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大江健三郎作品集 第 298 頁


還沒吃完,新的就爬過來了,既然如此,我就只好大嚼幾下,只品出少許的味道就連皮帶肉送進肚子裡。破壞人和創建者們當年就是這樣吃那些遍佈河灘的螃蟹的。蓋住森林的大雨第2天早晨,我倒真像和
作者:大江健三郎 / 頁數:(298 / 529)

還沒吃完,新的就爬過來了,既然如此,我就只好大嚼幾下,只品出少許的味道就連皮帶肉送進肚子裡。破壞人和創建者們當年就是這樣吃那些遍佈河灘的螃蟹的。蓋住森林的大雨第2天早晨,我倒真像和年輕的創建者們一起為了去吃河蟹而回水沼的。我想從自己周圍吃河蟹的人裡找到年輕的破壞人,所以我的頭不停地東張西望,扭來扭去,但是並沒有從其他的創建者們之中分辨出尚未巨人化的破壞人……

從峽谷來的組成救助隊而進入森林的消防團員們,本來是天天都要從那水沼邊上走過的,沒想到這天不期而然地在水沿邊附近發現了我,我那時渾身涂的紅已經掉了,只是屁股溝處留下一點點。他們發現我的時候看到我那涂紅未褪的部分,立刻和「天狗的相公」這個名稱聯繫起來,說我被河蟹弄髒了臉和前胸,兩隻手很臟,不停地扭頭東張西望朝周圍尋尋覓覓,是害怕被情人天狗給甩了,大加嘲弄。還說,消防團員一聲招呼,我就像豹一樣跳起來,用一隻腳狠狠地踢人,然後就想逃跑,被抓住之後大哭大叫,呼喚天狗……但是我感覺自己好像就是十五六歲時指揮土槍隊的龜井銘助,從樹林俯瞰水沼指揮作戰一樣,大喊:別朝消防團員開槍!隨後是想起自己沒有完成的工作而悲傷,開始大哭大喊,再說別的也沒用了……
妹妹,自從那六天的經歷之後,我的肉體和精神之中,儘管外緣確實是有所限制,但是內心的確進入了多層次又無限廣闊而堪稱小宇宙的森林。然而我一直是不停頓地研究這個內心部分。通過這次經歷我才真正理解了阿波老爹、培利老爹,把我們這片土地連同它的神話與歷史稱之為村莊=國家=小宇宙的道理。我被救助隊找到的時候,確實吃了大量的河蟹,弄得胃也難以接受,以致又打嗝又吐,渾身髒得很,而且腦袋緊着搖晃,前後左右擺動。時尚書屋
對於防止我逃跑按住不放的消防隊員又哭又喊地抵抗。對於我這些舉止,我們當地人都認為完全是發燒和餓過了頭造成的。妹妹,我對於他們稱我是「天狗的相公」這種嘲弄以沉默來對抗,現在我更要安安靜靜地培養我的自信心。我沒心思和大人們談這些,但是精神錯亂的孩子看到的幻影,我相信,在森林裡生活了六天的孩子,憑他的經歷是理不出道理清晰的頭緒的。時尚書屋
我生活在這個峽谷裡的現實生活使我看到,這裡是比任何局面之下更具有無可動搖意義的世界。而且這是每天都經過一番新的檢驗而確認不誤的。執拗地嘲弄我的消防隊員們被徵去當兵打仗,大多數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我每次得知他們戰死的消息時,就想起他們遠離我們的土地,死於異國戰場上的他們閉上眼睛時的情況,轉瞬即死的人,極短的時間裡他們所看到的自己一生的幻影。時尚書屋

和他們所看到幻影比較起來,一個人在自己從未到過的土地上死去的現實,難道不是更意識到那是荒唐的幻影嗎?儘管我這種不遜的想法從來沒有說出口……
阿波老爹和培利老爹曾經教給我,一個三次元的空間有其固有的時間,也就是有作為空間×時間的單元的這個世界。對於這一點我曾有過照例的滑稽的回答。我笑着對二位說:「不僅這太陽系,還有銀河系宇宙中能找得出的行星,此外還有其他的複數的宇宙,那裡所能找得到無數的行星,對於這些星中的任何一個,假定有一瞬間就能到那裡的宇宙船。這種難以數計的行星之中,和地球相似的環境的行星也是難以數計的吧。時尚書屋
那裡有和人類相似的生物,這也可以說是以往就有無數例子。對於這樣無數的人類以及準人類,用宇宙船遍訪。這樣,每個行星上都有它固有的時間,也就是說會遇上構成空間×時間的單元。如果這些几乎是無限數量的空間×時間的單元群在一望之下就能一覽無餘,那麼,這種眼睛不僅看到地球的人類史全部區域,也能看到同一時間發生的事情吧?如果是這樣,這樣的眼睛就會從那些几乎近於無限的空間×時間的單元中,像遊戲似地隨意地選擇現實,也能隨心所欲地編排人類史了吧……現在我們生活在其中而與現在聯繫至今的歷史,也許不過是其中之一吧?」
妹妹,我這樣滑稽地和天體力學專家們所說的事,是我在森林裡有了六天的經歷,我自己所看到的現實。為了掩埋被解體的破壞人散在於各處的所有碎片,我在森林裡到處走,在我的眼前,曾經出現了分子模型的玻璃球一般的明亮的空間,被樹木和藤蔓包圍着的中間有「帶狗的人」的狗,屁股長着眼睛的人,這,我全看到了。此外,我也看到了一個一個相繼出現的玻璃球一般明亮的空間裡我們當地所有的傳承中的人物們。而且甚至也看到了和未來發生的事情有關的人,不論誰和誰都是同時共存的。時尚書屋
我邊看著這些邊走,一連走了幾天,這期間,沒有到銀河系以外去尋找,按阿波老爹和培利老爹所說,理解了能夠進行實地調查的這個森林中的一切。我以為,這裡現存的一切才是自己以滑稽的口吻所說的,几乎近於無限的空間×時間的單元的可以一望的景觀。這決不是這麼說而已,而是一個接一個地在我眼前出現的所有幻影的總體,以極其自然的方法告訴我的。而且,在森林裡一切共存的村莊=國家=小宇宙的神話與歷史本身,才使巨人化的破壞人出現的。時尚書屋
我走遍了森林裡所有的地方,邊走邊看出現的幻影,使解體的破壞人得以複原的行為,就是為了這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