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亞當之子 第 8 頁


從主屋那兒看不到這間小屋子,而附近的園丁們都在菜園的那一頭。艾倫看著他們走去幹活,直到確認沒有人在看著他。然後他迅速拉開門扣,閃了進去。這間木製的小屋大概25英呎長,8英呎寬,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44)

從主屋那兒看不到這間小屋子,而附近的園丁們都在菜園的那一頭。艾倫看著他們走去幹活,直到確認沒有人在看著他。然後他迅速拉開門扣,閃了進去。時尚書屋

這間木製的小屋大概25英呎長,8英呎寬,南面的牆上有一排窗戶。因為冬天即將結束,所以檯子上堆滿了三月份播種時要用到的肥料。棚子裡散髮出一種混合著泥土、木頭、生機和溫暖陽光的氣息。艾倫關門的時候有兩隻老鼠匆匆溜走。時尚書屋
艾倫再一次確認了一下沒人看到他,然後抬起胳膊抓住房頂的一根橫樑,一翻身蕩了上去。時尚書屋
房頂很狹窄,最高處也只有兩英呎半。橫樑邊鬆散地擺放著木板。除了幾處蜘蛛網和一些生誘的鋤具之外,上面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除了湯姆。時尚書屋
艾倫往他的兄弟那兒爬過去。時尚書屋
「哈囉。」湯姆說。時尚書屋
艾倫拿出一個裝了麵包、果醬和乳酪的紙袋。「我兜裡有蘋果。」他說。時尚書屋
湯姆沉默地接過他帶來的禮物。他用眼神向艾倫問了個問題,用不着更多解釋,艾倫馬上回答了他。時尚書屋
「簡直亂成一團了,」他說,「他們在到處找你。大家都說你肯定是回你爸爸那兒去了。你爸當然說你沒回去,可我故意裝着不知道有人在看著我,然後去你家找你,讓他們覺得你就是在家裡。其實他們就是在看著我。時尚書屋
我敢肯定。」
湯姆點了點頭。艾倫乾得很漂亮。他根本用不着做什麼秘密標記讓艾倫知道他的藏身之地。兩個孩子在莊園裡有十多個藏身之所。時尚書屋
而艾倫憑着直覺一下子就找到了兄弟的行蹤。時尚書屋
「我不會的,你知道。」湯姆說,「除非……」
「對,可他都快氣瘋了。」
兩個孩子的對話總是這樣的:外人聽來完全無法理解。湯姆的意思是說他不會回到惠特科姆莊園,除非亞當爵士將用地權以正確的形式永遠地轉讓給他。艾倫則對此表示懷疑。時尚書屋
湯姆看著艾倫做了個鬼臉,「那我就得永遠困在這裡了。」
兩人都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那只驢子呢?」湯姆發出驢叫聲,並且作勢要跳到艾倫身上。他們又笑起來,但艾倫回答的時候非常的不安。時尚書屋
「蓋伊挨了一頓臭罵。爸爸說他應該保密,蓋伊說他以為你早就知道了。我不知道爸爸有沒有相信他。」
「他總是很相信蓋伊。」
「也許吧。」
他們沉默了片刻。時尚書屋

「你打算怎麼辦?」艾倫終於問道。時尚書屋
「哦,我想我會在這兒獃一兩天,」湯姆輕快地衝着小閣樓揮了揮手,那架勢就好像這裡是他經常租來度夏的公寓。時尚書屋
「然後呢?」
「那是我的用地權,你知道。」湯姆把頭搭在胳膊肘上,直直地看著他的好兄弟。時尚書屋
艾倫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可它就是。」
「我知道。我說對,不是嗎?」
「沒有。」
「我點頭了,我就是這個意思。」
「不是。」
「是。」
「那就說出來。說吧,說它是我的。」
「聽著,爸爸最後還是可能會把它給你的。是蓋伊弄得他有點心神不定。」
「聽聽?注意到了嗎?你說他最後會把它給我。他不能這麼做,他早就已經把它送給我了。」
「但是沒有法律程序,」艾倫表示反對,「我是說,法律程序。我是說,我知道它是你的。」
湯姆狠狠地盯着他,顴骨處逐漸出現一些小紅點。然後他翻過身,透過一小格佈滿蜘蛛網的玻璃看出去,那也是他惟一的窗戶。時尚書屋
「那我想我只能回我爸爸那兒去。我現在已經夠大了。」
湯姆沒有說出他的意思,可是他用不着說出來,艾倫全都明白。湯姆是說他會永遠和他父親住在一起,遠離惠特科姆莊園,遠離艾倫。惟一能阻止他的辦法就是亞當爵士做出讓步,明確地而且永遠地將用地權送給他。時尚書屋
艾倫嚥了口口水。他裝着很鎮定的樣子,拿一根小樹枝捅着蜘蛛網,同時還用腳踢着低低的房頂。湯姆是在暗示財產爭端比兩個孩子的友誼更加重要。他剷起一小片蜘蛛網,一隻昆蟲被困在裡面:被困而且垂死。時尚書屋
「看。」
「那又怎樣?」
艾倫聳了聳肩,把小蟲子扔到一邊。時尚書屋
「知道那花瓶嗎?」
「知道。」
「它肯定值好多錢。大概一千幾尼吧,我猜。它全碎了。」
「那又怎樣?他不應該——」
「你可以說對不起。」
「什麼?!」
「只是讓他冷靜一點。我只是說讓他冷靜一點。」
「你覺得我應該說對不起?」
「聽著,他也許不會出售用地權的。他也許明白那是你的。」
「也許?你會覺得你也許會繼承你那愚蠢的農場或別的什麼嗎?你會覺得那頭驢子也許會得到別的一切嗎?」湯姆臉上的紅點已經消失,他現在臉色發白,長睫毛下的藍眼睛裡閃着強烈的情感。在湯姆看來,每次只要他讓艾倫選擇站在哪一邊,艾倫總是試圖做得很漂亮,可最終都會站在他的家人那邊。哪怕是現在,說到現在,艾倫也沒有直接說出用地權是湯姆的。時尚書屋
「不管怎樣,」艾倫大喊道,「這有什麼重要的?如果我得到了那愚蠢的農莊,那你就會擁有一半。你不會以為我不會分給你吧?誰會在乎那愚蠢的用地權?」
這是災難性的一句話。時尚書屋
湯姆足足看了他的好兄弟有十秒鐘,然後掉開目光。他把紙袋放進兜裡,爬到木板間的縫隙處,將腿先放了下去。在他把腦袋探下去之前,他說,「我改變主意了,現在我就回我爸爸那兒去。我不在乎他們會不會看到我。時尚書屋
他們無法制止我,不是嗎?再見。」
然後他就走了。時尚書屋
離開了小棚,離開了主屋,離開了將他養大的家。時尚書屋
長達24小時的冷戰。時尚書屋
在湯姆看來,艾倫說了最不該說的話。「誰會在乎那愚蠢的用地權?」就湯姆而言,艾倫的這句話等同於「誰在乎你是不是蒙塔古家族真正的一分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