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黑色警局 第 7 頁


她回過頭看到從商場裡出來的那個人。他正坐在駕駛座上對她說話,他那長長的藍色汽車在馬路中央停了下來。「嗨!」她說著向他揮揮手繼續往前騎。「等等,」他說著打開車門走了出來,「我想問你一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7 / 110)

她回過頭看到從商場裡出來的那個人。他正坐在駕駛座上對她說話,他那長長的藍色汽車在馬路中央停了下來。「嗨!」她說著向他揮揮手繼續往前騎。「等等,」他說著打開車門走了出來,「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她問,將雙腳擱在人行道上。「你可知道安妮·馬庫斯住在哪兒?」他問她的時候眼睛向街頭街尾亂掃,好像在找什麼東西似的。「馬喬裡今天放學後去她家裡了。我開車來接她,但忘了帶上地址了。時尚書屋
安妮和你的年齡差不多。也許你在學校認識她,能指給我看她住在哪幢房子裡。我相當肯定她家房子有道藍色的邊。」
雷切爾想了一會兒回答道:「我不知道叫安妮的女孩,她該住在哪兒?」「這是橙樹路,對嗎?」
雷切爾點點頭。她將棒球帽摘下,塞進後面的口袋裏。太陽落山了,她也不需要它了。
「要是我給你看這房子的照片,」這人繼續說,「也許你能夠認出來。我知道它在橙樹路上,因為幾個月前我到這裡接過女兒。現在我似乎找不到那個房子了。蠢吧?馬喬裡一定在擔心我發生了什麼事兒了。時尚書屋
到我車這邊來。」他叫她。「我把這房子的照片放在行李箱內了。我是個攝影師,因此我跑到哪照到哪。」

她踩下了自行車的撐腳,然後跟着這個人朝汽車走去。他打開行李箱,手裡拿着照片並示意她靠近一點。等她一走上前挨着他,他就移到她的身後,將一隻枕套猛地罩住了她的頭,並用領帶繞着她脖子緊緊地拴住了枕套。雷切爾感到這個人的手在將她托起來。時尚書屋
她死命地踢他。他是在逗她,跟她開玩笑嗎?「讓我走。」她尖叫起來,用手拚命抓枕套。還沒等她明白髮生了什麼,她就被放進了汽車的行李箱內,蓋子砰的一聲關上了。時尚書屋
她尖聲喊叫:「讓我出去。」她的身體因恐懼而抽搐、顫抖起來。她拚命掙扎,反使得領帶把喉嚨卡得更緊,這使她几乎要窒息……有人在雷切爾肩上拍了一下,她立刻睜開眼睛。有那麼一會兒,在現實與回憶之中她茫然不知身處何方。時尚書屋
她看到了自己被關在汽車的行李箱內,聽到了自己的尖叫聲。她的眼光在地方檢察官辦公室外的大廳裡漫遊,呼吸急促。「你想找我有話說嗎?」邁克·阿特沃特問道。「你不舒服嗎?」
雷切爾依然沉默着。她雙眼盯着頭上方的燈光裝置,試圖要趕走行李箱內的一片漆黑。回憶是如此的真實,她仍舊覺得領帶纏着她的喉嚨。她揉了揉脖子的一側,然後慢慢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很好。」她說。「有什麼地方可以和你私下談談嗎?」
「跟我來。」阿特沃特說著領她過了安全門。
地方檢察官辦公室內一片忙碌紛亂的景象。電話鈴聲此起彼伏,文字信息處理機喀嚓直響,打印機裡吐出一張張的檔案。兩個律師腋下夾着檔案夾直朝外沖,雷切爾往旁邊讓了一下。全體辦事員在一間很大的開着門的房間裡辦公。時尚書屋
房間外面一圈都是律師們的辦公室。
阿特沃特領着她進了自己的辦公室,並開始在他辦公桌上厚厚的一疊紙中翻找。儘管他的大腦很有條理,但辦公室卻像是被龍捲風掃過的樣子。從書桌背後的書架上抽出來的法律書籍被扔得滿地板都是。幾個硬紙盒仍舊堆放在一個角落裡,裡面裝着他幾個同前審理過的有關一樁殺人案的資料。時尚書屋
箱子裡堆滿了案卷、信件、案情摘要和動議。他書桌上沒有照片,只有裝軟心豆粒糖的一隻玻璃罐,它被搖搖晃晃地擱在一大摞七高八低的檔案上。「我記得有過這該死的東西。」他咕噥着,按了一下內線接通了秘書。時尚書屋
「瑪莎,你有關於布倫特伍德案子的酒精血檢報告嗎?」
「今天上午我把它放進案卷裡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從揚聲電話裡傳了出來。
「給我一份複印件。」他對她說。「不知道怎麼搞的,也許今天上午去法院時被我丟在路上了。」
他掛上電話以後,雷切爾抓過他的手以讓他能注意自己。「你怎麼能那樣待我?」她責問他。
「什麼那樣?」阿特沃特說,他終於抬頭朝她看了。
「我在自助餐廳裡告訴你的那些事,你從沒告訴我會在法庭上把它們亮出來。你對我打埋伏。」
「你為什麼這麼說?」他說著往後靠了靠。「是不是談到綁架的事讓你感到痛苦了?」
雷切爾一般來講是個很能控制自己的人,她不輕易上火。但是一旦發了火就別想壓下去。「當然啦,談起這件事就心煩。」她高聲叫了起來。時尚書屋
「你為什麼要送我玫瑰花,就因為你知道會在今天叫我難堪?」
「鎮靜。」他說。「我送你玫瑰花是因為我想那樣做,這可以吧?這與你的作證毫無關係。」
雷切爾憤怒地盯着他。他以自己悅耳的聲音和巧妙的方式操縱着她。她一直欣羡着他的身份、他對體育的愛好和健美的肌膚。她真傻,在阿特沃特這樣的男人眼裡她算什麼呢?
「我們會輸掉對他持有武器的指控。」他開口打破了沉默。「我們應該能緊緊咬住布倫特伍德兩次酗酒開車的罪狀。如果你能支持湯森的說法,我們就會勝訴了。」

雷切爾坐了下來。「我沒有看見。」她說道,心中的怒氣几乎就像湧上來時一樣快地消失了。「我知道你是以為我看見了而後又忘記了,但我發誓湯森在布倫特伍德口袋裏發現這把槍時我根本就沒有看。時尚書屋
這個傢伙一爬出汽車我就拍過他叫他蹲下,而他身上什麼也沒有。」
阿特沃特嚴厲地看了看她。「0.22英吋的手槍很小。」他說。「人們會搞錯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