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亞當之子 第 1 頁


序曲序曲1916年8月23日,法國索姆河戰地一個人向前匍匐着,滿身泥濘。時間是深夜。這是一個年輕的英國中尉。他移動的很小心,但謹慎的動作裡卻透着急促、透着不顧一切。在這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44)

序曲序曲

1916年8月23日,法國索姆河戰地

一個人向前匍匐着,滿身泥濘。時間是深夜。時尚書屋
這是一個年輕的英國中尉。他移動的很小心,但謹慎的動作裡卻透着急促、透着不顧一切。在這樣的非常時期,這種動作是極危險的。這裡是無人地帶,離德國邊境只有三十碼,他這種做法不亞於自殺。時尚書屋
有三分鐘左右,他就這樣默不作聲地向前匍匐着,耳畔不斷有子彈呼嘯而過,但他卻充耳不聞。終於,他爬到了一個不深的彈坑旁邊,並滾了進去。他先警惕地屏住呼吸等待了片刻,然後喊到:「湯姆!湯姆!湯姆·克瑞裡!」
有一會兒夜空裡寂靜無聲,沒有回應。月亮在雲中若隱若現。遠處,大炮在天際綫邊轟響着。踏着泥土和碎片,他到處找尋。時尚書屋
然後響起了一個微弱的聲音,雖然只是輕輕的呻吟,但年輕的英國中尉立刻警覺了起來。時尚書屋
「湯姆?湯姆?是你嗎?」
他的聲音裡帶著熱切的期盼。他迅速從彈坑裡爬出來,朝着聲音的方向爬去。他扭動着身體急匆匆地爬着,完全忘了該把身子和腦袋貼近地面。時尚書屋
在40秒的時間內,他爬出了大概三十碼。聲音是一個年輕的英國步兵發出來的,他的腿部和腹部受了重傷,很顯然,他已經奄奄一息。時尚書屋
中尉的臉上現出了一絲痛苦的失望。不管這年輕人是誰,反正都不是湯姆·克瑞裡,但他這種失望的表情一閃即過。時尚書屋
「好了,孩子,」中尉說道,「我是來帶你回家的。」
在月光下,年輕步兵的臉色慘白嚇人。「我受的傷太重了,長官。」他抽泣着說。他害怕死亡。時尚書屋
「受傷?沒什麼大不了的,孩子。我們會在最快的時間內把你包紮好,送上火車回到英國。怎麼樣?」
「哦,好的,長官!哦,好的!」
中尉點了點頭。他用一隻手將軍用水壺遞到年輕步兵的嘴邊,「喝點水。」步兵喝了起來。在他喝水的同時,中尉的另一隻手拿着一把左輪手槍在泥濘裡摸索着。時尚書屋
步兵放下了水壺,眼裡充滿了感激之情。時尚書屋
「好孩子,」中尉說。他將槍舉到步兵的腦袋旁邊,然後開了槍。年輕步兵往後栽倒,斷了氣。時尚書屋

中尉趴了一兩分鐘之後,開始利索地在步兵的口袋裏搜尋着私人檔案。把所有的東西都拿走之後,他又一次臥倒在地,抬起頭和肩膀。時尚書屋
「湯姆?湯姆?湯姆·克瑞裡——?」
這一次沒有任何回應,一點回應都沒有。時尚書屋
第1
漢普郡,惠特科姆莊園第1節 漢普郡,惠特科姆莊園
早起,苦幹……尋找油田。時尚書屋

讓·保羅·格蒂

1893年8月23日,漢普郡,惠特科姆莊園
開始?時尚書屋
讓開始見鬼去吧。開始只是藉口,是對失敗的辯解。如果事情變得很糟糕——事實上情況也總是如此——那一切也都是因為三個年輕人所選擇的行為方式,跟事情開始的方式一點關係都沒有。時尚書屋
從另一方面來說,大家都是凡人。球一旦開始滾動就很難讓它停下來。開始就是開始,在這個故事裡,開始並不僅僅是很糟。時尚書屋
是糟糕之極。時尚書屋

***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時尚書屋
一個七歲的小男孩站在廚房裡。他正在給自己做一個黑莓布丁,一個足有他腦袋那麼大的布丁。臉被爐火映得通紅的廚娘在他身旁提起爐子上沸騰的水壺,一壺新沖的咖啡冒出騰騰的熱氣。整個畫面充滿了溫馨,閒適和幸福。時尚書屋
小男孩的母親帕梅拉·蒙塔古正在樓上分娩她的第4個孩子。在前三個孩子裡,只有一個——正在大嚼布丁的蓋伊——活過了最初的幾個星期,所以這一次她和她的丈夫亞當爵士非常緊張,但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醫生和接生員都陪在她的身邊。時尚書屋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時尚書屋
沒有出生。沒有死亡。沒有仇恨。最重要的是:沒有開始。時尚書屋
但是,一秒鐘之後,一切都改變了。時尚書屋
突然之間傳來重重的敲門聲,插銷一陣搖晃,一股冷風迎面吹來。一個瘦弱的女孩就像一陣風一樣捲了進來。一陣雨落在她的身後,沖洗着台階。時尚書屋
「拜託,小姐,拜託,先生,幫幫忙,」女孩焦急異常地屈膝行了個禮。「我媽生病了。她正在生孩子,可她難產,她說她生不下來,她的臉白得跟鬼一樣,我爸叫我儘快到主屋這邊來找人幫忙,求求你,小姐,求求你,小姐,求求你,小姐。」
廚娘懷特太太把女孩牽到燈光下。時尚書屋
「親愛的,你是傑克·克瑞裡的女兒吧?」
「求你,小姐。對,小姐。莎莉·克瑞裡。莎莉·克瑞裡,我媽媽正在生孩子,而且——」
「哦,親愛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你先定定神,我去找亞當爵士。如果你想,你可以——」
蓋伊打斷了她。時尚書屋
他的動作幅度並不大,但很果決。他抬起手,動作就像一個人在停下一匹馬。時尚書屋
「用不着,廚娘。讓我自己來告訴她。」他舉起自己的布丁和給他父親準備的咖啡,轉向小女孩,「你回去吧,等這兒用不着醫生之後,他才可以去你們那兒。目前他必須留在這兒。」
他走上樓梯,自言自語地嘀咕着,「哦,而且去一次得付5幾尼,對了,還得派人照顧他的馬。」
上了樓之後,他放下手中的戰利品。給父親的咖啡,給自己的黑莓布丁。他一句話都沒提到莎莉·克瑞裡。他一句話都沒提到小女孩的母親。時尚書屋
在他長達七年的人生歷程中,蓋伊·蒙塔古知道世界上有兩種人:請得起醫生的人和請不起醫生的人。這是非常簡單的常識,是世界上最顯然的事情。時尚書屋
他吃完布丁,打個飽嗝,然後就上床睡覺去了。時尚書屋

***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