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黑色警局 第 12 頁


進入了巡邏的指定範圍以後,雷切爾便轉彎開上了小街,然後緩慢地向前行駛。深夜裡在世上其他人都入睡時來到街上逛游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她看了一眼街道兩旁豎立着的房子,注意到大多數的窗戶都是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12 / 110)

進入了巡邏的指定範圍以後,雷切爾便轉彎開上了小街,然後緩慢地向前行駛。深夜裡在世上其他人都入睡時來到街上逛游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她看了一眼街道兩旁豎立着的房子,注意到大多數的窗戶都是漆黑一片。她的眼睛在一幢幢房屋之間搜索,尋找閒逛的人,注意灌木叢中搖曳的枝權以及一切可能引起麻煩的東西。時尚書屋

警官值白班時,有種習以為常的感覺。街上擠滿了來去辦事的人們。那兒沒有忽閃忽滅的陰影,沒有黑暗的小巷,也不存在陰森空蕩的大樓。深夜值崗,只看得到警察和罪犯,癮君子和酗酒者,晚上出來胡閙的年輕人或者尋機報復的街頭團夥。時尚書屋
收音機裡傳來一聲尖利的信號。雷切爾立即豎起耳朵,手伸向前將音量開大以便聽得更清楚一些。追蹤呼叫一響,調度員就會使用緊急信號來提起警官的注意力。只要一聽到這種刺耳的聲音,雷切爾手臂上的汗毛準會豎起來。時尚書屋
「1號台,2A2。」一個女子的聲音在呼叫雷切爾的警車號碼。「目標211,剛剛出現在貝克和埃爾姆街的『停下再走』商場裡,嫌疑人為白種人,男姓,開一輛鑽藍色卡麥隆牌汽車。執照牌是弗蘭克一維克多一查利一345。時尚書屋
代碼3,2A2。」擴音器裡的聲音暫停了一會兒,讓警官有時間記下執照牌。「3A3請馬上來援助,代碼2。」
「有誰更靠近些?」格蘭特·卡明斯對著收音機叫。「我離那兒至少有10分鐘的路程。我才離開警察局。」
調度員尋呼別的巡邏車,但發現沒一輛離得更近些。雷切爾懷疑格蘭特在局裡逗留是為了組織這次聚會。換崗是一段危險的時間,沒準就會發生持槍搶劫的案子。夜班值勤人員習慣不到時間就偷偷溜回警察局,而接班人員還要有段時間才能來,因此至少有20分鐘這個城市有很多地方是無人值勤的。時尚書屋
如今竊賊變得聰明了。很多橡樹林的搶劫犯就是在換崗時作的案。
「所有其它警車請密切注意嫌疑人的車輛。」調度員繼續說。「倍加小心。案犯有兇器,很危險。時尚書屋
據查此人就是今晚早些時候在瓦格納街搶劫『7一11』的那個人。」
雷切爾的心臟在胸腔裡猛烈跳動,如果你相信在電視上所看的,你就會以為警官們總是對追蹤呼叫立即作出反應。但事實上有段時間裡某個警官的值勤範圍內會接連幾天平安無事,即使在像洛杉磯這樣的城市裡,雷切爾也只有過一次拔出武器來,但她除了在射擊場上,從沒開過槍。

她打開電燈和警報器,踩着了裝在車底板上的按鈕,然後對著裝在遮陽板旁邊的話筒說話。「1號台,」她大聲喊叫以蓋過警報器的喧叫聲,「能告訴我嫌疑人的開車方位嗎?」她的車在飛跑,記速表上的指針指着70,然後是80,又移向了90。她朝分道的公園于道飛速行駛的時候,一條條的小街似乎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就衝到了身邊。她禱告不要碰上坑坑窪窪的路面而使汽車翻個底朝天。時尚書屋
她看見了街盡頭聖安東尼主教教堂那污跡斑斑的玻璃窗,接着是柯蒂斯殯儀館那令人沮喪的灰色建築。她朝右又朝左探了探頭,看看是否有車也向這邊十字路口開來。
「沒有行駛方向,2A2。」調度員通知她。「店員在這輛車停在商場前面時記下了它的牌子。他沒有看見這輛車作案後離開停車場向哪個方向開去了。時尚書屋
涉嫌車輛據報于今天早些時候在穆爾帕克失竊。」
雷切爾不僅要睜大眼睛注意向十字路口開來的一輛輛汽車,而且還得留心那輛鑽藍色的卡麥隆車。在夜間,藍色看上去像是黑色。「媽的。」她說,突然意識到幾分鐘前從她身邊開過的那輛黑色火鳥很可能就是嫌疑人開的那輛車。時尚書屋
她緊握方向盤的雙手汗濕淋淋。嫌疑人身上有武器。要是沒有別的人援助,僅憑自己一個人去阻止他,就等於當場送死。她該不該因為確信剛纔的懷疑是對的而調轉頭來往回開,或者繼續開往商店去保護犯罪現場,聽聽目擊者還會提供些什麼其它的證據?
雷切爾沒有浪費時間來一個U型大轉彎,而是倒擋啟動變速桿,沿著街道飛速前進。她發現火鳥拐進了小街,立即換擋變速,猛踩油門,在拐角處擺尾行駛。一直開了五英里路,那輛車還沒有停下。她的兩手在方向盤上瑟瑟發抖。時尚書屋
就是這輛車。
他一定是搶劫嫌疑人了。如果不是,為什麼這個男人要停下來?「1號台,2A2。」她對著話筒大聲叫道。車牌不完全和所報的一樣,但很接近,可能是報錯了。時尚書屋
「我在追蹤一輛黑色的火鳥牌車,執照為工會一維克多一亨利239,方嚮往南,在……」雷切爾不知自己在哪條街上。埃爾姆街是條主幹道,但她不熟悉周圍的小街。路牌在哪兒?所有標誌都被樹枝擋住了。
「追蹤的警車,請儘快告知你的方位。」無線電發出嘎嘎的雜訊。
她終於看到了路牌。「坎貝爾路。」她喊起來。「我們現在位於門牌是300多號的街上。」

她設法超過了那輛快速奔馳的汽車。她降低車速,與火鳥並排行駛,朝路邊開去。
等火鳥車一停下來,雷切爾就通過無線龜聯繫,告知她準確的方位並且要求援助。司機是個男子,但她看不清楚他的臉。她跳下車,整了整掛在腰部的警棍,鬆了鬆托槍的皮帶。她感到口乾,脈搏在飛快地跳動。時尚書屋
如果這個人就是搶劫嫌疑人的話,那麼在雷切爾走向他車窗的一瞬間他就可能朝她開槍。她拿出手槍,沿著車的一側潛行而上。
「出來!」她命令他,將身體貼在車門上。「把手舉到頭上,讓我看到。你要敢動一動,就叫你腦袋搬家。」
她看到這人的手在車內摸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