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指匠情挑 第 33 頁


那道折兒很深。後來我們玩牌時,我一直記得那道折兒。 而那天下午,她卻讓我把牌拿走,說看到牌就她就頭暈。夜裡她也很煩躁,都上了床,又叫我給她倒一小杯水,我脫衣服時看到她拿出個小藥
作者:薩拉·沃特 / 頁數:(33 / 192)

那道折兒很深。後來我們玩牌時,我一直記得那道折兒。

而那天下午,她卻讓我把牌拿走,說看到牌就她就頭暈。夜裡她也很煩躁,都上了床,又叫我給她倒一小杯水,我脫衣服時看到她拿出個小藥瓶,取出三顆藥,放到杯子裡。那是安眠藥,我頭一回看到她吃這藥。藥物令她昏昏睡去。時尚書屋
可我第2天醒來時,她已經醒了,躺在那裡望着床頂篷,一綹頭髮落在腮邊。時尚書屋
「梳頭的時候用力點,」當她起來要我幫她更衣時,她對我說道,「用點力好讓頭髮亮一點,噢,我臉白得可怕,快幫我捏捏,蘇。」她抓着我的手按到她臉上,「幫我捏捏,別擔心捏青了,我寧願一臉淤青,也不要這種可怕的白臉!」
她眼睛幽黑,這大概是安眠藥的作用。她眉頭緊蹙。聽她說到淤青,我不由心神煩亂。我說道,「別動,不然我沒法幫你更衣了——好,就這樣。時尚書屋
現在,你想穿哪件裙子?」
「灰色的怎麼樣?」
「灰色的看起來太淡了,不如,藍色的……」
藍色襯托出她頭髮的柔美,她站在鏡前面看著,我幫她繫緊裙子。然後她望着我,看到我的褐色衣裙,她說道:「你穿的太單調了,蘇——不是嗎?我想你該換換了。」
我說道,「換換?我就這一件。」
「就這一件?天哪。我看這衣服都看煩了。你給好心的愛麗絲女士當女仆時,都穿什麼?她不會把自己的衣服拿給你穿嗎?」
我感到——我確實有這種感覺——紳士送我來這兒,只帶了一件象樣的衣裙,這着實令我有點難堪。時尚書屋
我說道:「嗯,小姐,事實是,愛麗絲女士象天使一樣好心腸,不過她也很小氣。她把我的衣服都收回去,帶到印度給新女仆穿。」
莫德的黑眼睛眨了眨,看上去有點抱歉,她說道:「倫敦人就是這樣對待他們的女仆嗎?」

「這只是那些小氣的人,小姐。」我答道。
接着她又道:「還好,我沒什麼值得小氣的東西,你應當並且必須再有一套衣裳,應付這裡的生活。也許還派得上其他用場,總有需要換衣裳的時候——對了,如果有人拜訪我們?」
衣櫃門擋住了她的臉。她又說道:「現在,我相信我們倆身材尺寸一樣,這裡有兩三件衣裳,你瞧,我沒穿過,也不該放著,我看你喜歡長裙子。我舅舅不喜歡我穿長裙子,他覺得長裙子不利健康。不過他當然不會在意你。時尚書屋
你只要把裙邊放下來一點,你肯定會放的,對嗎?」
是的,當然,我以前經常拆針線活,如果有必要,我縫的針腳也很直。
我說道:「謝謝你,小姐。」她拿了件衣裳對著我比了比。那是一件怪里怪氣的橙色天鵝絨衣裙,流蘇裙邊,裙襬寬大,看上去好象是大風捲過女士裁縫鋪,捲出這麼一件衣裳來。時尚書屋
她打量着我,然後說道:「哦,試試這件吧,蘇珊,來吧,瞧,我來幫你。」她上前幾步,開始動手幫我脫衣裳。「看,我也會做這些事,跟你做得一樣好。現在我是你的女仆,你是小姐。」

她笑起來,忙活時一直有點緊張。「來,到鏡子跟前看看。」
最後她說道:「我們簡直是姐妹倆!」
她吃力地幫我把褐色衣裙拽下來,再把那件怪里怪氣的橙色衣裳套到我頭上,她讓我站到鏡子前,她在後面拽衣帶掛鉤。
「吸氣,」她說道,「再吸氣!這裙子很緊身,不過這會給你一個淑女的新面貌。」
當然,她腰身太細,個子也比我高一寸,我頭髮顏色比她深,我倆看上去並不象姐妹,倒象兩個怪人。這套衣裳讓我腳脖子全露出來了,如果給鎮子上的男孩看到,我會立馬倒地,氣絶身亡。
可這裡沒有鎮子上的男孩看到我,鎮子上的姑娘們也看不到。那衣裳料子是質地上好的天鵝絨。我手划著裙子上的流蘇,莫德奔過去,到她珠寶盒裡拿了枚胸針別到我胸前,然後歪着腦袋看別得好不好看。時尚書屋
這時客廳傳來一陣敲門聲。
「是瑪格麗特,」她說道,臉上粉紅一片。她叫道:「進來,到臥室來,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進來行了個屈膝禮,直愣愣看著我,她說道:「我來收拾盤子,小——噢,史密斯小姐!是你嗎?那個?我沒見過你穿成這樣子過,我肯定!」
她臉紅了,莫德站在床幔陰影裡,手捂着嘴,看上去文靜秀氣。她笑得花枝亂顫,黑眼睛閃爍着。
「如果,」瑪格麗特走後她說道,「如果紳士象瑪格麗特一樣,把我們搞錯了,那我們該怎麼辦?」
她又笑得花枝亂顫,我注視着鏡子,也笑起來。因為我身上被賦予了某種東西,不是嗎?這使我成了一個淑女?這就是我媽媽想要的。
反正到最後,她的衣服和珠寶都歸我。我只是提前享受一下而已。
我收下那件橙色衣裳。她去她舅舅那兒之後,我坐下來,把裙邊放出來,把腰身也放鬆了。我可不想為了十六寸的腰身,而讓自己活受罪。
「現在,我們看起來漂亮嗎?」我接莫德回來時,她說道,「不過這兒有點灰塵,」她叫起來,「我舅舅書架上蹭的!噢!書!那些該死的書!」
她都快哭了,絞着雙手。
我撣掉灰塵,真想告訴她,她這是庸人自擾。她穿麻袋片也好,長一副運煤人的面孔也好,只要銀行裡有一萬五千鎊錢寫着莫德李小姐的名字,紳士還是要追求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