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蛤蟆的油》 第 11 頁


無論如何,把自己同紫式部和清少納言相比,實在是不知深淺,荒唐之至。不過冒出如此幼稚的想法,倒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當時植草愛把作文寫成有故事情節的,且相當長,我則只寫短短的感想文。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9)

無論如何,把自己同紫式部和清少納言相比,實在是不知深淺,荒唐之至。不過冒出如此幼稚的想法,倒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當時植草愛把作文寫成有故事情節的,且相當長,我則只寫短短的感想文。時尚書屋

總而言之,那時我的朋友好像只有植草一個人。我總是和他在一起,然而我們兩家的生活卻截然不同。時尚書屋
植草家是商人家風,而我家是武者家風。各自談起舊事,他講的和我說的內容完全不同。時尚書屋
植草說的是,小時候從母親衣襟下面看見了她那白白的腿肚,給他留下了強烈的印象;本校同一年級的女生班班長,是本校最美的美女,住在江戶川的大瀧附近,叫什麼什麼名字,好像很喜歡小黑你,等等。可是我對這些卻毫無記憶。時尚書屋
我記得最清楚的是我的劍道大有長進,五年級就升為副將。父親為了獎勵我,給我買了一副黑護胸的劍道用具。比賽的時候我用「反斬腹」的招數一連擊敗了五個人。當時我打敗的對方頭目是染房的小老闆,當我和他兩刀碰在一起難解難分之際,我聞到一股強烈的藍靛味兒。時尚書屋
總之,我記得的都是我曾經大逞威風的事。時尚書屋
其中最難忘的一件事,是有一次我遭到別的小學的孩子們的伏擊。時尚書屋
從落合道場回家的路上,走到江戶川橋附近的那家魚鋪門前,有七八個六年級學生,手拿竹刀、竹棍、木棍聚集在一起。時尚書屋
孩子們有孩子們的地盤,那一帶不是黑田小學的勢力範圍。他們瞪眼瞧著我,看樣子不懷好意,我不由得停下了腳步。但是,以少年劍客自居的我,決不允許自己被這個陣勢嚇倒。我大搖大擺地從魚鋪門前走過去。時尚書屋
背後那些孩子們居然沒敢動手,我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時尚書屋
緊接着,一個什麼東西朝我頭上飛來,我正要用手去擋,啪的一下那東西砸到我的腦袋上。我回頭一看,原來石子如雨點般飛來。時尚書屋
他們一聲不吭地用石子砸我。這樣不聲不響暗下手,看來決心很大。時尚書屋
我想逃跑,可是我的竹刀不答應。因此,我把扛着的竹刀取下,拉開架勢瞧著他們。然而我那竹刀尖上拴着的劍道用具,卻使我沒法應戰。時尚書屋
他們看到我這副樣子,都吵吵嚷嚷地揮舞着手裡的傢伙衝了上來。時尚書屋

我拚命地揮了一下竹刀。劍道用具被抖掉,竹刀輕了。他們雖然又喊又叫,可是卻沒有悶不出聲時的氣勢了。時尚書屋
竹刀上沒有東西就輕便自如了。我就跟練習時一樣,用竹刀猛砍他們,並大聲喊着我要砍的地方:「你的臉!」「前胸!」「手!」
因為他們沒對我採取包抄的辦法,只是七八個人紮成一堆,各自拿着自己的家什從正面進攻,所以他們占不了便宜。時尚書屋
這些人手裡的家什雖然擋住了我的竹刀,但也只是躥上來又退回去。我很容易打着他們的臉、前胸和手。我還記得,因為「刺」這一招太危險所以沒有使出來。總之,我學到的武功對付他們還是綽綽有餘的。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他們紛紛往魚鋪跑去。我剛要追過去,魚鋪掌柜拿着扁擔衝了出來。這時,我把大打出手時脫下的粗齒木屐撿起來,就一溜煙逃跑了。時尚書屋
記得很清楚,我穿過一條很窄的衚衕,為了避開衚衕裡陰溝泛起的臭味和那業已腐朽的陰溝板,只好左拐右拐地跳躍着跑。時尚書屋
我跑出這條衚衕才把木屐穿上。劍道服下落何處就不知道了,很可能成了攔路尋釁的那幫傢伙的戰利品。時尚書屋
我沒心思跟別人說這件事。因為丟了劍道服不得不求母親想辦法,所以只好告訴她。時尚書屋
母親聽我一說,一聲不響,就從壁櫥裡把哥哥已不用的那套給了我。而且把我頭部被石頭砸傷之處洗乾淨,搽上藥。時尚書屋
除頭部外,沒傷到別的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紫式部與清少納言2
直到今天,我頭上還有塊傷疤。現在寫到丟失劍道服和有關粗齒木屐的事,我忽然想起,我曾下意識地把這一記憶用在我的處女作《姿三四郎》處理粗齒木屐的情節裡。由此可見,這就是創造來源於記憶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遭到這次攔路襲擊之後,我就稍稍變更了去落合道場的路線,從此再也沒有路過那間魚鋪。時尚書屋
當然,我並不是怕那幫孩子們,而是沒有心思和那位耍扁擔的魚鋪掌柜交手。時尚書屋
這件事我記得曾和植草說過,可是現在植草卻說他記不得了。時尚書屋
我說,因為你是個只記得女人的色鬼。可他卻說並非如此,像在學校上完劍道課之後,只有我們倆仍然留在室內操場上,在那裡兜着圈子廝殺得難解難分這樣的事,就記得清清楚楚。時尚書屋
我問他為什麼這事記得清楚,他說讓你打疼了。我說:「不錯,在劍道這門課程上,你從來沒有勝過我一次。」他卻說有一次我曾敗在他手下。時尚書屋
我問他什麼時候,他說那是我進了京華中學、他上了京華商業學校之後兩校比賽的時候。我說那次我沒參加,可他卻固執地認為:「你不參加就算我勝了,勝利就是勝利。」
總而言之,這位風流小生自不量力,也實在拿他沒辦法。時尚書屋
我們上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在久世山和別的學校的學生打了起來。時尚書屋
對方在一個高崗上擺開陣勢,拿石頭和土塊猛砸我們。我們這邊的人只好跑到登上這座高崗必經的一個山崖處的窪地暫避。時尚書屋
我正想派幾個夥伴繞到敵後,可是植草卻大喊大叫着衝了出去。時尚書屋
要說這傢伙沒頭腦也就在這方面。一個一點本事也沒有的傢伙孤身一人陷于敵人之中,後果如何是可想而知的。況且,要爬上那個山崖,得有很大的決心和力氣。那是紅土地帶,非常滑,而且坡很陡,爬上一步甚至要滑下兩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