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蛤蟆的油》 第 3 頁


後來,我進了品川區的森村學園附屬幼兒園,但在這裡發生過什麼事,我几乎毫無記憶。只是比較清楚地記得,老師讓大家在小菜園裡種菜,我種了花生。為什麼我要種花生呢?因為那時候我非常喜歡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9)

後來,我進了品川區的森村學園附屬幼兒園,但在這裡發生過什麼事,我几乎毫無記憶。時尚書屋

只是比較清楚地記得,老師讓大家在小菜園裡種菜,我種了花生。為什麼我要種花生呢?因為那時候我非常喜歡吃花生,但腸胃弱,大人只準我吃一點兒,多了不給。我想自己種了就可以多吃,然而卻沒有很多收穫。時尚書屋
我想,大概就是在這個時期,我第1次看到了電影。那時,電影叫「活動寫真」。時尚書屋
從大森的家走到立會川車站,乘開往品川的電車,在青物橫丁站下車,不遠就有家電影院。二樓上有個鋪地毯的包廂,我們全家在那裡看了電影。時尚書屋
幼兒園時期看了什麼影片,上小學時看了什麼影片,這些就記不清楚了。時尚書屋
記得清楚的是,有一出閙劇,非常有趣。名字大概是叫「怪盜吉格瑪」,有個場面是一個越獄的傢伙攀登高層建築物,一直爬到屋頂,然後從屋頂上跳進了黑黑的河裡。時尚書屋
還有一部電影,其中有這樣一個場面:船上有一對相戀的青年男女,在這只船即將沉沒的時候,男青年剛要爬上早已擠滿了人的汽艇,可是他看到那姑娘勢必上不來,便決心自己留下,讓那姑娘上了汽艇,並揮手向她告別。這部影片大概是《庫奧雷》。
還有一次,因為電影院不上映喜劇片,我竟然為此撒嬌,大哭一場。還記得姐姐嚇唬我說:「你這傢伙太不懂事了,警察要把你帶走。」於是,我果然害了怕。時尚書屋
不過,我認為此時我和電影的初次接觸,和我後來入電影界沒有任何聯繫。時尚書屋
那時我看著那會動的畫面,或者笑,或者恐懼,有時看到傷心之處就抹眼淚。它給我那平凡的日常生活帶來了變化,使我舒暢、刺激和興奮,使我毫無保留地接受了它。時尚書屋
回想起來,軍人出身、對子女一向嚴格要求的父親,在那認為看電影會對子女教育產生不良影響的時代與潮流之中,主動攜全家去看電影,而且後來他認為看電影對子女教育有益的態度也沒有改變,對我後來的人生,似乎是起了指明方向的作用。時尚書屋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我想在這裡提一提,就是父親對體育的看法。時尚書屋
父親不當職業軍官之後,就到體育學校去工作了。他對體育一直堅持積極鼓勵的態度,除了大力發展傳統的柔道、劍術之外,還把各種各樣的體育器械置辦得齊齊全全,修建了日本第1座游泳池,並大力推廣壘球。時尚書屋
他的這種態度,我完全繼承了下來。我既喜歡體育鍛鍊,又喜歡看體育比賽,而且始終認為,體育是一種真正的鍛鍊。時尚書屋

這肯定是受了父親的影響。時尚書屋
我小時候身體非常虛弱,所以父親常常嘮叨說:「嬰兒時期,為了你將來長得結結實實,還特意請大力士梅谷抱過你,可是……」
提起角力,我記得父親在從前國技館的摔跤場地上發表過演說。那時我坐在樓座上看著他,但是不記得那時我幾歲,只記得我坐在母親膝上,由此看來,那時一定還很小吧。時尚書屋

地獄

那是我當電影導演以後的事了。時尚書屋
在日本劇場看稻垣浩先生 稻垣浩1905—1980,日本著名導演,日本早期電影的奠基人之一。代表作有影片《宮本武藏》、《無法松的一生》。描寫弱智兒童的影片《被遺忘的孩子們》,其中有這麼一個鏡頭,場景是學校的教室,孩子們都在聽課,可是只有一個學生的課桌離開大家的行列,單獨坐在一旁隨便玩他自己的。時尚書屋
我看著看著就產生了莫名其妙的憂鬱感,同時不由得心慌意亂,再也坐不下去了。時尚書屋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那孩子。時尚書屋
他是誰呢?時尚書屋
我突然想起來[
那是我呀!
想到這兒,我立刻站起來去了走廊,坐到那裡的沙發上。時尚書屋
我想可能是出現腦供血不足的徵兆,便躺了下來。劇場的女事務員頗為擔心地走到我跟前,問:「您怎麼啦•」
「啊,沒什麼。」我回答了一句便想坐起,但一陣噁心,簡直要吐出來。時尚書屋
結果,她叫了輛車把我送回家。時尚書屋
那麼,那時候我為什麼情緒不好呢•原因是一看《被遺忘的孩子們》,就想起了那些不願回憶的、令人不快的事。時尚書屋
我上森村小學一年級時,覺得學校這種地方對我來說純粹是監獄。在教室裡,我只感到痛苦和難受,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一直透過玻璃窗注視着家裡陪我來上學的人,看著他在走廊上來回踱步。時尚書屋
回想過去,我還沒到弱智兒童那種程度,但是智力發育很晚卻是無可否認的。老師說的東西我根本不懂,只好自己玩自己的,結果老師把我的桌椅挪到遠離大家的地方,把我當做需要特殊對待的學生看待。時尚書屋
上課的老師常常朝我這邊望着說:「這個,黑澤君大概不懂吧?」
或者是:「這對黑澤君來說是很難回答的啦。」
每當此時,我看到別的孩子們都望着我這邊嘿嘿竊笑,心裡非常難受。然而更傷心的是,果如老師所說,我的確不懂老師講的究竟是什麼。時尚書屋
早晨上朝會,老師一喊立正口令,一會兒工夫我準撲通一聲跌倒。好像是一聽到喊立正我就緊張,以至暈倒。這樣我就被抬到醫務室去,放在病床上,然後護士走來俯身瞧著我。時尚書屋

我記得有這麼一件事——

下雨天,我們在室內做拋球遊戲。球朝我飛來,可是我卻接不住。大概同學們覺得這很有趣,所以他們拚命地拿球砸我,常常砸得我很疼,而且讓人心裡不痛快。於是,我把砸到我身上的球拾起來,扔到室外雨地裡。時尚書屋
「幹什麼!」老師大聲怒斥我。時尚書屋
現在我當然懂得老師發火的原因,可那時我還不明白。我把砸得我心煩的球拾起來扔出去,這有什麼不對?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