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亞當之子 第 9 頁


同時,就艾倫而言,湯姆也犯下了最不可想像的罪行。在艾倫看來,湯姆把一些微不足道的跟金錢和土地有關的爭端看得比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更重要:他們的友情,他們的兄弟情誼。所以兩人之間的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44)

同時,就艾倫而言,湯姆也犯下了最不可想像的罪行。在艾倫看來,湯姆把一些微不足道的跟金錢和土地有關的爭端看得比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更重要:他們的友情,他們的兄弟情誼。時尚書屋

所以兩人之間的冷戰持續着。湯姆獃在他父親的小屋裡。艾倫獃在主屋裡。自他們學會說話以來第1次,兩人沒有互相交談地度過了一整天。時尚書屋
自他們學會走路以來第1次,兩人沒有彼此陪伴地度過了一整天。時尚書屋

**

第2天晚上,艾倫早早就爬上了床。時尚書屋
是爬上床,而不是睡着。他打開臥室的窗戶,迅速地爬過廚房的屋頂,沿著排水管滑到地上,穿過草坪和闐地,跑到了傑克·克瑞裡的小屋那兒去。到了之後,他往湯姆的窗戶上扔了一顆小石頭,看到窗戶打開之後就迅速地沿著繁茂的紫藤爬上去,一屁股坐到窗檯上。時尚書屋
屋裡只點着一根蠟燭。湯姆正坐在床上,面前放著一本兒童雜誌。他點頭示意,艾倫也回以一笑:一種想當和事佬的笑容。時尚書屋
「怎麼樣?」湯姆說。時尚書屋
艾倫感到了片刻的疑惑。他不知道湯姆的「怎麼樣?」是什麼意思,兩人之間那種無形的交流已經消失,這讓他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什麼意思?」他笨拙地問,「怎麼樣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的。我是說,我覺得你是來道歉的。」
「什麼?!」
「你聽到了我說的話。」
艾倫震驚得腦子裡一片空白。他非常清楚他的好兄弟有時會是多麼的冷酷:冷酷,甚至是殘酷。可他從沒想過這種鋒芒居然會轉向他。艾倫猛地仰起頭。時尚書屋
「不。」
「不?」
「事實上,我是過來看看你有沒有覺得抱歉。看來是沒有。」
艾倫仍然坐在窗檯上,他把腿又伸出去放到紫藤的枝幹上。可他還沒有從視線裡消失。他就掛在那裡,一半在屋裡,一半在屋外,等着湯姆說點什麼好讓他有台階可下。可他失望了。時尚書屋
「沒有,」湯姆說,「當然沒有。」
艾倫聳了聳肩。這個動作是想表示出蔑視,表示出無所謂,可蠟燭的火光足以照出他嘴上和眼裡的在乎。時尚書屋
「那好吧,」艾倫說,仍然掛在窗戶上。時尚書屋

「那好吧。」
兩個孩子又彼此對望了幾秒鐘。最終湯姆將目光掉回到他的雜誌上。艾倫找到一個更低的着腳點,爬了下去,從視線裡消失。時尚書屋
第1
漢普郡,惠特科姆莊園第7節 他們的原則非常簡單
艾倫直接回到了家,但沒有直接上床。時尚書屋
他爬上廚房的屋頂,在那兒躺下,仰望着漫天的星光。湯姆讓他非常生氣,從未有過的生氣。這兩個孩子經常拌嘴,但很快就會和好。他們打架的時候——這是常有的事——他們的原則非常簡單。時尚書屋
絶不示弱。時尚書屋
絶不認輸。時尚書屋
雖然湯姆長得稍壯一點,可艾倫比他要高。雖然湯姆可能會極為兇猛,可艾倫的傲氣和決心總是讓他戰鬥到最後。然後,等到戰鬥結束,一切也都結束。兩人還是最好的朋友。時尚書屋
前一秒他們可能會撕打得不可開交,而下一秒可能又會冷靜地進行交談。時尚書屋
可這次不一樣,艾倫知道這一點。他在屋頂上躺了兩個半鐘頭,看著天上的星星慢慢轉過頭頂。他把每件事都在腦子裡過了一遍。從一方面來說,湯姆脾氣大,不顧後果,而且絶不妥協;而另一方面,蓋伊太不近人情,而亞當爵士也很不公平。時尚書屋
最後他做出了決定。該由他,艾倫,來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該由他來讓事情回到正軌。時尚書屋
做出決定之後,艾倫上床睡覺。時尚書屋
第2天早上吃完早飯之後,他去找亞當爵士。時尚書屋
「爸爸,我想跟你說兩句話。」
「嗯?」
「我覺得你應該把用地權給湯姆。真正地。以前你就給他了,你知道的。我知道你並沒有這麼說,可人人都知道你就是那個意思。」
亞當爵士嘆了口氣,彎下腰和他的兒子平視着。時尚書屋
「可你想想,艾倫,」亞當爵士說,「如果那東西真的值一大筆錢呢?它的價值可能會相當於惠特科姆莊園和它所有的土地。並不是說我覺得湯姆不值得這些。他當然值得。可我還得考慮你和蓋伊。時尚書屋
如果湯姆變得像達西先生一樣富有,而你卻被綁在馬爾伯勒那一小片土地上,你會怎麼想?」
「我不會在乎。」
“也許現在你不會在乎,可將來你也許就會在乎了。你知道,隨着年齡的增長,這些東西越來越重要。時尚書屋
「那就把它給我們。」這是個天才般的主意——這是他昨夜躺在廚房頂上時想到的主意。時尚書屋
「什麼?」
「如果你擔心的是這個的話,那就把用地權給我和湯姆。我們倆。不過馬爾伯勒那片地你也得平分給我們。那樣的話,我們就完全平等了,不管會發生什麼事。」
「可是……」
亞當爵士嚥回了他的抗議。這樣做會把他留給親生兒子的財產一分為二,同時用地權更有可能會分文不值。可是,不管他怎麼想,他知道,最好不要跟激動的艾倫討論這一點。時尚書屋
「因為我們是一樣的,不是嗎,爸爸?完全一樣的。」
「那當然,只是——」
「那就這麼辦吧,多簡單!我可以現在就去告訴他嗎?」
「並不是這麼簡單。你母親和我——」
「哦,別擔心她。我會去跟她談的。」
艾倫跑到他母親那兒,跟她討論了這個想法。雖然她沒怎麼說話,可艾倫感覺到她是站在自己這邊的,他的感覺相當正確。時尚書屋
「我會說服你爸爸的,」她許諾說。時尚書屋
她說到做到。那天上午她花了一到兩個小時耐心地勸說她的丈夫。亞當爵士堅持一個觀點,那就是艾倫有可能會喪失繼承權。亞當爵士還算富裕,可還沒到富可敵國的地步。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