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簡.愛 第 9 頁


貝茜請他進早餐室,並且領了路。從以後發生的情況推測,藥劑師在隨後與裡德太太的會見中,大膽建議送我進學校。無疑,這個建議被欣然採納了。一天夜裡,艾博特和貝茜坐在保育室裡,做着針錢活兒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68)

貝茜請他進早餐室,並且領了路。從以後發生的情況推測,藥劑師在隨後與裡德太太的會見中,大膽建議送我進學校。無疑,這個建議被欣然採納了。一天夜裡,艾博特和貝茜坐在保育室裡,做着針錢活兒,談起了這件事。時尚書屋

那時,我已經上床,她們以為我睡着了。艾博特說:「我想太太一定巴不得擺脫這樣一個既討厭、品質又不好的孩子,她那樣子就好像眼睛老盯着每個人,暗地裡在搞什麼陰謀似的。」我想艾博特准相信我是幼年的蓋伊·福克斯式人物了。
就是這一回,我從艾博特與貝茜的文談中第1次獲悉,我父親生前是個牧師,我母親違背了朋友們的意願嫁給了他,他們認為這樁婚事有失她的身份。我的外祖父裡德,因為我母親不聽話而勃然大怒,一氣之下同她斷絶了關係,沒留給她一個子兒。我父母親結婚才一年,父親染上了斑疹傷寒,因為他奔走于副牧師供職地區、一個大工業城鎮的窮人中間,而當時該地流行着斑疹傷寒。我母親從父親那兒染上了同一疾病,結果父母雙雙故去,前後相距下到一個月。時尚書屋
貝茜聽了這番話便長嘆一聲說:「可憐的簡小姐也是值得同情吶,艾博特。」
「是呀,」艾博特回答,「她若是漂亮可愛,人家倒也會可憐她那麼孤苦伶仃的,可是像她那樣的小東西,實在不討人喜歡。」
「確實不大討人喜歡,」貝茜表示同意,「至少在同樣處境下,喬治亞娜這樣的美人兒會更惹人喜愛。」
「是呀,我就是喜歡喬治亞娜小姐!」狂熱的艾博特嚷道,「真是個小寶貝——長長的捲髮,藍藍的眼睛,還有那麼可愛的膚色,簡直像畫出來的一股!——貝茜,晚餐我真想吃威爾士兔子。」
「我也一樣——外加烤洋蔥。來吧,我們下樓去。」她們走了。
第4章


我同勞埃德先生的一番交談,以及上回所述貝茜和艾博特之間的議論,使我信心倍增,動力十足,盼着自己快些好起來。看來,某種變動已近在眼前,我默默地期待着。然而,它遲遲未來。一天天、一周周過去了、我已體健如舊,但我朝思暮想的那件事,卻並沒有重新提起。時尚書屋
裡德太太有時惡狠狠地打量我,但很少理睬我。自我生病以來,她已把我同她的孩子截然分開,指定我獨自睡一個小房間,罰我單獨用餐,整天獃在保育室裡,而我的表兄妹們卻經常在客廳玩耍。她沒有絲毫暗示要送我上學,但我有一種很有把握的直覺,她不會長期容忍我與她同在一個屋檐下生活。因為她把目光投向我時,眼神裡越來越表露出一種無法擺脫、根深蒂固的厭惡。時尚書屋
伊麗莎和喬治亞娜分明是按吩咐行事,儘量少同我搭訕。而約翰一見我就裝鬼臉,有—回竟還想對我動武。像上次一樣,我怒不可遏、忍無可忍,激起了一種犯罪的本性,頓時撲了上去。他一想還是住手的好,便逃離了我,一邊破口大罵,誣賴我撕裂了他的鼻子。時尚書屋
我的拳頭確實瞄準了那個隆起的器官,出足力氣狠狠一擊。當我看到這一招或是我的目光使他嚇破了膽時,我真想乘勝追擊,達到目的,可是他已經逃到他媽媽那裡了。我聽他哭哭啼啼,開始講述「那個討厭的簡·愛」如何像瘋貓一樣撲向他的故事。但他的哭訴立即被厲聲喝住了。時尚書屋
「別跟我提起她了,約翰。我同你說過不要與她接近,她不值得理睬。我不願意你或者你妹妹同她來往,」
這時,我撲出欄杆,突然不假思索地大叫了一聲:
「他們還不配同我交往呢。」
儘管裡德太太的體態有些臃腫,但—聽見我這不可思議的大膽宣告,便利索地登登登跑上樓梯,一陣風似地把我拖進保育室,按倒在小床的床沿上,氣勢洶洶地說,諒我那天再也不敢從那裡爬起來,或是再吭一聲了。
「要是裡德先生還活着,他會同你說什麼?」我几乎無意中問了這個問題。我說几乎無意,是因為我的舌頭彷彿不由自主地吐出了這句話,完全是隨意傾瀉,不受控制。
「什麼,」裡德太太咕噥着說。她平日冷漠平靜的灰色眸子顯得惶惶不安,露出了近乎恐懼的神色。她從我的胳膊中抽回手,死死盯着我,彷彿真的弄不明白我究竟是個孩童還是魔鬼。這時,我騎虎難下了。時尚書屋
「裡德舅舅在天堂裡,你做的和想的,他都看得清清楚楚。我爸爸媽媽也看得清清楚楚。他們知道你把我關了一整天,還巴不得我死掉。」
裡德太太很快便定下神來,狠命推搡我,扇我耳光,隨後二話沒說扔下我就走。在留下的空隙裡,貝茜喋喋不休進行了長達一個小時的說教,證實我無疑是家裡養大的最壞、最放任的孩子,弄得我也有些半信半疑。因為我確實覺得,在我胸膛裡翻騰的只有惡感。
十一月、十二月和一月的上半月轉眼已逝去。在蓋茲黑德,聖誕節和元旦照例喜氣洋洋地慶祝一番,相互交換禮物,舉行聖誕晚餐和晚會,當然,這些享受一概與我無緣,我的那份樂趣是每天眼睜睜瞧著伊麗莎和喬治亞娜的裝束,看她們着薄紗上衣,系大紅腰帶,披着精心製作的捲髮下樓到客廳去。隨後傾聽樓下彈奏鋼琴和豎琴的聲音,管家和僕人來來往往的腳步聲,上點心時杯盤磕碰的叮咚聲,隨着客廳門啟閉時斷時續傳來的談話聲,聽膩了。我會離開樓梯口,走進孤寂的保育室。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