伸展出一個笑容,「我該提醒你們請我進入客廳嗎?」
達力在鄧不利多走過他的時候連滾帶爬的躲開了。哈利,依舊抓着他的望遠鏡和運動鞋。跳下最後幾節台階跟着自己坐在最靠近火爐的扶手椅裡的鄧不利多,他正好奇的看著周圍的東西。他看起來跟周圍的景物太不一樣了。時尚書屋
「我們不……我們不走嗎,先生?」哈利焦急的問。
「走啊,會走的,但是首先我們有些事情要討論,」鄧不利多說,「我也不想公然的這麼做。我們要略微長時間的打攪一下你的姨夫和姨媽了。」
「你要這麼做?你會這麼做?」
弗農•德斯里進入了房間,佩妮躲在他肩膀後偷看,達力則躲在他們兩個後面。
「是的,」鄧不利多簡單的說,「我會。」
他飛快的拿出魔杖,哈利都沒看清;魔杖輕輕彈了一下,沙發往前一挪,德斯里家人都亂七八糟的摔進了沙發。魔杖又彈了一下,沙發退回了原來的地方。
「我們現在可以一樣舒適了,」鄧不利多愉快的說。
當他把魔杖放回去的時候,哈利看見他的手乾枯了,黑了,看起來就像被燒過一樣。
「教授——出了什麼事,你的——?」

「一會兒再說,哈利,現在坐下。」
哈利坐下,看著德斯里一家,他們沉默而震驚。
「我該提醒你們給我來點飲料,但是目前的證據表明還是傻點好。」
他第3次揮舞魔杖,變出來一個髒兮兮的瓶子和五個玻璃杯,瓶子自己飛起來倒給每個玻璃杯一些蜜色的液體,玻璃杯飛入每個人的手裡。
「這是Rosmerta夫人好像是3把掃帚的老闆娘最好的蜂蜜酒,」鄧不利多說著對哈利舉杯,哈利喝了一口。他以前從未嘗過這種味道,但是非常好喝。德斯里一家恐懼的彼此看了一眼,決定徹底忽略那個杯子。哈利不能讓自己忽視德斯里對鄧不利多的無禮,但是鄧不利多自己喝的很開心。時尚書屋
「好了,哈利,」鄧不利多轉向他,「除了個難事,我希望你能夠幫我們解決它。我們,我的意思是,鳳凰社。但是首先我必須告訴你,小天狼星的遺囑一周之前被發現,他給了你他所有的財產。」
弗農姨夫的頭抬起來了,哈利沒看他,也什麼都思考不了,就說了一句,「哦,好。」
「這是主要的,公平的,坦率的,」鄧不利多繼續說,「你在古靈閣銀行的帳戶加入了一大筆,你還繼承了天狼星所有的個人財產,遺產的小問題——」
「他的教父死了?」弗農姨夫大聲說。鄧不利多和哈利都看著他。他握住杯子的手顫抖着,看起來要扔了杯子,「他死了?他的教父?」
「是的,」鄧不利多說,他沒有問哈利為什麼不把此事告訴德斯里。「我們的問題是,」好像沒被打斷過一樣,他又對哈利說,“天狼星還留給你了格里莫廣場12號。
「他留下了一個房子?」弗農姨夫貪婪的說,他的眼睛變得細長,但是沒人回答他。
「你可以依然把它當作總部來用,我不在意。你可以用。我不是很想要。」如果可以的話,哈利一步也不想再踏足12號了。時尚書屋
他想他會永遠被天狼星獨自在那個屋子裡潛行,被囚禁在那裡卻不顧一切想逃離的景象糾纏住。
「你很慷慨,但是我們暫時把那裡空出來了。」鄧不利多說。
「為什麼?」
「嗯,布萊克家族的傳統規定,房子只能傳給直系,就是給下一個姓布萊克的男子。天狼星是布萊克家族最後一個年輕男子了,還有他的弟弟Regulus萊古拉斯,他死於天狼星之前,他們兩個都沒孩子。他的遺囑很明顯表示要你擁有哪房子,不過可能有些拼寫或者魔咒讓這個地方只能夠被純血統的巫師擁有。」
哈利想起了天狼星的媽媽那個活靈活現的畫像,「我打賭那就是有這種魔咒。」
「如果這種魔咒存在的話,只怕這個房子的擁有權就落到了天狼星最年長的現存的親戚手上,那人就是貝拉特裡克斯。」
在哈利意識到之前,他已經把手裡的東西全砸在地上,貝拉特裡克斯,殺死天狼星的兇手,繼承他的房子?
「不,」他說。
「嗯,顯然我們更希望她也得不到。情勢現在緊張而複雜。她們不知道我們施的魔咒,比如說Unplottable是否會阻止擁有權從天狼星手中溜走。似乎貝拉特裡克斯隨時都會到達房子門前的階梯。時尚書屋
自然的我們不得不搬出來直到我們有了清晰的所有權。」
「現在你是要去確認我是不是能擁有它嗎?」
「幸運的是,有個很簡單的測試能解決。」
弗農姨夫叫道,「你能把這些該死的東西弄走嗎?」
「哦,抱歉。」鄧不利多揮舞魔杖,玻璃杯消失了,「如果你們能喝的話會更禮貌的,你們知道。」
弗農姨夫想發作但是懼怕的盯着鄧不利多的魔杖。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