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哈利·波特六 第 4 頁


「那麼我想你要告訴我,也是他在西南部製造的颶風?」首相每邁出一步,脾氣都變得更大。找到了所有這些可怕的災難發生的原因,卻不能將它公佈給公眾是令人憤怒的;几乎比全是政府的錯還要糟糕。
作者:J.K.羅琳 / 頁數:(4 / 158)

「那麼我想你要告訴我,也是他在西南部製造的颶風?」首相每邁出一步,脾氣都變得更大。找到了所有這些可怕的災難發生的原因,卻不能將它公佈給公眾是令人憤怒的;几乎比全是政府的錯還要糟糕。

「那不是颶風,」福吉悲傷地說。
「哦,對不起!」首相跺着腳大叫。「樹被連根拔起,屋頂被撕開,路燈柱被折彎,可怕的傷亡——」
「那是食死徒們干的,」福吉說。「那個連名字都不能提的魔頭的追隨者。而且……我們懷疑巨人也參與了。」
首相停下了他的腳步,就像撞到一面無形的牆。
「什麼參與了?」
福吉苦笑了一下。「上一次他為了尋求盛大的效果,用過巨人。誤導辦公室在晝夜不停地工作,我們有一隊記憶註銷員來修改那些看到真實情況的麻瓜的記憶,几乎所有的神奇動物管理控制司的成員都在索默塞忙的團團轉,但我們找不到巨人——這是一場災難。」
「這是真的嗎!」首相狂怒地說。
「我不會否認現在部裡士氣低落,」福吉說。「除了那些,我們還失去了阿米莉亞•博恩斯。」(她就是在第5部故事中判哈利無罪的那個……主審官?)
「失去了誰?」
「阿米莉亞•博恩斯。法律執行司的負責人。我們覺得是那個連名字都不能提的魔頭親自殺了她,因為她是個非常天才的巫師,而——而所以跡象表明她真正搏鬥過。」
福吉清了清嗓子,似乎做了極大的努力不去轉他的帽子。
「但那場謀殺上了報紙,」首相馬上從憤怒中轉變過來。「我們的報紙。阿米莉亞•博恩斯……上面只說她是個獨居的中年婦女。那是——骯髒的謀殺,不是嗎?它相當公開。時尚書屋
警察們都很困惑,你知道。」

福吉嘆息道。「哦,他們當然會。在一個從裡面鎖着的房子裡被殺害,不是嗎?我們,另一方面,確切地知道那是誰幹的,但那並不能有助於我們抓到他。然後又是愛米琳•萬斯,也許你沒有聽說過那個名字——」
「哦,我聽說過!」首相說。「實際上就發生在這附近。報紙對他大做文章:在首相的後院踐踏法律和秩序——」
「而好像那些都還不夠一樣,」福吉几乎沒有聽首相的話,接著說,「我們還有攝魂怪湧往各地,到處攻擊人群。」
「我本以為攝魂怪看守阿茲卡班監獄?」他慎重地說。
「他們曾經是,」福吉疲憊地說。“但現在不再是了。他們放棄了那所監獄並且投靠了那個連名字都不能提的魔頭。我不會否認那是一個突然的打擊。時尚書屋
「不過,」首相感覺到一種逐漸清晰的恐懼,他說,「你不是要告訴我它們是那些能吸乾人的希望和快樂的生物吧?」
「就是那樣。他們在繁殖。那就是起霧的原因。」
首相癱軟地落到最近的椅子上。那些看不見的動物在城鎮和鄉村突襲,在他的選民中間散佈絶望,這個想法讓他感到虛弱。
「現在,聽著,福吉——你必須做些什麼!這是你作為魔法部部長的責任!」
「我親愛的首相大人,在經過了所有這些之後,你會相信我還是魔法部部長嗎?我三天前被解僱了!整個巫師世界強烈要求我下台已經兩周了。我在任期裡從沒有見過他們如此團結一致!」福吉鼓起勇氣笑了笑。
首相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儘管他對目前的處境非常憤怒,但他還是相當同情這個坐在他面前的乾癟的人。
「非常抱歉,」他最終說。「我還能做些什麼嗎?」
「真的非常感謝,首相大人,但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了。我今晚是被派來向你提供近來這些事件的最新情況的,同時也要向你介紹我的繼任者。我覺得他應該到了,但當然了,他此時應該非常忙碌,有這麼多事情在進行。」
福吉回頭看了看畫像裡戴着銀白色捲髮的醜陋男人,他正在用羽毛筆挖耳朵。
他看到福吉在看他,於是說「他一會兒就來,他正在給鄧布利多寫一封信。」
「祝他好運,」福吉說,第1次聽起來有些苦澀。「過去的兩周我每兩天就給鄧布利多寫一封信,但他不為所動。如果他準備好了要說服那個男孩,我還是……好了,也許斯克林傑會更成功。」
福吉又退回到令人苦惱的沉靜之中,但它馬上被畫像乾脆、正式的聲音打破。
「對,對,好,」首相心煩意亂地說,當壁爐裡的火焰又一次變成翠綠色的時候,他都几乎沒有退縮,又一個巫師從裡面旋轉着顯現出來,一轉眼他又被火焰吐到那張古樸的墊子上。福吉站了起來,片刻猶豫之後首相也站了起來,他們看著新來的客人站起身,撣掉長長的黑色袍子上的灰塵,然後環顧四周。
首相第1眼看到魯弗斯•斯克林傑時覺得他像一頭老獅子。茶色的長髮和濃密的眉毛裡夾雜着縷縷灰髮;一副金屬框的眼鏡下有一雙鋭利的黃眼睛。他走起路來雖然微微跛腳,卻透出一種散漫、悠閒的雅緻。他馬上給人一種精明強幹的印象;首相覺得他明白了為什麼在這種危急時期巫師公眾要選他來替代福吉作為領導者。時尚書屋
「你好?」首相禮貌地說,伸出了他的手。
斯克林傑簡單地抓住它握了握,他的眼睛掃視着這個屋子,然後從袍子裡抽出一根魔杖。
「福吉已經告訴你所有的事了?」他問道,然後大步走向房門,用魔杖在鑰匙孔上輕輕一點。首相聽到鎖響了一下。
「呃——對,」首相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希望別鎖那扇門。」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