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黑色警局 第 1 頁


譯者:臧天嬰 周虹 橡樹林本是一個安寧的美國小城,可是這裡的警局卻有一夥以格蘭特·卡明斯為首的敗類。他們為非作歹,互相包疪,滿以為可以一手遮天。女警官雷切爾為人誠實,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1 / 110)




譯者:臧天嬰 周虹

橡樹林本是一個安寧的美國小城,可是這裡的警局卻有一夥以格蘭特·卡明斯為首的敗類。他們為非作歹,互相包疪,滿以為可以一手遮天。女警官雷切爾為人誠實,工作認真,與周圍的同事格格不入。格蘭特軟硬兼施想拉雷切爾下水,逼她就範,但始終沒有達到目的。時尚書屋
一次執勤時,格蘭特拉過一名少年作人質擋住射來的子彈。雷切爾感到再也不能沉默了,她勇敢地站了出來,走上了艱難曲折的與格蘭特一夥鬥爭之路。時尚書屋

為微弱的正義辯護

吳昌紅

在美國,每年新出版的通俗小說不下六千種。那些反映權力鬥爭、間諜活動、兇殺案件、政治黑幕等揭露性文字商品更是汗牛充棟。它們從各個角度揭示了美國光怪陸離的社會生活。在經歷了一陣喧囂之後,這些作品常會有兩種歸宿。時尚書屋
一種是如過眼雲煙,湮沒在隨後出現的更新的作品中,很快地被人們遺忘;另一種是在時間的淘洗中逐漸成為經典。後者的長盛不衰在於它挖掘並表現了更深刻的思想和更深厚的情感;塑造出新穎、豐滿的典型人物形象;在藝術上也頗有可取之處。就是這樣一部不俗的通俗文學作品。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以現實主義態度敏鋭地把握住了當代美國社會中屢禁不絶的四大頑弊:警察的腐敗、性騷擾、兒童性暴力和非法移民。這些問題在同一時光的出現,對社會構成極大的危險和破壞。警察是國家暴力的工具,是防範和打擊犯罪,保障社會秩序安定的中堅力量。只有保持公正、無私、清廉,才能有效地履行警察職能。時尚書屋

可是小說向我們展現的卻是橡樹林警察局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它在犯罪率高居美國之冠的洛杉磯地區「一直享有最好的名聲」,但是在警察局內部,從一般巡警到警長卻都是一幫貪污腐化、魚肉百姓、濫用職權的傢伙。他們徇私舞弊,並拉幫結派,互相包庇,無情地排斥異己。他們知法犯法,通曉逃脫法律制裁的秘訣,比罪犯更明目張膽,有恃無恐。時尚書屋
吉米·湯森栽臓、誣告布倫特伍德非法使用槍支,僅僅是因為這個醉漢朝雷切爾撒了一泡尿,觸犯了警察權威。格蘭特不肯寫案情報告,競然草管人命。他是個虐待狂,執行公務時穿著前面裝有鐵塊的靴子,任意踢打他的執法對象。在皇家劇院的槍戰中,他競抓起無辜少年希爾蒙特,擋住射向他的子彈。時尚書屋
表面上愚鈍的拉特索也不失時機地盜竊毒品臓款中飽私囊。警察局的黑暗還體現在內部的人際關係上。警長米勒與格蘭特一夥沆瀣一氣,他利用他們為自己的陞遷賣命,對他們的胡作非為自然網開一面,從不約束,以圖互相包庇,障人耳目。他們還聯合一致,打擊報復不甘與其同流合污的警察。時尚書屋
兢兢業業的特德·哈里曼被格蘭特輕而易舉地搶佔了抓獲搶劫犯的頭功卻無計可施;吉米·湯森為報復雷切爾·西蒙斯說出布倫特伍德案的真相,競把安定摻在她的啤酒裡,使她在光天化日下被一幫男警玩弄;格蘭特惟恐濫殺無辜的暴行敗露,在桔樹林將雷切爾打得遍體鱗傷,還串通警長以解僱相威脅,指派吉米·湯森在雷切爾家裝上竊聽器。另外,橡樹林警察局還存在着嚴重的性別歧視。警察們粗言穢語,連人的基本權利都得不到尊重。警察局的黑暗腐敗窒息了正義,受害者根本無法以法律抗衡這些執法者,熟諳內幕者被這張黑網束縛得敢怒不敢言。時尚書屋
美國警界的黑暗由此可窺一斑。不但警界如此,整個司法界也有類似情況。作者對美國現行的法庭辯護制度提出了質疑,案件的審查以律師的陳述為中心而不是以法律事實為中心,顯示了作者對制度產生的不公正的強烈批判意識。
性騷擾是當代美國社會中的一大痼疾。令人費解的是,美國婦女踏入社會最早,女權主義運動也最為興盛,然而直到90年代性騷擾仍然困擾着美國職業婦女。軍隊中的性騷擾尤為明顯。陸軍部、海軍部每年都收到不少駭人聽聞的性騷擾投訴。時尚書屋
1991年,在一次名為「尾鈎」的聚會上,五名男飛行員集體狠褻了一名女飛行員。中雷切爾在海灘被輪姦也如出一轍。我們注意到,這些被騷擾的女性有一個共同點,她們都成功地闖入了傳統上由男性把持着的職業領域,並且幹得毫不遜色。這不免引起了男性的驚恐、妒忌和怨恨,而性騷擾則是他們發泄上述心理並報復女性的手段。時尚書屋
海灘聚會前後眾男警的語言、行為和心理描寫為我們提供了依據,在某種程度上,小說為性騷擾這個痼疾列出了新的化驗單。
小說還表現了兒童性暴力和非法移民的嚴重社會危害性。綁架事件過早剝奪了雷切爾的童年,而這件事不僅給雷切爾本人造成了難以癒合的心理創傷,也使她的全家為陰影所籠罩。她的母親精神崩潰而自殺,姐妹們也各奔東西。這件事還影響了雷切爾的生活態度,使她在社會上煢煢孑立,形單影孤。時尚書屋
她不惜向格蘭特妥協以保護女兒特雷西,以阻止格蘭特的威脅成為現實。另一方面,小說還反映了非法移民嚴重干擾美國社會經濟、福利和社會安定的現實。拉特索偽造出生證明、中學畢業證,混跡于橡樹林警局,和格蘭特一起為非作歹,私吞毒品臓款,報復格蘭特,誣陷雷切爾,最後喪心病狂地殺害了雷切爾。作者反對非法移民,因此把拉特索描寫成一個猥瑣。時尚書屋
窩囊、作奸犯科的可憐虫。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