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二十二條軍規 第 11 頁


奈特中士想了想,於是極恭敬地告訴卡吉爾上校說,他正在給兵士們訓話,軍官們全在中隊駐地的另一側恭候他。卡吉爾上校很爽利地向他道了聲謝,使得意揚揚地大步從士兵中穿越了過去。見自己服役二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86)

奈特中士想了想,於是極恭敬地告訴卡吉爾上校說,他正在給兵士們訓話,軍官們全在中隊駐地的另一側恭候他。卡吉爾上校很爽利地向他道了聲謝,使得意揚揚地大步從士兵中穿越了過去。見自己服役二十九個月,依舊保持着當年天才般的無能,卡吉爾上校頗覺得意。

「弟兄們,」他開始向軍官們講話,一邊留意說話時的每一處停頓。「你們都是美國軍官。世界上沒有其他軍隊的軍官可以聲言他們是美國軍官。你們好好考慮考慮吧。」
他停頓片刻,讓大傢伙兒思量一番。「這些人是你們的客人!」突然,他高聲叫道,「他們行走三千多英里,前來為你們演出。假如沒人願意去看他們的表演,那麼,他們會怎麼想?他們的士氣又會如何呢?聽著,弟兄們,你們去不去看演出,這跟我實在毫不相干,不過,今天想給你們拉手風琴的那個姑娘,早已到了做母親的年齡。假如你們自己的母親遠行三千多英里的路,為一些並不想看她演出的士兵拉手風琴,你們會有何感想?那位早已到做母親年齡的手風琴手,一旦她的孩子長大後得知自己的母親受過這等遭遇,他內心會有什麼感受?這答案,我們大家都很清楚。時尚書屋
嗨,弟兄們,別誤解我的意思。這當然全是自願的。 我這個上校是天底下最不願意命令你們去觀看勞軍聯合組織劇團這場演出的,不過,我要你們當中除有病非得住院不可的人無一例外地立刻去觀看演出,盡情娛樂一番。這是軍令!」
約塞連確實感到身體很是不適,差不多又需住院治療。完成三次作戰任務後,他的病情更加嚴重,可是,丹尼卡醫生愁悶地搖了搖頭,怎麼也不願讓他停飛。
「你自以為苦惱?」丹尼卡醫生痛心地訓斥了他一番。「那我呢? 當初學醫,我可是吃了八年花生。這之後,我便在自己的診所裡靠鷄食為生。直到後來,業務漸漸好了起來,來看病的人多了,我才有能力平衡了收支。時尚書屋
於是,就在診所最終盈利的時候,他們征我服了兵役。我實在是不曉得你發什麼牢騷。」
丹尼卡醫生是約塞連的朋友,卻無論如何不肯在他能力所及的情況下幫約塞連一把。丹尼卡醫生跟他講了些飛行大隊卡思卡特上校的事,說這傢伙居然盼着做一名將軍;還談了聯隊德里德爾將軍及其護士的有關情況;此外,再又介紹了第2十六空軍司令部其餘各位將軍——他們再三主張,只要飛行四十次,就完成了任務。約塞連在一旁聽得異常認真。

「你何不樂觀些,隨遇而安呢?」丹尼卡醫生鬱鬱不樂地勸慰約塞連。「瞧人家哈弗邁耶,多學着點兒。」
約塞連聽罷,便不寒而慄。哈弗邁耶是領隊轟炸員,每次飛向轟炸目標時,從不採取規避動作。於是,跟他在同一編隊飛行的所有飛行人員面臨的危險陡增。
「哈弗邁耶,你他媽的為什麼老是不採取規避動作?」每次執行任務後,大夥便會氣勢洶洶地詰問哈弗邁耶。
「嘿,你們這幫傢伙就別纏着哈弗邁耶啦。」卡思卡特上校就會下命令。「他可是咱們最出色的轟炸手。」
哈弗邁耶咧嘴一笑,點點頭,於是,就告訴大夥兒說,每天晚上他是如何用獵刀把子彈改製成達姆彈,隨後再用這些子彈打自己帳篷裡的田鼠的。哈弗邁耶實在是他們最出色的轟炸手。然而,他從出發點一路直線飛往目標,甚至遠遠飛越目標,直到他親眼見到投下的炸彈落地開花,猛地噴射出橘黃色的火焰,在滾滾煙幕下閃亮,炸成粉未狀的瓦礫,似灰黑色的滾滾巨浪,湧向空中。哈弗邁耶透過普列克斯玻璃機頭,全神貫注地盯着炸彈直落而下,這一來,讓六架飛機上的飛行人員驚恐得直髮愣,飛機穩穩地停留在空中,無疑成了敵人的活靶子。時尚書屋
於是,下面的德國炮兵便獲得了充裕的時間,調準瞄準具,瞄準目標,扣動扳機,拉火繩,或是掀按鈕,抑或訴諸一切武器,一旦他們的確想置素不相識者于死地。
哈弗邁耶是一名領隊轟炸員,從未失過手。約塞連也是領隊轟炸員,但被降了職,原因是他毫不在乎自己是否命中目標。他早就拿定了主意,或是永久生存,或是在求得永生中死去。他每次上天執行飛行任務,唯一的使命便是活着返回地面。時尚書屋
先前,中隊裡的弟兄們極喜隨約塞連後飛行。約塞連常自四面八方及各不同的高度,疾飛至目標上空,時而急上升,時而大角度俯衝,時而又大坡度盤旋——其他五架飛機上的飛行員竭盡了全力與他保持隊形,繼而,他僅用兩三秒鐘平飛,投下炸彈,於是,隨發動機的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再又急躍升飛。他急遽地從空中飛過,迂迴穿行于密集的高炮火力之中,於是,六架飛機即刻在空中四散開來,似一個個祈禱者,每一架飛機便成了德國戰斗機炮擊的活靶子。然而,于約塞連,這實在是樁好事,因為他自己周圍就不復見有德國戰斗機,再者,他也不希望有什麼飛機在自己飛機的近處爆炸。時尚書屋
只是在遠遠甩掉德國人的「狂飈」戰斗機之後,約塞連才會無精打采地把航空鋼盔推至大汗淋漓的後腦勺,停止對把握操縱器的麥克沃特厲聲叫喊着發號施令。此刻,麥克沃特唯一的疑惑,便是投下的炸彈不知落至了何方。
「炸彈艙空了。」守在尾艙的奈特中士便會通報。
「橋炸到沒有?」麥克沃特會問道。
「我看不見,長官,我在這尾艙顛得實在是厲害,沒法看見。這會兒下面全是煙霧,根本就看不到。」
「喂,阿費,炸彈有沒有擊中目標?」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