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亞當之子 第 63 頁


艾倫被送上卡車的時候營地裡的所有人都沉默無聲。波蘭人和俄國人摘下帽子,將頭垂向地面。艾倫還有意識,但僅僅是有意識而已。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參加他自己葬禮的主賓。下面的海灘上有一
作者:待考 / 頁數:(63 / 144)

艾倫被送上卡車的時候營地裡的所有人都沉默無聲。波蘭人和俄國人摘下帽子,將頭垂向地面。艾倫還有意識,但僅僅是有意識而已。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參加他自己葬禮的主賓。時尚書屋

下面的海灘上有一個男子帶著兩隻狗,兩隻非常可愛的雜交狗,髒兮兮的白毛和粗粗短短的尾巴。那人不僅是在跟它們玩耍,他是在訓練他們。起來——趴下——坐起——躺下——站直——不動——翻滾。兩隻狗迅速做完動作,完成這些程序之後它們開始興奮地吠叫。時尚書屋
湯姆喜歡狗,他一看到這兩隻狗就很喜歡。時尚書屋
然後那人換成另一個遊戲。他從兜裡拿出一個褐色的紙袋,然後打開。湯姆看不清裡面是什麼,但看上去像是一小塊牛肉或是豬肉。那人在海灘上轉了轉,收集了一些石頭。時尚書屋
然後遊戲就開始了。那人把那塊肉在其中一塊石頭上擦了擦,然後把這塊石頭和其它兩三塊一起扔進沙丘上的高草中。他一聲令下,那兩隻狗立刻跑到沙丘上尋找那塊石頭。隨後是二十秒鐘的絶對安靜,然後突然有了動靜。時尚書屋
其中一隻叼着一塊石頭跑向主人。另一隻很惱火地追在那只後面,狂吠着想讓它放下嘴裡的珍寶。時尚書屋
遊戲重複了幾次。時尚書屋
湯姆走近觀看著。在那人扔出擦過肉塊的石頭時,湯姆仔細地看著它的落點。每一次它們找回來的都是那塊石頭,而不是別的石頭,有時是這只狗,有時是那只狗。它們從來沒有找錯石頭或是沒有找到石頭。時尚書屋
那人玩得厭了,把最後那些石頭全都扔進海裡。兩隻狗追進海裡,因為水中的一塊浮木而大打出手。時尚書屋
湯姆走近那人。時尚書屋
「不錯的狗。」
「對,確實是。」
「你把它們訓練得很好。」
「它們多少都會訓練自己。它們還是小狗。」那人吹聲口哨,兩隻狗向箭一樣射向他,海灘上留下它們整齊的小爪印。「好小伙兒,科林。時尚書屋
好丫頭,皮帕。」

湯姆彎下身撫弄着較小那只狗的耳後。他收到一陣鹹鹹的亂舔作為回報。時尚書屋
「這個玩石頭的遊戲不錯。」
“對,嚴格說來它們並不是那種會叼回獵物的獵犬,但我從沒見過比它們更好的獵犬。“
「我也沒見過。能讓我試試嗎?」
「你想扔東西讓它們撿?」
「這個怎麼樣?」湯姆說著從衣服裡拿出一把袖珍小刀,然後把刀打開,在刀身和刀把的連結處有一小圈灰色的石油。他從海灘上撿起兩塊石頭。兩塊都很平滑,但其中一塊的中間有一片鐵鏽紅。湯姆把刀上的油抹到紅色的石頭上,然後讓兩隻狗把刀上上下下聞了一遍。時尚書屋
「準備好了嗎,夥計們?」他問。兩隻狗往後跑出十英呎,開始興奮地吠叫。「那就開始了,夥計們。」湯姆將石頭遠遠扔到沙丘之中。時尚書屋
他自己想要找到那些石頭恐怕都得費上好大一番工作。只要能找到其中的一塊石頭,那都會是一隻很特別的狗,更別說找到正確的那一塊。時尚書屋
「你用的不是肉,」那人說,「我一般都用肉。那才是他們想撿的東西,明白嗎?他們想要吃肉。那是天生的。」
「沒錯,」湯姆說,「我應該想到這點的。」
兩隻狗不見蹤影,悄無聲息。沙丘上的草不時會被海風之外的東西攪動,湯姆有一次還看見一隻白色的短尾巴在綠色的草叢裡不停搖擺。時尚書屋
「看,我說過了吧,」那人說,「那是他們的本性。在石頭上抹一點肉,起作用的是它們的動物本性。」
湯姆沒有聽他說話。他的目光凝聚在那些沙丘上。突然之間,寂靜被打破了。一聲狗叫傳了出來。時尚書屋
草叢劇烈地搖晃着,就好像突然刮過一陣大風一樣。兩隻小狗躍到海灘上。大的那只——科林——正和另外一隻——皮帕——在地上打成一團,試着想讓她放下戰利品。他的運氣不太好。時尚書屋
雖然皮帕在回來的路上被撞倒了不止四次,但她仍然喘着氣回到主人的腳邊,然後將一塊石頭,一塊滿是口水、濕漉漉的石頭吐到他手上。那塊石頭很平滑,中間有一條明顯的鐵鏽紅。時尚書屋
「哦,真是讓我吃驚!」那人說。時尚書屋
湯姆轉向他,露出大大的微笑。時尚書屋
「我有個提議。」他說。時尚書屋
第4
休戰日33天後第45節 霍亂病菌並不是永恆的
卡車那東倒西歪的行駛讓人極不舒服。艾倫沒有力氣讓自己躺穩,他甚至都沒有那個肌肉伸縮能力讓自己在卡車衝過岩石和坑窪時和卡車一起彈起來。雷諾茲本來想陪着他一起去,但艾倫堅持要他獃在營地,直到病症的最後一絲跡象都被拔除。時尚書屋
阿莫德代替雷諾茲護送艾倫,同去的還有兩個輪流駕駛卡車的部落男子。阿莫德試着讓鹽糖水流下漏斗,但卡車實在是顛得厲害。每個小時他們都會停下休息十分鐘。阿莫德就利用這段時間將更多的水倒進漏斗,但他沒有雷諾茲熟練,而且艾倫也可能太過虛弱,無論如何都無法再容忍太多的水。時尚書屋
卡車搖晃着開進設拉子,然後沿著一條崎嶇不平的路開向布希爾,最後向北開向阿巴丹周圍那滿是瘴氣的平原地區。這一路花了三天時間。到最後,艾倫大多數時間都處于昏迷狀態。他的腸子不停地向外排泄液體,已經像玻璃一樣透明的液體。時尚書屋
當他的擔架被肅穆地抬進英國波斯公司設在阿巴丹的醫院時,主任醫生搖着腦袋。時尚書屋
「沒用的,這些人,」他用又高又尖的聲音對印度助手抱怨說,「他們總是給我送來這種狀態的病人,病人死了他們還覺得很驚訝。我是說,看看這傢伙。還有那根從某種機動車上拆下來的插進他喉嚨的管子。這真的沒用,一點用都沒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