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黑色警局 第 2 頁


對上述四個問題的認識和思考是通過作者筆下眾多的人物形象來傳達的。在中,無論主要人物還是次要人物,都塑造得性格鮮明、栩栩如生。警察局內,有一心想陞遷的尼克·米勒,見風使舵的貝茨局長,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2 / 110)

對上述四個問題的認識和思考是通過作者筆下眾多的人物形象來傳達的。在中,無論主要人物還是次要人物,都塑造得性格鮮明、栩栩如生。警察局內,有一心想陞遷的尼克·米勒,見風使舵的貝茨局長,盛氣凌人的格蘭特·卡明斯,愛報復的吉米·湯森,裝傻的弗雷德里克·拉蒙尼,助紂為虐的卡羅爾·希契科克;也有認真負責的特德·哈里曼,鐵面無私的黑人副巡官埃德加·麥迪遜,英勇無畏的雷切爾。警察局外,地方檢察官邁克·阿特沃特,民訴法律師、雷切爾的姐姐卡里,小姑娘特雷西等也各顯光彩。時尚書屋

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雷切爾和格蘭特,小說的主要篇幅寫了他們之間的正面交鋒。起初,格蘭特揪住雷切爾工作中的疏忽不放,企圖把她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為保住飯碗,雷切爾只得曲意應付;後來,雷切爾不願與他們為伍,格蘭特便蓄意將她拽入海灘聚會,讓她成了聚會上的犧牲品,兩人的矛盾開始激化;雷切爾親眼目睹格蘭特在皇家劇院事件中的暴行,執意起訴格蘭特,遭到格蘭特的毒打和威脅;在桔樹林案和格蘭特被槍擊致殘後,雷切爾打消了一切顧慮,大膽地在媒體前揭發了格蘭特的罪行和橡樹林警察局的黑幕。兩個人物體現了善和惡。格蘭特是暴戾和邪惡的化身,他曾經猖獗一時,肆無忌憚地滅絶正義,一時還弄得正不壓邪,是作者否定和憎惡的對象。時尚書屋
雷切爾則是一個誠實、純潔、完美、一腔正氣的女性,她代表着作者在她身上寄寓的理想主義。雷切爾有着高度的社會責任感,是濁世裡的一股清流,敢於說真話,辦實事。她不怕打擊,挺身而出為微弱的正義辯護。她對生活抱有樂觀主義和理想主義態度。時尚書屋
為了愛,為了正義,不惜自我犧牲。為了帶走喬對死亡的恐懼,她毅然接受人工受孕;在布倫特伍德案中,她仗義執言,不徇私為同事作偽證;為了不讓特雷西捲入案子,她拒絶女兒為其作證,寧願說出對自己不利的事實。無論現實怎樣嚴酷,她的處境怎樣不利,她頑強不屈的抗爭終於使微弱的正義燃成了熊熊烈火,將違法亂紀的警察統統逐出警察局。但是作者為雷切爾安排的結局,說明了雷切爾以輿論和道德為武器戰斗的侷限性,她並沒有徹底剷除滋生腐敗的警察制度,只要這種制度存在一天,腐敗就不會結束,她就會像西緒弗斯那樣永遠重複着悲劇命運,正如邁克·阿特沃特指出的那樣,「雷切爾因為堅持正直而受到懲罰,而且吞噬她,毀滅她的恰恰就是她為之奮鬥並英勇獻身的國家政法部門。」
作者塑造的人物形象已經成了作家對國家機器運作制度批判的代言人。
在藝術上也很有特色。首先,小說結構簡單但並不單調。它採用戲劇式結構,有完整的開端、發展、高潮、結局和尾聲,條理清晰,易被理解和接受。同時,作者採用現實和回憶一明一暗兩條線索,互為犄角,拓展了小說表現的時間,增加了情感表現的力度。時尚書屋
雷切爾時斷時續的回憶實際也是她在現實中心理髮展變化的線索和依據,這為她的行動作了註腳,在結構上互相陪襯和映照。其次,作者運用了意識流和心理分析手法,這也是現代小說藝術形式創新的表現。作者在敘述中常打破時空限制,讓發生在異地、異時的綁架事件在現實中反覆出現,深刻把握了主人公的潛意識。小說中雷切爾和邁克對「洋娃娃」象徵意義的探究,實際上是一個不斷辯正的心理分析過程。時尚書屋

這也是全面、準確把握主人公心理的一把鑰匙。再次,作品巧妙運用了探案小說的懸念和巧合,邏輯性強,處處有伏筆,抖包袱時機把握恰當,不溫不火,令人信服,回味無窮。拉特索射殺格蘭特,就是作者精心設置的意料之中的意外。他是格蘭特的幫凶兼奴僕,受到格蘭特的控制和侮辱,正好藉機報復;他嫁禍雷切爾,毒品臓款便唾手可得;又可免卻性騷擾案的糾纏,保住飯碗,真可謂一箭三雕。時尚書屋
但紙終歸包不住火,他轉移臓款正好被特德·哈里曼撞見,浴室更衣櫃內壁還留下了他的指紋,落得個多行不義必自斃的結局。
值得一說的地方還有很多,限于篇幅,這裡恕不贅述了。總之,這是一部集思想性、藝術性、可讀性于一爐,不可多得的優秀通俗小說,它的思想和藝術價值堪與嚴肅作品媲美。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筆者的上述淺見謹供作引玉之磚,相信讀者還能從這部作品中讀出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第1章

文圖拉縣高級法院第22局外面的長凳上坐著一名身着黑色正規制服的男警官。他頭靠着牆,睡得正香。在他身旁坐著一個紅頭髮的矮小女子,樸素的白色套裙上面披着一件粉紅色的棉上裝。她腳上穿著一雙磨損了的黑色平底女鞋,瘦削的雙膝留有擦傷的痕跡。時尚書屋
雷切爾·西蒙斯看了一眼她左邊的吉米·湯森。對他來說上法庭作證就像寫超速開車罰款單一樣輕鬆。而雷切爾對上法庭這類事卻討厭透了。她的內心在顫抖,湯森怎麼還能睡大覺呢?「醒醒。」
她看到兩個男人從走廊上走來,便用胳膊時輕輕推了他一下。
「什麼……」湯森突然從木條凳上站了起來。他年近四十,體格敦實,長着一頭亂蓬蓬的棕色頭髮和一張皮肉鬆弛下垂的臉。他的下巴很怪,像是倒過來長的。几乎看不見他的脖子,因為上身墊塞了大多的衣服,使他的雙肩一直向上聳到了耳朵。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