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二十二條軍規 第 7 頁


其實,許多軍官俱樂部營建時,約塞連都不曾幫什麼忙,不過,皮亞諾薩島上的這個俱樂部,倒是最令他得意。這實在是為了他的果斷堅毅而豎起的一幢堅實牢固、構造複雜的紀念碑式建築。俱樂部竣工以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86)

其實,許多軍官俱樂部營建時,約塞連都不曾幫什麼忙,不過,皮亞諾薩島上的這個俱樂部,倒是最令他得意。這實在是為了他的果斷堅毅而豎起的一幢堅實牢固、構造複雜的紀念碑式建築。俱樂部竣工以前,約塞連從未上工地搭把手,之後,他倒是常去。俱樂部用木瓦蓋的屋頂,外觀極漂亮,儘管大而無當,他見了,滿心歡喜。時尚書屋

說實話,這幢建築的確很壯觀。每當舉目凝望時,約塞連內心總升騰起一股極強的成就感,儘管他意識到自己從未為此流過點滴汗水。
上一回,他和克萊文傑曾相互謾罵對方是瘋子,當時,他們有四人在場,一起圍坐在軍官俱樂部裡的一張桌子旁。他們坐在後面,緊挨那張雙骰子賭檯,阿普爾比一上這賭檯,總會想辦法贏錢。
阿普爾比精於擲骰子,就如他擅長打乒乓一樣,而他擅長打乒乓,就如他善於應付其他任何事情一樣。阿普爾比每做一件事,都做得相當出色。阿普爾比是個衣阿華年輕人,長一頭金髮,信奉上帝、母愛和美國人的生活方式,儘管他對這一切從來都不曾做過什麼盩厔的思慮。熟稔他的人,對他都頗有好感。時尚書屋
「我恨那個狗娘養的,」約塞連怒吼道。
同克萊文傑吵架,是早幾分鐘的事。當時,約塞連想找一挺機關槍,但結果沒有找到。那天晚上極是熱閙。酒吧間熙熙攘攘,雙骰子賭檯和乒乓台上壓根沒見空閒的時候,煞是一派繁忙的氣象。時尚書屋
約塞連想用機槍掃射的那幫人,正在酒吧間裡勁頭十足地吟唱那些百聽不厭的古老的感傷歌曲。他沒有用機關槍向他們射擊,倒是用腳跟狠狠地踩了一下正朝他滾來的那只乒乓球,這球是從兩名打球的軍官之一的球拍上掉落下來的。
「約塞連這傢伙,」那兩個軍官搖了搖頭笑道,隨後便從架上的盒裡又取了一隻球。
「約塞連這傢伙,」約塞連回了他們一句。
「約塞連,」內特利向他低聲警告。
「你們懂我的意思?」克萊文傑問。
聽到約塞連學舌,那兩個軍官又笑道:「約塞連這傢伙。」這回,聲音更響。
「約塞連這傢伙,」約塞連又照着說了一句。
「約塞連,你行行好,」內特利懇求道。
「你們懂我的意思?」克萊文傑問,「他有反社會的敵對心理。」
「唉呀,你給我閉嘴吧,」鄧巴對克萊文傑說。鄧巴喜歡克萊文傑,原因是,克萊文傑常惹他惱火,彷彿讓時間走慢了些。
「阿普爾比根本沒上這兒來,」克萊文傑洋洋得意地對約塞連說。
「誰在說阿普爾比?」約塞連想弄個清楚。

「卡思卡特上校也沒來。」
「誰又在說卡思卡特上校?」
「那你究竟恨哪個狗娘養的?」
「哪個狗娘養的在這兒?」
「我不想跟你吵。」克萊文傑下定了決心。「你自己都不清楚恨誰。」
「誰想毒死我,我就恨誰,」約塞連告訴他說。
「沒人想毒死你。」
「他們在我吃的東西里下過兩次毒,是不是有這回事?一次是弗拉拉戰役,一次是博洛尼亞圍攻大戰役,他們是不是這麼幹過?」
「他們在每個人的食物裡都下過毒,」克萊文傑解釋道。
「那又有啥不同?」
「那根本不是什麼毒藥!」克萊文傑很激動地大叫道。他愈發慌亂,也就愈發加重了自己說話的語調。
約塞連耐了性子,微笑着給克萊文傑做解釋,就他的記憶所及,有人一直想謀害他。有人喜歡他,也有人不喜歡他;不喜歡他的那些人便恨他,想盡辦法害他。他們恨他,就因為他是亞述人。但是,他對克菜文傑說,他們別想碰他一下,因為他的軀體純潔,靈魂健全,體壯如牛。時尚書屋
他們別想碰他一下,因為他是泰山,曼德雷克,霹靂火戈登。他是比爾·莎士比亞。他是該隱,尤利西斯,漂泊的荷蘭水手。他是所多瑪的羅得,憂傷的黛特,樹林裡夜鶯群中的斯威尼。時尚書屋
他是神奇人物Z——247,他是——
「瘋子!」克萊文傑打斷他的話,鋭聲叫喊,「你是個十足的瘋子!」
「——與眾不同,我的的確確是個非同尋常、長了三頭六臂的了不起的人物。我是個真正的奇人。」
「超人?」克萊文傑嚷道,「超人?」
「奇人,」約塞連糾正道。
「嘿,夥計們,別爭啦。」內特利很是尷尬地懇求他倆。「大夥兒都瞧著咱們哩。」
「你是個瘋子!」克萊文傑大叫,激動得熱淚盈眶。”你心理變態,想做耶和華。”
「我想人人都是拿但業。」
克萊文傑突然中止了自己的慷慨陳詞,面露猜疑狀。「誰是拿但業?」
「拿但業是誰?」約塞連故作無知地問道。
克萊文傑知道是圈套,極乖覺地避了過去。「你覺得人人都是耶和華。說實話,你跟拉斯柯爾尼科夫沒什麼不同。」
「誰?」
「——沒錯,拉斯柯爾尼科夫,他——」
「拉斯柯爾尼科夫!」
「——他——我說的是實話一他以為自己殺了個老太婆,是正當合法的。」
「我跟他沒什麼不同。」
「——是這樣的,殺了人,再替自己開脫,千真萬確——用斧頭砍死!我可以用事實證明,讓你心服口服。」克萊文傑喘吁吁地一一列數了約塞連的種種癥狀:無緣無故地把周圍所有的人視作瘋子;
一見陌生人,便頓生殺機,想用機槍掃射;好懷舊,卻又時常顛倒過去的黑白;憑空猜疑別人憎恨他,一直合謀着想害他。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