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二十二條軍規 第 13 頁


在羅馬,他租了兩套公寓房間,專供軍官和士兵休假時享用。丹尼卡醫生只有在每天覺着自己患了重病時,才會順道去一趟醫務室,即便去了,也只是讓格斯和韋斯替他細細檢查一番。然而,他倆無論如何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186)

在羅馬,他租了兩套公寓房間,專供軍官和士兵休假時享用。丹尼卡醫生只有在每天覺着自己患了重病時,才會順道去一趟醫務室,即便去了,也只是讓格斯和韋斯替他細細檢查一番。然而,他倆無論如何查不出丹尼卡醫生有什麼不正常。他的體溫,始終是華氏九十六點八度,這樣的體溫於他們實在是極正常的,自然,只要丹尼卡醫生自己覺得無關緊要。時尚書屋

但,丹尼卡醫生確實很在意。他開始對格斯和韋斯失卻了信任感,正考慮讓人把他倆遣回汽車調度場,再找個人來作替換。當然,這人得有能耐在丹尼卡醫生身上查出些毛病來。
丹尼卡醫生自己通曉諸多極不正常的物事。除自己的健康狀況外,他還擔憂或許某日會被遣往太平洋,以及飛行時間。至于健康,無論是誰,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是把握不了的。而太平洋呢,卻是一片汪洋,四周讓象皮病及其他種種可怕的疾病嚴實地圍住。時尚書屋
假如他什麼時候讓約塞連停飛,由此而得罪了卡思卡特上校,那麼,他很有可能突然人不知鬼不覺地給調到太平洋。他所謂的飛行時間,便是為領取飛行津貼,每月坐飛機飛行所必需的時間。丹尼卡醫生極討厭飛行。坐在飛機上,他總有蹲牢房的感覺。時尚書屋
人在飛機上,只能從飛機這一端走到另一端,此外,實在是沒有別的什麼活動餘地了。丹尼卡醫生曾聽人說過,凡是喜鑽飛機者,實實在在是想滿足一種潛意識的慾望:再次鑽進子宮。是約塞連跟他這麼說的。幸虧約塞連出面相幫,丹尼卡醫生方纔免了再次鑽進子宮的麻煩,依舊分文不少地領取他的每月飛行津貼。時尚書屋
每次執行訓練飛行任務,或是飛羅馬,約塞連總會說服麥克沃特,讓他把丹尼卡醫生的名字記入飛行日誌。
「你知道這其中的情由,」丹尼卡醫生曾花言巧語,哄騙約塞連,同時詭秘地使了個眼色,彷彿與他在一起密謀什麼。「非萬不得已,我又何必去冒險呢?」
「那當然,」約塞連表示同意。
「我在飛機上也好,不在也好,這跟別人有什麼相干?」
「毫不相干。」
「的確是這樣,壓根就礙不了別人什麼事,」丹尼卡醫生說,「這世界要暢運,靠的是潤滑。左手幫右手,右手幫左手。你懂我的意思?你替我搔背,我替你搔背。」
約塞連懂他的意思。
「我不是這意思,」見約塞連開始替他搔背,丹尼卡醫生說道,「我說的是合作、互助;你幫我,我幫你。懂嗎?」

「那就幫我一個忙吧,」約塞連請求道。
「這絶對不可能,」丹尼卡醫生回答說。
丹尼卡醫生時常坐在自己的帳篷外面曬太陽,身穿夏令卡其褲及短袖襯衫——由於每天洗燙,似消了毒一般,差不多褪成了灰色,神情卻很沮喪,頗顯得怯懦,微不足道。彷彿他一度大受驚嚇,魂魄飛散,從此便再也不曾徹底擺脫掉那次惶恐。他蟋縮着身子,坐在那裡,半個頭埋在單薄的雙肩之間,兩手給太陽曬得黑黑的,手指卻鍍成銀色,閃光發亮,雙臂裸露着交叉胸前,手不時輕柔地撫摩臂背,好像他感覺冷似的。其實,他這人倒是極熱心的,頗有些同情心。時尚書屋
他始終覺得自己挺倒霉,心中由此而憤憤不平。
「幹嗎老是我倒霉?」他常這麼悲嘆,不過,這話問得實在是好,無法予以即刻的答覆。
約塞連知道丹尼卡醫生這話問得好,因為他長於收集這類難以回答的問題,且用這些問題擾亂了克萊文傑和那位戴眼鏡的下士一度合辦的短訓班——地點是布萊克上尉的情報營,每週兩個晚上。戴眼鏡的下士極可能是一個顛覆分子,這一點大家都很清楚。布萊克上尉確信這傢伙就是顛覆分子,因為他架了副眼鏡,且又常用「萬靈藥」和「烏托邦」一類的詞。再者,他憎惡阿道夫·希特拉,殊不知,在與德國的非美活動進行的鬥爭中,希待勒可是立下了汗馬功勞。時尚書屋
約塞連也參加了短訓班,原因是,他極想知道為何竟有那麼多人千方百計要害他。此外,還有少數官兵也頗有興緻。克萊文傑和那個被認作是顛覆分子的下士,每次授課畢,總要問大家是否有問題,這一問實在是不該的,其結果,便是引出了一連串極有趣味的問題。
「誰是西班牙?」
「為什麼是希特拉?」
「什麼時候是正確的?」
「旋轉木馬壞掉時,我常叫他爸爸的那個臉色蒼白的駝背老頭兒在哪裡呢?」
「慕尼黑的王牌怎麼樣?」
「嗬——嗬!腳氣病。」

以及:

「睪丸!」
大家連珠炮似地發問。於是,便有了約塞連那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去年的斯諾登夫婦如今在何方?」
這問題難住了克萊文傑和下士,因為斯諾登早已喪命于阿維尼翁上空。當時在空中,多布斯發了瘋,強奪過赫普爾手中的操縱器,最終導致了斯諾登的一命嗚呼。
下士故意裝聾作啞。「你說什麼?」他問道。
「去年的斯諾登夫婦如今在何方?」
「很遺憾,我沒聽懂你說的話。」
約塞連把話說簡潔些,想讓下士聽個明白。
「看在老天爺面上,」下士說。
「我也不說法語,」約塞連答道。假如可能,他打算追根究底,千方百計從下士嘴裡把問題的答案給「擠」出來,即便竭盡全世界的一切語彙,也不足惜。然而,克萊文傑出面干涉。瘦溜的克萊文傑這會兒臉色蒼白,粗重地喘息着,營養不良的雙眼裡早已噙了一層濕潤的晶瑩的淚水。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