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哈利·波特六 第 6 頁


「放開,貝拉!」納西沙喊道,從斗篷後面抽出她的魔杖,威脅的把她對準貝拉的面孔。貝拉只是笑笑。 「西西,你自己的姐姐布萊克家族的人 她嫁給了盧修斯。馬爾福——她也就是小馬爾福的媽
作者:J.K.羅琳 / 頁數:(6 / 158)

「放開,貝拉!」納西沙喊道,從斗篷後面抽出她的魔杖,威脅的把她對準貝拉的面孔。貝拉只是笑笑。

「西西,你自己的姐姐布萊克家族的人 她嫁給了盧修斯。馬爾福——她也就是小馬爾福的媽媽。你不能——」
「現在我沒什麼不能做的!」納西沙喘息着,聲音裡帶著歇斯底里。她微微降下她的魔杖,像拿着一把刀一樣,突然另一道閃光。貝拉好像被燒了一下一樣放開她妹妹的手。
「納西沙!」
但是納西沙已經匆忙的往前走了。摩挲着手掌,另一個人依然追着她,她們更加深入迷宮一樣的荒涼的樓群中,現在她和她保持一段距離。最後納西沙迅速走入一條叫做Spinner’s End的街道,磨房場裡的煙囪高聳着像一個盤旋着的巨大人影。她路過令人討厭的,壞掉得窗戶時,腳步踏在鵝卵石的路上帶著回音,當她到達最後的房子,閃爍的燈光透過一樓的窗帘。時尚書屋
她在貝拉之前敲門,貝拉一邊喘息一邊咒罵著,跟上來。她們一起站着等者,輕輕的喘息,呼吸着那條臭氣熏天的骯髒的小河帶來的晚上的微風。幾秒鐘有,她們聽見門後有了動靜,門開了個小縫。她們可以看見一個瘦高的男人望着外面的她們,他有黑色的眼睛,長長的黑髮垂在灰黃的臉頰旁。時尚書屋
納西沙放下兜帽。她的臉實在太蒼白以至于在黑暗中顯得耀眼;長長的淡金色頭髮流瀉下她的肩膀,使她看上去像個愁悶的人。
「納西沙!」那個男人說,把門拉開的大一點,以便于房間的光下可以照到她和她的姐姐,”真讓我吃驚!”
「西弗勒斯,」她緊張的低聲說。”你可以聽我說話嗎,很緊急”
「當然。」
他後退一步,讓她繞過他走進房子。她的仍然帶著兜帽的姐姐也進去了。
「斯內普,」她路過他身邊的時候,唐突的說。
「貝拉特裡克斯,」他答應,他突然關上後面的門的時候,薄薄的嘴角扭成一個輕微的嘲笑。
她們直接走進一個極小的客廳,那好像一個黑暗的小房子。牆壁几乎全被書架覆蓋了,古老的黑色和棕色的皮革相間着。一個破舊的沙發,一個老式扶手椅,還有一個不穩當的桌子站在天花板上掛着的蠟燭燈投下的一片淡淡燈光中。這地方有一種被遺忘的感覺,彷彿不常有人住。時尚書屋

斯內普示意納西沙坐在沙發上,她把她的斗篷扔在一邊,坐下了,獃獃的凝視着放在膝蓋上的蒼白的手,貝拉特裡克斯慢慢摘下她的兜帽,在暗淡中,她很美麗,有着覆蓋着眼睛的深深的睫毛,和稜角分明的下巴,她繞到納西沙後面,一直沒有從斯內普身上移開她的目光。
「我能幫你什麼嗎?」斯內普問,他坐到一個扶手椅裡,面對著這對姐妹。
「我們……這只有我們,是不是?」納西沙安靜的問。
「是的,當然。哦,蟲尾巴在這,但是我們不用把這種寄生蟲算進來,是吧?」
他用魔杖指着身後背書覆蓋的牆壁,隨着砰的一聲,一個隱藏的門滑開了,露出一條窄窄的樓梯,一個矮男人僵直的站在上面。
「你看見了,蟲尾巴,我們有客人。」斯內普懶懶的說。
那個男人躡手躡腳的駝着背走下最後幾節台階,走進房間。他有小小的水汪汪的眼睛,尖尖的鼻子,帶著一種惱人的傻笑。他的左手摩挲着看起來好象帶了銀色手套的右手。
「納西沙!」他尖聲說。”還有貝拉特裡克斯!多麼迷人的——”
「蟲尾巴會給我們端茶的,如果你們喜歡的話。」斯內普說,”然後他就會回到他的房間裡。”蟲尾巴退縮了一下,好像斯內普向他扔了什麼東西一樣。
「我不是你的傭人!」他尖聲喊,避開斯內普的目光。
「真的嗎?我有印象黑魔王派你來協助我。」
「來協助你,是的——但是不是給你端茶倒水,還有——還有,打掃你的房子!」
「我也不知道,蟲尾巴,如果你在渴望更加刺激的工作,」斯內普溫和的說,”那很容易安排:我會告訴黑魔王——”
「如果我想的話我自己會對他說!」
「當然了,」斯內普譏笑的說。”但是與此同時,快拿我們的飲料來。拿一些紅酒來。”
蟲尾巴遲滯了一下,看起來像是要反駁,但是接着轉身走向另外一道隱藏的門。他們聽到乒乓聲,玻璃的叮噹碰撞聲。幾秒鐘後他回來了,用盤子托着一個蓋滿灰塵的瓶子和3個玻璃杯。他把這些留在搖搖擺擺的桌子上面急轉離開了,在他的身後猛地關上了門。時尚書屋
斯內普把血紅色的酒倒在三個玻璃杯裡, 把其中兩杯遞給了兩姐妹。納西沙嘟囔了一句謝謝,而貝拉特裡克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繼續凝視着斯內普。這看起來似乎沒有令他不安,相反地,他看上起相當愉快。
「黑魔王,」他說道,舉起他的杯子,慢慢地啜飲着。
兩姐妹照他的樣子做了,斯內普繼續倒滿他們的杯子。
納西沙喝着第2杯的時候突然說道,「西弗勒斯,我很抱歉就這樣來訪,但是我必須要見你,我相信你是唯一能夠幫我——」
斯內普舉起一隻手制止了她,掏出魔杖再次指向身後通向樓梯的門,那傳來一聲巨大的乓的一聲,還有人的長聲尖叫,接着是蟲尾巴急跑着上樓的聲音。
「抱歉,」斯內普說道,「他最近總是在門後偷聽,我不知道他這樣做是什麼意思……你剛剛在說到哪,納西沙?」
她做了一個長而顫慄的深呼吸,繼續講道:
「西弗勒斯,我知道我不該在這裡的,我不應該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但是——」
「那麼你就應該管住你的舌頭!」貝拉特裡克斯咆哮道,「尤其是在現在的事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