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二十二條軍規 第 6 頁


這病好得還真快,就連那位準尉也逃之夭夭了。十天之內,德克薩斯人就把病房裡所有的病員趕回了各自的崗位,只有刑事調查部的那名工作人員留了下來——他從上尉飛行員那兒染上了感冒,後來竟轉成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86)

這病好得還真快,就連那位準尉也逃之夭夭了。十天之內,德克薩斯人就把病房裡所有的病員趕回了各自的崗位,只有刑事調查部的那名工作人員留了下來——他從上尉飛行員那兒染上了感冒,後來竟轉成了肺炎。

2、克萊文傑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刑事調查部的那名工作人員倒是挺走運的,因為醫院外面,依舊是硝煙瀰漫。人人都成了瘋子,卻又被授予種種勛章,作為嘉獎。在世界各地,士兵們正在各轟炸前線捐軀,有人告訴他們,這是為了他們的祖國。但,似乎沒人在意,更不用說那些正獻出自己年輕生命的士兵了。時尚書屋
目下是見不到有什麼結局的。唯一可望的,倒是約塞連自己的結局。要不是為了那個愛國的德克薩斯人——下頜大得像漏斗,頭髮凌亂不堪,臉部永遠掛着的笨拙的笑容,極似高頂寬邊黑呢帽的帽檐——約塞連是本可以留在醫院的,直到世界未日。那個德克薩斯人希望病房裡的每一個人都快快樂樂,唯獨約塞連和鄧巴除外。時尚書屋
他病得實在是很厲害。
德克薩斯人不想讓約塞連好過,儘管如此,約塞連亦是不可能快樂起來的。因為醫院外面,還是不見有什麼逗人發笑的事情。唯一在進行的,便是戰爭。除約塞連和鄧巴之外,似乎沒人注意到這一點。時尚書屋
每當約塞連想提醒人們的時候,他們便趕緊躲開他,覺得他是個瘋子。就連克萊文傑,本該很瞭解他的,這次卻是一改往常的善解人意。就在約塞連躲進醫院之前,他倆曾見過最後一面,當時,克萊文傑便對他說他是個瘋子。
克萊文傑圓睜怒目地盯着他,兩手緊抓住桌子,高聲忿詈:「你是個瘋子!」
「克萊文傑,你究竟要別人如何才是?」鄧巴在軍官俱樂部的喧閙聲裡,提高嗓門,極不耐煩地回敬了一句。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克萊文傑毫不退讓。
「他們是想把我殺了,」約塞連鎮定地對他說。
「沒人想殺你,」克萊文傑高聲叫道。
「那他們幹嗎向我開槍?」約塞連問。

「他們誰都不放過,見誰便開槍,」克萊文傑回答說,「他們想殺盡所有的人。」
「那又有什麼不同?」
克萊文傑早已失去了控制,激動得把半個身體從椅子上抬了起來,兩眼噙着淚水,嘴唇蒼白,直打哆嗦。為了維護自己堅信的原則,他總免不了要跟人大吵一番,可是,每回吵到最後,他總是氣急敗壞,不住地眨眼,強忍住傷心淚,以示自己對信念的堅定不移。克萊文傑對許多原則信守不渝。他才是實實在在地失去了理智。時尚書屋
「他們是誰?」他想弄個清楚。「確切點說,你覺得是誰想謀害你?」
「他們中的每一個人,」約塞連告訴他說。
「哪些人中的每一個人?」
「你看呢?」
「這我可說不上來。」
「那你又怎麼曉得他們不想殺我呢?」
「因為……」克萊文傑語無倫次,隨即又沮喪至極,緘口不語。
克萊文傑確實自以為有理,但約塞連亦有他自己的證據,因為他每次執行空中轟炸任務,總會遭到陌生人的炮火襲擊,這實在是毫無趣味的。假如說那種事無甚趣味,那其他許多事情更是沒什麼樂趣可言了。比如說,像流浪漢似地宿營皮亞諾薩島上的帳篷,背靠崇山峻嶺,面對藍色大海——縱使風平浪靜,卻能于瞬息間吞噬水中的痙攣者,三天後,再把他衝回海岸,人就此一了百了,遍體青紫浮腫,且有海水慢慢地流出冰冷的鼻孔。
他宿營的帳篷,依偎一片稀落晦暗的森林——於他和鄧巴的中隊之間自成一道屏障。緊靠帳篷一側,是一條廢棄的鐵路壕溝,溝裡鋪設一根輸送管,往機場的燃料卡車上運送航空汽油。多虧了與他同居的奧爾,他才有幸住進這間全中隊最舒適的帳篷。約塞連每次從醫院療養回來或是從羅馬休假返回營地,總會驚喜地發現,奧爾趁他不在時,又添了些新的生活設施——自來水,燒木柴的壁爐,水泥地板。時尚書屋
帳篷是由約塞連擇定地點,然後與奧爾合作搭建的。
奧爾個頭極矮,成天笑嘻嘻的,胸佩空軍飛行徽章,一頭濃密的褐色捲髮,由正中向兩邊分開。他負責出謀策劃。約塞連較他身高肩寬,強壯迅捷,因而,大部分粗活均由他承當。帳篷僅住他們兩人,儘管很大,足以容納六人。時尚書屋
每當炎夏來臨,奧爾便捲起帳篷側簾,透些許清風,縱然,卻是怎麼也驅散不了帳篷內的暑氣。
約塞連的緊鄰是哈弗邁耶。此人嗜食花生薄脆糖,獨居一頂雙人帳篷,每晚用四五口徑手槍的大子彈射殺小田鼠。槍是從約塞連帳篷裡那個死人身上竊得的。哈弗邁耶另一側的鄰居是麥克沃特,早先跟克萊文傑同住,但是約塞連出院時,克萊文傑尚未回來,麥克沃特便讓內特利住進了自己的帳篷。時尚書屋
眼下,內特利正在羅馬,追求自己深戀着的那個妓女,可那妓女卻是成日一副睡不醒的面容,早已深惡了自己的營生,對內特利亦生了厭倦。麥克沃特很瘋狂。
他是個飛行員,竟時常放大了膽開着飛機,從極低的高度掠過約塞連的帳篷,只是想看看約塞連會被嚇成啥樣。有時,他又極愛讓飛機低飛,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掠過由空油筒浮載的木筏,再飛過潔白海灘處的沙洲,海灘那兒正有士兵赤裸着下海游泳呢。跟一個瘋子合住一頂帳篷,實在不是件易事,但內特利並不在意。他自己也是個瘋子,只要哪天有空,便會趕去幫忙建造軍官俱樂部——
于此,約塞連可是沒曾插過手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