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二十二條軍規 第 2 頁


他有同情心、是非感和正義感,他曾憤慨地指出:「只消看一看,我就看見人們拚命地撈錢。我看不見天堂,看不見聖者,也看不見天使。我只看見人們利用每一種正直的衝動,利用每一出人類的悲劇撈錢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86)

他有同情心、是非感和正義感,他曾憤慨地指出:「只消看一看,我就看見人們拚命地撈錢。我看不見天堂,看不見聖者,也看不見天使。我只看見人們利用每一種正直的衝動,利用每一出人類的悲劇撈錢。」可是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他由於正直、善良,反被人看成是瘋子。時尚書屋

他深感對這樣一個「世界」無能為力,逐漸意識到只能靠自己去選擇一條求生之路,並最終逃往一個理想化了的和平國家——瑞典,完成了「英雄化」過程,成為一名「反英雄」。
《第2十二條軍規》之所以能一鳴驚人,成為「經典作品」,很重要的一個原因還在於作者在藝術技巧上的創新。在這部作品中,海勒摒棄了現實主義的傳統手法,一方面採用了「反小說」的敘事結構,有意用外觀散亂的結構來顯示他所描述的現實世界的荒謬和混亂,只用敘述、談話、回憶來組接事件、情節和人物,另一方面又用自己豐富的想象力使事件和人物極度變形,一件件,一個個都變得反常、荒誕、滑稽、可笑,描繪出一幅幅荒誕不經的圖像來博得讀者的淒然一笑,並且讓人在哭笑中、在哭笑不得中去回味、去思索。作者還充分運用象徵手段來傳達自己對世界、對人生、對事物的看法,其中寓有深刻的哲理思考,正如有的論者指出的那樣,這部作品「看來胡攪蠻纏,其實充滿哲理,因為只有高度理性的人才能充分注意到事物中隱含的非理性成分。」本書的語言也極有丰采,充分顯示了黑色幽默文學的語言特點。時尚書屋
用故作莊重的語調描述滑稽怪誕的事物,用插科打諢的文字表達嚴肅深邃的哲理,用幽默嘲諷的語言訴說沉重絶望的境遇,用冷漠戲謔的口氣講述悲慘痛苦的事件,當然本書也存在尋求噱頭和繁複冗長的缺點。
海勒在一次接受採訪時說過:「我要讓人們先開懷大笑,然後回過頭去以恐懼的心理回顧他們所笑過的一切。」看來,這是《第2十二條軍艦》的一個很好的註腳。
宋兆霖

1、德克薩斯人

這可是實實在在的一見鍾情。
初次相見,約塞連便狂熱地戀上了隨軍牧師。
約塞連因肝痛住在醫院,不過,他這肝痛還不是黃疸病的徵兆,正因為如此,醫生們才是傷透了腦筋。如果它轉成黃疸病,他們就有辦法對症下藥;如果它沒有轉成黃疸病而且癥狀又消失了,那麼他們就可以讓他出院。可是他這肝痛老是拖着,怎麼也變不了黃疸病,實在讓他們不知所措。

每人早晨,總有三個男醫生來查病房,他們個個精力充沛,滿臉一本正經,儘管眼力不好,一開口卻總是滔滔不絶。隨同他們一起來的是同樣精力充沛、不苟言笑的達克特護士。討厭約塞連的病房護士當中就有她一個。他們看了看掛在約塞連病床床腳的病況記錄卡,不耐煩地問了問肝痛的情況。時尚書屋
聽他說一切還是老樣子,他們似乎很是惱怒。
「還沒有通大便?」那位上校軍醫問道。
見他搖了搖頭,三個醫生互換了一下眼色。
「再給他服一粒藥。」
達克特護士用筆記下醫囑,然後他們四人便朝下一張病床走去。沒有一個病房護士喜歡約塞連。其實,約塞連的肝早就不疼了,不過他什麼也沒說,而那些醫生也從來不曾起過疑心。他們只是猜疑他早就通了大便,卻不願告訴任何人。時尚書屋
約塞連住在醫院裡什麼都不缺。伙食還算不錯,每次用餐都有人送到他的病床上,而且還能吃到額外配給的鮮肉。下午天氣酷熱的時候,他和其他病號還能喝到冰果汁或是冰巧克力牛奶。除了醫生和護士,從來就沒有人來打擾過他。時尚書屋
每天上午,他得花點時間檢查信件,之後他便無所事事,整日閒躺在病床上消磨時光,倒亦心安理得。在醫院裡他過得相當舒但,而且要這麼住下去也挺容易,因為他的體溫一直在華氏一百零一度。跟鄧巴相比,他可是快活極了。鄧巴為了拿那份人家端到他病床前的餐點,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將自己摔成個狗吃屎。時尚書屋
約塞連打定主意要留在醫院,不再上前線打仗,自此以後,他便去信告知所有熟人,說自己住進了醫院,不過從未提及個中緣由。有一天,他心生妙計,寫信給每一個熟人,告知他要執行一項相當危險的飛行任務。「他們在徵募志願人員。任務很危險,但總得有人去幹、等我一完成任務回來,就給你去信。」
但是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有給誰寫過一封信。
依照規定,病房裡的每個軍官病員都得檢查所有士兵病員的信件,士兵病員只能獃在自己的病房裡。檢查信件實在枯燥得很。
得知士兵的生活只不過比軍官略多些許趣味而已,約塞連很覺失望。第1天下來,他便興味索然了。於是,他就別出心裁地發明了種種把戲,給這乏味單調的差事添些色彩。有一天,他宣佈要「處決」信裡所有的修飾語,這一來,凡經他審查過的每一封信裡的副詞和形容詞便統統消失了。時尚書屋
第2天,他又向冠詞開戰。第3天,他的創意達到了更高點,把信裡的一切全給刪了,只留下冠詞。他覺得玩這種遊戲引起了更多力學上的線性內張力,差不多能使每一封信的要旨更為普遍化。沒隔多久,他又塗掉了落款部分,正文則一字不動。時尚書屋
有一次,他刪去了整整一封信的內容,只保留了上款「親愛的瑪麗」,並在信箋下方寫上:「我苦苦地思唸著你。美國隨軍牧師A·T·塔普曼。」A·T·塔普曼是飛行大隊隨軍牧師的姓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