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黑色警局 第 3 頁


那兩個人在離他們幾英呎的地方停了下來。邁克·阿特沃特是被指派來處理他們這個案子的地方檢察官。丹尼斯,科爾特也是地方檢察官。雷切爾在聖迭戈和科爾特同上一個中學,但她說不准過了這麼多年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3 / 110)

那兩個人在離他們幾英呎的地方停了下來。邁克·阿特沃特是被指派來處理他們這個案子的地方檢察官。丹尼斯,科爾特也是地方檢察官。雷切爾在聖迭戈和科爾特同上一個中學,但她說不准過了這麼多年以後科爾特是不是還會認出她。時尚書屋

她朝阿特沃特瞥了一眼,又很快將視線移開。
「我不在乎桑德斯法官怎麼說。」阿特沃特說道。「只要你辯護得好,就可以給他再加上六年徒刑。口交是另一樁不同的罪。時尚書屋
桑德斯他媽的蠢到家了。他要再找你什麼麻煩,叫他打電話給我。上次的審判會上他準是睡着了。」
丹尼斯,科爾特一走進隔壁的審判廳,邁克·阿特沃特便向坐著的雷切爾走來。「大概十分鐘後我們會來叫你。」他對她說,看也不看她身邊的警官。
邁克,阿特沃特身高6英呎4英吋,雷切爾還從來沒見過像他這樣完美的運動員的身軀。他體形修長,兩條腿占了全身很大的比例。一頭棕色的頭髮修理得很整潔。他將頭髮全都朝腦後梳,用了什麼髮膠使頭髮很服帖,好像他是剛從浴室裡出來似的。時尚書屋
他那黑色的雙眼被睫毛濃濃地覆蓋着。在他當律師以前,因為破了室內1英里賽跑紀錄,他自稱是世界級的賽跑運動員。他幹什麼都是機靈隨和而又任意灑脫。「你看上去累極了。」
他說。「昨晚上任務了?」
「是的。」雷切爾邊說邊盯着她的一雙手。「我每個晚上都有活幹。」她不敢正視阿特沃特的眼光,每當她一接觸他的眼光,便感到自己成了他顯微鏡下的標本。時尚書屋
她將眼睛移向他那細細的手腕,那上了漿的白襯衣袖口上的金鏈扣和他指甲上的光亮劑。「我被派在警察局值夜班,但我另外還有一份工作,那是在錫米穀的國家農場保險公司當保安警官。」她告訴他。「我不上班時就去那兒工作。」

「明白了。」阿特沃特說著摸了摸自己的臉。
「你收到那些花啦?」
「阿,是的。」雷切爾滿臉通紅,坐立不安。「它們真漂亮。不知道怎麼感謝你才好。」


「你謝過了。」阿特沃特說著轉過身去,猛地將通向審判廳的雙層門打開了。
「花?」湯森皺起了眉頭。「邁克·阿特沃特給你送花?這個自私的混球,我和他一起辦了另外五個案子。要麼你沒注意到,這個畜牲甚至沒對我說過話。我是什麼?難道是一塊木頭還是別的什麼東西?」
雷切爾聳聳肩。「吉米,我又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送我那些花。只是上星期他打電話來要研究我的證詞,我們就一起在自助餐廳吃了頓午餐。第2天我收到了兩打紅玫瑰。時尚書屋
送花那人按我門鈴時,我還以為他找錯了門。」
「有點過分了,是不是?」湯森說著沒精打采地坐到椅子上。
通向審判廳的門開了,雷切爾跳了起來。「西蒙斯警官,」法警說,「他們正在等你。」
雷切爾專門開車去警察局接來了湯森,這樣他就可以作完證直接回家而不用把警卒再還回去。湯森的家離開她的住地只有幾個街區。他因為一些經濟問題而在上個月賣掉了他多餘的那輛車。「我們在哪碰頭?」她問道。時尚書屋
「我不想作證後出來坐在這裡等。」
「他們大概要到中午才可能讓我離開。」湯森說。「到自助餐廳碰頭吧。我們可以隨便吃頓午餐。」
雷切爾站起來,把齊膝的短裙向下捋捋平,真希望它能把雙腿多蓋住一些。她因腿上沒穿長筒襪而感到很窘迫。但那天早上8點奔回家後,她怎麼也找不出一雙不抽絲的襪子。更懊惱的是她今天沒穿制服,穿上它會讓她覺得更富有威嚴,更有信心,然而她只有十分鐘的時間洗個淋浴,而穿戴好制服要花些時間。時尚書屋
她雙眼直視前方,沿著座位問的通道徑直走向證人席。她三十四歲,可是她那謙遜的儀表和文靜的舉止使她看上去要年輕好多。白皙的肌膚上雀斑點點,大部分都集中在她的鼻子和臉頰上。她一感到恐懼或憤怒,眼睛就會變成藍色,而當她有病在身或像今天這樣疲憊不堪時,雙眼就會呈現出一種難以形容的灰色。時尚書屋
她的嘴巴嬌小而精緻,顴骨很高。
雷切爾在證人席上坐下。她宣過誓後,邁克·阿特沃特立即站起來向她問話,他的聲音清晰而洪亮。「西蒙斯警官,」他說,「請告知本法庭你目前受僱于何處?」
「橡樹林警察局。」她說著將小型話筒向嘴邊移近一些。
「你當答官有多久了?」
「差不多兩年。」
「當警官之前你是幹什麼的?」
「我是羅賓遜百貨公司的售貨員。」她回答說,語氣中帶著些猶豫。
「售貨員這工作幹了多久?」
「大約六個月。」她說。「在那以前,我是家庭婦女。」她停下咳起嗽來,想掩蓋她的不安。時尚書屋
局裡大多數警官都有大學文憑,雷切爾卻中學都未能畢業。雖然她學習成績很好但她總沒能夠積攢足夠的錢來付學費。「我丈夫是園藝設計建築師。」她補充說,希望能夠彌補自己的不足。時尚書屋
「我不僅僅于家務活,還幫他整理所有的書籍,替他安排約會什麼的,我是他事業上的夥伴。」
阿特沃特繞到了律師座位前面,然後朝證人席走去。「你為什麼決定要進入執法機構?」
雷切爾眨了幾下眼睛。她的眼瞼呈粉紅色,其中一片眼瞼上長着一顆似星狀的痣,正好在眉毛下面。「我丈夫三年前去世。我有兩個孩子。時尚書屋
眼下這工作待遇不低,福利也不錯,我想利用零星時間再幹點事可以補貼一些撫養孩子的費用。」
阿特沃特猛地將袖口一拉,他的肌肉經常會這樣突然抽搐一下。「所以說你的決定完全是出於經濟考慮,對不對?」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