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黑色警局 第 9 頁


因為大多數法官都在中午休息,所以自助餐廳又擠又吵。雷切爾在餐廳裡尋找了一會兒才發現吉米·湯森。她來到他的桌前。桌上的盤子一個摞一個,一點吃的都沒剩。「你上哪兒去了?」他問道,用
作者:南希.泰勒.羅森堡 / 頁數:(9 / 110)

因為大多數法官都在中午休息,所以自助餐廳又擠又吵。雷切爾在餐廳裡尋找了一會兒才發現吉米·湯森。她來到他的桌前。桌上的盤子一個摞一個,一點吃的都沒剩。時尚書屋

「你上哪兒去了?」他問道,用牙籤剔着牙齒。「我一小時之前就出了法院,我還以為你已經一個人走了呢。」
「哎,我只知道你先獨自用了餐。」雷切爾說時因為湯森沒等她而感到有些惱火。既然她可以繞道開車去接他上法院,他也至少可以等一等她,這樣就不至于讓她一個人用餐了。
「你能替我付10元錢嗎?」他問她。「昨晚我出門時沒帶錢。剛纔我只好給收款員一張借款條。」
「當然。」雷切爾說。但是她翻了一下錢包,只能找到7元錢。「對不起,吉米。時尚書屋
你能不能用信用卡?」
「我沒有信用卡。」他說時漲紅了臉。
「但我看到你以前賒購過東西。」她說。
「我有張卡,好吧。」湯森手指啪地打了一個榧子。「我不能用。上個月我還沒有付清賬單呢。」
他站起來朝出納員的收款台走去。
雷切爾在桌旁坐了下來,她將一大摞盤子椎到了一邊。她看到一張小小的白色收條,拿起來一看才意識到不是一張,而是有三張。她很快在腦子裡算了一下,一共是35元。她的眼睛又停在了這一摞空盤子上,然後移到了湯森身上。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有人在法院的自助餐廳吃掉35元一頓的午餐?這裡的伙食價格公道。既然現在已經很晚了,她就決定不吃了。她朝收款員走去,告訴湯森說她想要離開了。
「下次再來找你,夥計。」他對收款員說過就跟着雷切爾走出了自助餐廳。

「我想你應該節食。」她說著看了看他那凸起的腹部。「你難道不擔心下次過不了體檢?」
「除了我那該死的案子,」湯森嘟噥說,「眼下家裡的事已夠煩心的了。我不需要還有個女人對我嘮嘮叨叨。」
他們出了大樓朝停車場上雷切爾那輛尼桑帕斯芬德汽車走去。走到車旁,湯森在乘客門邊停了下來。「你在法庭上說了什麼?你告訴他們你看到我從布倫特伍德的口袋裏掏出了槍,對不?」
雷切爾張了張口然後又閉上了。「我對他們說的是事實,吉米。」她在車的那邊越過車頂對他說道。「如果說我真的看到了你把槍拿出來的話,我也不記得這回事了。」

湯森用手掌打了一下發動機罩。雷切爾退縮了一下,將錢包緊緊貼在胸口。「你使我看上去像個說謊的人。」他大叫。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就要告訴我這一點?你要不打算證實我的說法,為什麼你不在上法庭前就告訴我?我們也許可以有什麼別的說法。」
「什麼?你是說捏造一個假的陳述?」
湯森低頭鑽進了車子。雷切爾不很情願地坐到了方向盤後面的椅子上。「我沒那麼說,」他繼續道,「但我們不能對同一件事有兩種不同的說法。難道你不知道現在的系統是怎麼運作的?只要我們有一絲一毫的動搖,被告就會把我們撕成碎片,罪犯也將逃之夭夭。」
他越說越激動。他的脾氣一般來說還是挺隨和的,但近幾個月來變得特別急躁。他妻子又懷了第4個孩子,而他們夫婦倆都沒打算要這個孩子。懷孕從一開始就反應很大,湯森只好擔負起了所有的家務。時尚書屋
他的飲食習慣也上不了規矩,體重直線上升。「我在那個地方救了你的命。」他吼道。「你怎麼知道那個雜種不會一槍斃了你?他完全會拿起我發現的那把0.22英吋的手槍在你要銬他的一剎那間迸了你的腦袋。」

「對不起,吉米。」雷切爾沉住氣對他說。「為什麼現在來對這件事吵架呢?我已經作了證。布倫特伍德仍舊有可能被指控企圖使用武器。時尚書屋
審判並沒有結束啊。」
「他最好被判有罪。」警官說時將一隻又短又粗的手指對著她直抖。「沒人能朝警察撒了尿而溜之大吉的。人們應該學會尊重權威,雷切爾。時尚書屋
如果我們不要求人們尊重權力,我們就會被他們裝迸裹尸袋。」
兩個人都沉默了下來。雷切爾駕駛着帕斯芬德上了昂蘭帕路,朝101高速公路駛去,然後被堵塞在緩慢行進的車流當中。她決定走地面公路,因此退出了車流,開始沿著山中彎彎曲曲的路朝着下面山谷中的橡樹林市開去。
橡樹林的大多數商店都新近裝修了門面,一個大型商業中心在市郊拔地而起,那兒另一個住房開發工程正在上馬。雷切爾喜歡鎮上的老區,那兒仍舊是綠樹成蔭,商店的門面也更有特色。幾家軟件公司最近搬到了這一帶,在原來用作集市的場地上凌空豎起了成三角形的摩天大樓。
雷切爾將車子向右一拐上了大街,然後經過皇家劇院。這家劇院已不能和近幾年來如雨後春筍般到處出現的多功能影院相比。車子經過了裝有海軍藍涼篷的玩具店,又經過了用粉紅牆磚砌起來的財產銀行。昔日的「狂馬沙龍」,這個橡樹林最古老的建築如今成了健康食品商店,但是新的店主井沒有將前門上面懸掛着的搖搖晃晃的牌子換掉。時尚書屋
橡樹林曾經是個朝氣蓬勃的農業區,但現在大多數的居民都是屬於二次大戰後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一代。如今駕駛拖拉機的只有那些開發者了。
當雷切爾開進湯森住的那條街時,一個金髮小女孩騎着小三輪車突然衝到了她汽車的前面,她猛踩剎車,差點沒撞倒她。
「上帝,」湯森說著手伸向車門把,「那是凱蒂。」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