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黑色警局 第 72 頁


雷切爾抽過一張椅子在餐桌旁坐下,並且示意阿特沃特也這麼坐。「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走?」她說。「怎麼做才適合你在這裡的身份?」 「我打算致力於那宗強姦未遂案。」他說。「昨夜在家我和比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72 / 110)

雷切爾抽過一張椅子在餐桌旁坐下,並且示意阿特沃特也這麼坐。「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走?」她說。「怎麼做才適合你在這裡的身份?」

「我打算致力於那宗強姦未遂案。」他說。「昨夜在家我和比爾·林沃爾德交換了意見,他認為我們應該從這裡着手。因為槍殺事件還沒有確定逮捕誰,我們事實上還沒有理由立案。」

雷切爾感覺雲開日出般地喜出望外。「你們仍然打算起訴格蘭特?甚至在發生槍殺事件之後?」
「我不明白為什麼不。」阿特沃特說著微微一笑。「不能因為本人被人槍擊就使他獲得了免予作為一名罪犯被起訴的權利。在我們例行審問之前我們必須給這個男人一段恢復健康的時期,我仍然打算逮捕卡明斯,也許明天,或者再過一天。時尚書屋
如果我們有必要在醫院提審他,我們會這麼幹的。以前我們這麼幹過。」
雷切爾坐在那兒輾轉反側。她有一種強烈的衝動想告訴阿特沃特事情的真相。「你不想問我什麼嗎?」她邊說邊用手指甲敲打着桌面。
「我不能肯定我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阿特沃特說,他一臉的迷惑不解。
「你果真如此?」她說。「難道你不想知道我是否向他開槍?」
「沒有。」他一隻手撐住了頭說道。「這個回答可以嗎?」
「我猜想如此。」雷切爾說。
阿特沃特講話之前先清了清嗓子。「卡羅爾·希契科克是一名嫌疑人。」他告訴她。「我們辦公室的一名秘書與她同住在一幢樓。時尚書屋
今天早晨她坦率地承認她曾經向希契科克透露了卡明斯被控告為強姦未遂的消息。我猜想她是看到他被槍擊的報道之後才講話的。也許希契科克聽說他曾對你圖謀不軌的事後氣得發瘋。她昨夜執勤,也許她離開警局後一會兒,又回去向他開了槍。」

雷切爾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她不知他說的是否真實。「我不像卡羅爾那樣看待事物。你認為那個目擊證人在更衣室內看到的實際是卡羅爾,然而決定嫁禍於我,因為我的控告給他們製造了麻煩,對吧?」

「我不知道。」阿特沃特邊說邊擺弄着鹽罐子。「我所知道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的目擊證人讓人懷疑。」
「什麼?」
「那個發誓說看見你端着槍在男子更衣間的男人是你控告的海濱強姦未遂案中的罪犯之一。」
雷切爾的臉拉長了。只可能是拉特索,或者湯森,或者米勒警長。「是誰?」
「我還不能告訴你。」阿特沃特說著呷了一口咖啡。
雷切爾把她的杯子放在碗柜上,從窗戶眺望着後院。她的草坪長得太高了。既然現在她不上班,她應該抽空割割草坪,並且給花圃鋤鋤草。那一簇簇綠葉突然變幻成另一種情景。時尚書屋
赫然出現了桔樹林裡的那一幕,格蘭特的臉正俯向她。她搖了搖頭,知道她是在幻想,是睡眠不足所致。現在她全賴咖啡因的興奮作用苦度白日。喝了一杯又一杯咖啡,她的心跳很不規則,頭部陣陣灼痛,頭皮綳得像要裂開一樣。時尚書屋
她向前平伸着雙手,看看雙手是否顫抖。
律師正在她的對面注意觀察她。陽光透過了她身上的睡袍,使他能夠清晰地看到她身體的線條:她那柔和渾圓的臀部,纖細柔弱的腰肢。但是還有什麼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她從肩胛到膝蓋的皮膚像蓋上了一層黑紗般地烏黑。時尚書屋
他眨巴着眼睛,認為這是光線照射而引起的視覺色差。
阿特沃特站起身向她走去,輓住了她的腰。他總是在夜裡思念她,夢見她。他怎麼使自己落到這樣的境地?現在看來,他那原先考慮犧牲雷切爾來成就自己的事業的計劃是那麼卑鄙。甚至連那些駐紮于後院的記者也不能引起他的興趣。時尚書屋
阿特沃特的手情不自禁地漫遊到她的乳房。雷切爾立刻捏住了他的大拇指往後扳去,使他疼得叫了起來。「別碰我。」她厲聲地說。時尚書屋
「對不起。」他邊說邊搖動着手指。「我只想抱抱你。上帝,你差點弄斷我的拇指。」

「我不要你抱。」她告訴他。前門鈴響了,几乎與此同時,隔壁房間裡喬開始哭叫起來。「去看看你是否能照顧一下我兒子。時尚書屋
我需要去穿衣服,櫃底下有餅乾。他是餓了。你來的時候我正要喂他吃早飯。」
「沒問題。」阿特沃特說。他剛走一步又停下來回頭看著她說:「我必須預先告訴你,對孩子我一無所知。」
「你能幹好的,別擔心。我要不了幾分鐘。」雷切爾邊說邊撇下了他徑直走進她的臥室。
她瀏覽着衣櫃裡的每一件衣服,要找一件最好的。只有一件還湊合,那就是她和阿特沃特約會時穿過的那件黑色針織連衣裙。她匆忙地穿上內衣,便套上了這件連衣裙,然後走進她女兒的房間取化妝盒。她不想讓自己在照片上看上去潦倒不堪。時尚書屋
她要人們看見她堅強而自信。
當她看一眼孩子的房間時,只見阿特沃特和喬一起坐在地板上,兩個人全身灑滿了餅乾屑。孩子一看見雷切爾,便哭叫起來。她跪在他身邊,親着他的頭頂。「乖孩子,喬。」
她說。「邁克是好人。為什麼你不把你的畫書給他看呢?」
「我不能獃得太久。」阿特沃特告訴她,他的臉上顧慮重重。恰恰這時,喬撲過來緊緊地摟住了他的頸項。「嗨,小伙子,」他說,「你勒住我了。」

「他喜歡你。」雷切爾說著從特雷西的化妝盒中取出一支眼線筆返回到她的房間。
雷切爾化妝完畢就動手刷頭髮,然後夾上了一對金耳環。回到喬的房間,她告訴阿特沃特,他現在可以走了。
「你要出去?」他問道,雷切爾為什麼如此修飾她的形象他感到好奇。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