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亞當之子 第 5 頁


在他的心底,他不認為養子應該和自己的親生骨肉擁有相同的權利。「怎麼樣?」帕梅拉又說了一遍。「還是說你打算去那邊鑽探?」湯姆凝視着他,就好像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已經走進屋裡,如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44)

在他的心底,他不認為養子應該和自己的親生骨肉擁有相同的權利。時尚書屋

「怎麼樣?」帕梅拉又說了一遍。「還是說你打算去那邊鑽探?」
湯姆凝視着他,就好像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已經走進屋裡,如果他的注意力分散哪怕才一秒鐘,他都有可能永遠失去這樣東西。時尚書屋
「湯姆,你希望成為石油商,是嗎?」
「對,叔叔。」
「這種生意不好做。」
「沒錯,叔叔。」
「你知道,光有一小片土地是不夠的。你需要錢,人力,機器,還有——」
「我知道,叔叔,我知道。」
亞當爵士把茶水一飲而盡,站了起來。他撫亂湯姆的頭髮。「石油商,嗯?」
「我希望如此。」
「嗯,很適合你,湯姆。你已經擁有了一片美好的土地用來起步。」
第1
漢普郡,惠特科姆莊園第4節 湯姆拿到了用地權
湯姆拿到了用地權。時尚書屋
當然了,不是合法地擁有——畢竟這孩子才8歲——但用地權終歸是他的了。有生以來第1次,他覺得自己擁有了一件可以和蓋伊、艾倫以及亞當爵士所擁有的東西相對等的東西。時尚書屋
而且不僅僅是對等。是更好。時尚書屋
因為,雖然湯姆還小,可他從一開始就有一種認知。他沒辦法用語言表達這種認知,可他就是知道。而且他的認知是正確的。時尚書屋
因為石油不僅僅是石油,不像白菜那樣只是單純的白菜,也不像鋼鐵那樣只是單純的鋼鐵。石油不僅僅是一種液體。它比其它任何一種日用品都更重要。石油也不像黃金那樣貴重,因為黃金被戴在女士的脖子上時會金光閃閃,煞是美麗。時尚書屋
石油讓世界運轉起來。雖然這還只是二十世紀的初期,但它的巨大作用已日趨明顯。汽車需要它,輪船需要它,工廠需要它。無論是在陸地還是海上,整個世界都成了石油狂。時尚書屋

海軍開始改用石油。陸軍的槍膛裡裝滿了用石油副產品做成的彈葯。化學家們每天都會發現石油的新用途;因為它,速度記錄被一再打破;人們開始夢想利用它來飛行。時尚書屋
但這也不是石油如此重要的原因。時尚書屋
原因是這樣的。人類無法製造石油;只有上帝才能。如果你有一大片土地,還有足夠多的儲蓄,你可以自己造一個汽車廠。你不喜歡汽車?那就買塊更大的地,給自己造一個飛機廠吧。時尚書屋
或者是成立一個航空公司。開一家商場。開一個銀行。時尚書屋
石油不是這樣的。並不是人人都能靠石油生意來發家致富。要想做石油生意,你得擁有一片坐落在油田之上的土地。如果你沒有鑽探權,不管你有多富有都是白搭。時尚書屋
這就是原因。時尚書屋
石油不僅僅是燃料,雖然它是世界上最好的燃料。時尚書屋
石油不僅僅是金錢,雖然它是世界上僅次於金錢的東西。時尚書屋
石油是權力,因為人人都想要它,而它的總數就只有這麼多。時尚書屋

**

「Talibus orabat dictis arasque tenebat,」男教師讀道,「cum sic orsa loqui vates.」
他在惠特科姆莊園的教室裡踱着圈子,用手敲擊着這首拉丁詩的韻律。湯姆和艾倫並肩坐著,書本也並肩擺在他們面前。本來他們是可以看看窗外的,可教室的窗戶刻意地修得很高,除了一大片正方形的天空之外什麼也看不到。湯姆打了個哈欠。時尚書屋
「Sate sanguine divum, Tros Anchisiade, facilis descensus Averno,」男教師繼續唸著,「克瑞裡,翻譯一下,好嗎?」
沉默。時尚書屋
男教師皺起眉頭。「那蒙塔古,請你來翻譯一下。」
艾倫也直直地坐著像塊石頭,目光低垂凝視着課桌。他跟湯姆不一樣,湯姆是真的很享受這樣的時刻,可艾倫覺得這麼做很困難——雖然困難,但在這個時候卻非常必要。時尚書屋
「如果我沒理解錯,你們倆是不是都沒準備今天的課程?克瑞裡?蒙塔古?」
然後湯姆開口了。「拜託,先生,我們更希望學習波斯語。」
6分鐘後,兩個孩子都站到了亞當爵士面前。他們面前的桌上放了一根黃色的教鞭。這件工具很少動用,但並不意味着現在不會動用。湯姆和艾倫悶悶不樂地盯着它。時尚書屋
「你們不想學拉丁語?」亞當爵士問。時尚書屋
湯姆搖了搖頭,雖然很輕微,但是很堅決。時尚書屋
艾倫重複了雙胞胎兄弟的動作,但又加了一句,「我們不介意學習拉丁語,爸爸,可我們覺得再學點其它有用的東西會更好。」
「比如說波斯語?你們覺得它很有用,是嗎?」
兩個孩子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的關係是如此的密切,几乎不用說話就可以猜透彼此的想法。這是大人們必須習慣的無法更改的事實。艾倫朝湯姆微微點了點頭,像是確認某種無形的協議。時尚書屋
「你看,這是為了石油,」艾倫說得合情合理,「我們到時得使用這種語言。」
亞當爵士用手掩住嘴。兩個孩子對望了一眼,然後又一起看向教鞭。時尚書屋
「如果你們想學波斯語,我想我可以安排一下,」亞當爵士說,「我不喜歡的是你們沒有準備拉丁語的課程。怎麼說也不能這麼做。」
「哦,可我們準備了。」艾倫說。時尚書屋
「準備了?可是——」
「我們當然準備了,爸爸,」艾倫打斷他,迅速地把上午的課程翻譯了一遍,「我們這麼說是因為不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人重視我們。」
亞當爵士皺起眉。「你們可以跟我說的。如果你們說了——」
「我說過,」湯姆打斷他,「總共兩次。兩周前的早餐一次。上周又說了一次。」他的語氣裡帶有一絲斷然的倔強;並不是希望惹來麻煩,而是為麻煩做好準備。時尚書屋
「你總是說或許吧。」
「那好吧。波斯語,在找到老師接手之前,前幾課由我來上。」
「謝謝你,爸爸。」
說話的是艾倫,但對他們倆而言,誰說的並不重要:其中一個總能說出另一個人的想法。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