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百年孤獨 第 72 頁


以前,她還想輓救這個姑娘的時候,曾讓她對一些簡單的家務發生興趣。「男人需要的比你所想的多,」她神秘地說。「除了你所想的,還需要你沒完沒了地做飯啦,打掃啦,為鷄毛蒜皮的事傷腦筋啦。」
作者:待考 / 頁數:(72 / 129)

以前,她還想輓救這個姑娘的時候,曾讓她對一些簡單的家務發生興趣。「男人需要的比你所想的多,」她神秘地說。「除了你所想的,還需要你沒完沒了地做飯啦,打掃啦,為鷄毛蒜皮的事傷腦筋啦。」烏蘇娜心裡明白,她竭力教導這個姑娘如何獲得家庭幸福,是她在欺騙自己,因為她相信:世上沒有那麼一個男人,滿足自己的情慾之後,還能忍受俏姑娘雷麥黛絲叫人無法理解的疏懶。時尚書屋

最後一個霍.阿卡蒂奧剛剛出世,烏蘇娜就拚命想使他成為一個教皇,也就不再關心曾孫女兒了。她讓姑娘聽天由命,相信無奇不有的世界總會出現奇蹟,遲早能夠找到一個很有耐性的男人來承受這個負擔,在很長的時期裡,阿瑪蘭塔已經放棄了使悄姑娘雷麥黛絲適應家務的一切打算。在很久以前的那些晚上,在阿瑪蘭塔的房間裡,她養育的姑娘勉強同意轉動縫紉機把手的飼·候,她就終於認為俏姑娘雷麥黛絲只是一個笨蛋。「我們得用抽彩的辦法把你賣出去,」她擔心姑娘對男人主個無動于衷,就向她說。時尚書屋
後來,俏姑娘雷麥黛絲去教堂時,烏蘇娜囑咐她蒙上面紗,阿瑪蘭塔以為這種神秘辦法倒是很誘人的,也許很快就會出現一個十分好奇的男人,耐心地在她心中尋找薄弱的地方。但是,在這姑娘輕率地拒絶一個在各方面都比任何王子都迷人的追求者之後,阿瑪蘭塔失去了最後的希望。而菲蘭達呢,她根本不想瞭解俏姑娘雷麥黛絲。她在血腥的狂歡節瞧見這個穿著女王衣服的姑娘時,本來以為這是一個非凡的人物。時尚書屋
可是,當她發現雷麥黛絲用手吃飯,而且只能回答一兩句蠢話時,她就慨嘆布恩蒂亞家的白痴存在太久啦。儘管奧雷連諾上校仍然相信,並且說了又說,俏姑娘雷麥黛絲實際上是他見過的人當中頭腦最清醒的人,她經常用她挖苫別人的驚人本領證明了這一點,但家裡的人還是讓她走自己的路。於是,俏姑娘雷麥黛絲開始在孤獨的沙漠裡徘徊,但沒感到任何痛苦,並且在沒有夢魘的酣睡中,在沒完沒了的休浴中,在不按時的膳食中,在長久的沉恩中,逐漸成長起來。直到三月裡的一天下午,菲蘭達打算取下花園中繩子上的床單,想把它們折起來,呼喚家中的女人來幫忙。時尚書屋
她們剛剛動手,阿瑪蘭塔發現俏姑娘雷麥黛絲突然變得異常緊張和蒼白。
「你覺得不好嗎?」她問。

悄姑娘雷麥黛絲雙手抓住床單的另一頭,慘然地微笑了一下。
「完全相反,我從來沒有感到這麼好。」
俏姑娘雷麥黛絲話剛落音,菲蘭達突然發現一道閃光,她手裡的床單被一陣輕風捲走,在空中全幅展開。悄姑娘雷麥黛絲抓住床單的一頭,開始凌空升起的時候,阿瑪蘭塔感到裙子的花邊神秘地拂動。烏蘇娜几乎已經失明,只有她一個人十分鎮定,能夠識別風的性質——她讓床單在閃光中隨風而去,瞧見俏姑娘雷麥黛絲向她揮手告別;姑娘周圍是跟她一起升空的、白得耀眼的、招展的床單,床單跟她一起離開了甲蟲飛紅、天竺牡丹盛開的環境,下午四點鐘就跟她飛過空中,永遠消失在上層空間,甚至飛得最高的鳥兒也迫不上她了。
外國人當然認為雷麥黛絲終於屈從了蜂王難免的命運,而她家裡的人卻想用升天的神話輓回她的面子。菲蘭達滿懷嫉妒,最終承認了這個奇蹟,很長時間都在懇求上帝送回她的床單。馬孔多的大多數土著居民也相信這個奇蹟,甚至點起蠟燭舉行安魂祈禱。大概,如果不是所有的奧雷連諾慘遭野蠻屠殺的恐怖事件代替了大家的驚訝,大家長久都不會去談其他的事情。時尚書屋
在某種程度上,奧雷連諾上校預感到了兒子們的悲慘結局,雖然沒有明確這種感覺就是預兆。跟成群的外國人一起來到馬孔多的,還有奧雷連諾.塞拉多和奧雷連諾·阿卡亞,他倆希望留在馬孔多的時候,父親卻想勸阻他們。現在,天一黑走路就很危險,他不明白這兩個兒子將在鎮上幹些什麼。可是,奧雷連諾·森騰諾和奧雷連諾·特裡斯特在奧雷連諾第2的支持下,卻讓兩個兄弟在自己的工廠裡幹活。時尚書屋
奧雷連諾上校是有理由反對這種決定的,雖說他的理由還很不清楚。布勞恩先生是坐著第1輛小汽車來到馬孔多的——這是一輛桔黃色的小汽車,裝有可以折起的頂篷,嘟嘟的喇叭聲嚇得鎮上的狗狺狺直叫;奧雷連諾上校看見這個外國佬的時候,就對鎮上的人在這個外國佬面前的卑躬樣兒感到憤怒,知道他們自從扔下妻子兒女、扛起武器走向戰爭以來,精神面貌已經發生了變化。在尼蘭德停戰協定以後,掌管馬孔多的是一個失去了獨立性的鎮民,是從愛好和平的、睏倦的保守黨人中間選出的一些無權的法官。「這是殘廢管理處,」奧雷連諾上校看見手持木棒的赤足警察,就說。時尚書屋
「我們打了那麼多的仗,都是為了不把自己的房子刷成藍色嘛。」然而,香蕉公司出現以後,專橫傲慢的外國人代替了地方官吏,布勞恩先生讓他們住在「電氣化養鷄場」裡,享受高等人士的特權,不會象鎮上其他的人那樣苦于酷熱和蚊子,也不會象別人那樣感到許多不便和困難。手執大砍刀的僱傭劊子手取代了以前的警察。奧雷連諾上校關在自己的作坊裡思考這些變化,在長年的孤獨中第1次痛切地堅信,沒把戰爭進行到底是他的錯誤。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