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二十二條軍規 第 10 頁


他的身量比年輕的赫普爾還矮小。赫普爾住的那頂帳篷在鐵道左側的行政區,跟他同居的是亨格利·喬,每天晚上總會在睡夢裡驚呼。 這帳篷是亨格利·喬誤搭人行政區的。行政區地處中隊駐地的中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86)

他的身量比年輕的赫普爾還矮小。赫普爾住的那頂帳篷在鐵道左側的行政區,跟他同居的是亨格利·喬,每天晚上總會在睡夢裡驚呼。

這帳篷是亨格利·喬誤搭人行政區的。行政區地處中隊駐地的中心,兩側分別是堆了銹鐵軌的壕溝和傾斜的黑色柏油路。路上每見有過往的年輕女子,體態豐盈,相貌卻是醜極,咧開掉了牙的嘴,嘻嘻地傻笑。只要中隊的弟兄們答應送她們到目的地,姑娘們是沒一個不願搭車的。時尚書屋
於是,士兵們便可開車帶她們離開那條大道,到雜草叢裡野合。約塞連只要有機會,是絶對抓住不放的。不過,較之亨格利·喬,這樣的機會在他是不常碰着的。亨格利·喬有本事搞來一輛吉普車,卻不會開,因此,便求助于約塞連。時尚書屋
中隊士兵住的帳篷,搭在柏油路的另一側,緊挨露天影劇場。影劇場是這些行將送命的兵士每日娛樂的處所,到了晚上,便在一方摺疊式的銀幕上放映愚蒙無知的軍隊廝殺的影片。約塞連回到中隊的當天下午,影劇場便又迎來了另一個勞軍聯合組織的劇團。
勞軍聯合組織的劇團,由P·P·佩克姆將軍負責調遣。他已將指揮部遷移至羅馬,與德里德爾將軍鈎心鬥角,此外,別無什麼更適宜的事可做。于佩克姆將軍,辦事必須絶對地爽利。他行動敏捷,舉止文雅,工作一絲不苟。時尚書屋
他知道赤道的周長,且總是把本意所指的「增長」,改寫成「增進」。他是個卑鄙小人,這一點誰都沒有德里德爾將軍瞭解得清楚。近日,佩克姆將軍下達了一道軍令,要求地中海戰區內的所有帳篷全都平行搭建,每頂帳篷的門必須極威風地面向美國國內的華盛頓紀念碑。但,德里德爾將軍卻為此大感惱怒。時尚書屋
在他——一支作戰部隊的指揮官——看來,這命令實在是一派胡言。此外他聯隊裡的帳篷該如何搭建,壓根就輪不上佩克姆將軍操什麼心。於是,這兩位指揮官便為了各自的權限,發生了激烈的爭執。結果,因了前一等兵溫特格林的緣故,德里德爾將軍占了上風。時尚書屋

溫特格林是第2十七空軍司令部郵件收發兵。他在處理信件時,把佩克姆將軍的書信全部扔進了廢紙簍,因為他覺着太冗長,這樣,便定了爭執的孰勝孰負。德里德爾將軍的書信文體很少矯飾,意見的陳述也較質樸,頗合溫特格林的口味,因此,他便竭誠遵照規章制度,快速把信件傳送了上去。於是,因上方不曾收到佩克姆將軍的函件,德里德爾將軍便在這場糾紛中取勝了。時尚書屋
佩克姆將軍想竭力輓回失掉的聲威,於是就不斷地派遣出一個個勞軍聯合組織劇團,數量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並授命卡吉爾上校,鼓勵所有將士觀看演出。
然而,約塞連所在中隊的所有官兵對此卻全無興趣。他們當中,倒有越來越多的人一天幾次板著臉去找陶塞,詢問遣送他們回國的命令是否已經下達。他們都已完成了五十次飛行任務。較之約塞連初進醫院的時候,此刻完成五十次飛行任務的官兵人數早已上升,可他們依舊在等待。時尚書屋
他們一個個焦心如焚,坐臥不安,猶如抑鬱沮喪、窩囊透頂的年輕人,舉止怪誕,走路作蟹行。他們等着設在意大利的第2十六空軍司令部下達命令,遣送他們安全返回自己的家園。他們無所事事地等待着,焦心如焚,坐臥不安,一天幾次神情嚴肅地上門找陶塞,探聽遣送他們安全回國的命令是否已經下達。
他們在進行一場競賽,對此,他們誰都很清楚,因為他們全有過慘痛的經歷,深知卡思卡特上校隨時會再增加飛行次數。他們唯有待命,除此,別無其它更好的選擇。唯獨亨格利·喬每次完成飛行任務後,便有更稱心的事可做。他做過噩夢,夢裡常發出尖叫聲,還跟赫普爾的貓屢屢發生拳鬥,每回都贏。時尚書屋
勞軍聯合組織每次來演出,他便帶了照相機坐在前排,總想拍那黃頭髮女歌手的半身像,那演員穿一身飾有閃光裝飾片的連衣裙,彷彿隨時會讓一雙大豐乳給撐破。可那些照片從來就不見沖印出來。
卡吉爾上校是佩克姆將軍手下善解難題的高手,他體魄甚健,個性堅強。戰前,他曾是一名極有魄力的銷售經理,機警敏捷,敢作敢為。可他卻是行徑十分惡劣的銷售經理,實在令人可怕,以致臭名遠揚,反倒招徠了不少為逃稅而急於虧損的公司,一家家爭相僱用他。遍及整個文明世界,從巴特裡公園到富爾頓大街,他便是眾人眼裡能于一夜之間創造逃稅奇蹟的可靠人選。時尚書屋
他身價極高,因為失敗常常也是來之不易。他得從上層開始一切,之後,便煞費苦心往下活動,在華盛頓的一些朋友頗有同感,在他們看來,虧蝕錢財實在不是簡單的事,得花上幾個月的時間,苦心經營,仔細地擬訂錯誤的計劃。錯用一人,打亂一切程序,事事失算,忽視所有細節,處處漏洞百出,就在他以為馬到功成的時候,政府竟賜他一汪湖,一片森林,或一片油田,於是,一切成了泡影。即便有這種種不利因素,人們可以絶對相信卡吉爾上校有能力使處于鼎盛期的企業倒閉。時尚書屋
卡吉爾上校是白手起家的,因而,他的一事無成也就怪不得別人了。
「弟兄們,」卡吉爾上校開始在約塞連所在的中隊煽惑,一邊留意說話時的每一處停頓。「你們都是美國軍官。世界上沒有其他軍隊的軍官可以聲言他們是美國軍官。你們好好考慮考慮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