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蛤蟆的油》 第 4 頁


就這樣,在小學一年級到二年級這段時期,我簡直就像在地獄受罪一般。現在看來,只按着老規矩行事,把智力發展較遲的孩子送進學校,簡直是罪惡行動。因為孩子的智力發展參差不齊,既有五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9)

就這樣,在小學一年級到二年級這段時期,我簡直就像在地獄受罪一般。時尚書屋

現在看來,只按着老規矩行事,把智力發展較遲的孩子送進學校,簡直是罪惡行動。時尚書屋
因為孩子的智力發展參差不齊,既有五歲時就像七歲那麼聰明的孩子,但是也有雖然七歲卻只有五歲智力水平的孩子。智力的發展有快有慢,一年有一年的水平,那種僵死的規定完全是錯誤的。時尚書屋
寫到這裡我很激動,因為我七歲的時候是那麼獃頭獃腦。學校生活使我深感痛苦,所以為了這樣的孩子不由得把我這段生活寫了下來。時尚書屋
據我的記憶,彷彿突然刮來一陣風一般,吹散了讓我腦子處于迷茫狀態的霧。我的智力清醒過來,是在我家搬到小石川之後,轉校上了黑田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時尚書屋
我記得,從此以後,我就像pan•focus 泛焦,攝影技術專用名詞,即畫面內一定範圍內景物全部清晰。那樣,和從前截然不同了。時尚書屋
「酥糖」遇到天使1
我可能是在二年級的第2學期轉到黑田小學的。時尚書屋
到這個學校之後我大吃一驚,因為這裡和森村小學截然不同。時尚書屋
森村小學的建築物是外表塗著白漆的洋房,而這裡卻像明治時代的一所兵營,木結構的房舍顯得十分粗陋。時尚書屋
森村小學的學生都穿精心設計的翻領制服,這裡的學生卻穿和服,下着長褲。時尚書屋
森村的學生的書包是背在背上的皮書包,這裡的學生卻是手提的帆布提包。時尚書屋
森村小學的學生都穿皮鞋,而這裡的學生卻穿木屐。時尚書屋
臉型也根本不一樣。時尚書屋
不一樣是理所當然的。森村小學的學生都留髮,這裡卻全得推光頭。不過,就氣質不同這一點而言,可能黑田小學的學生們比我更感到驚詫。時尚書屋
因為,在純粹傳統風俗的集體中,突然跑進來一個留着長髮,上身穿背帶式雙排紐扣西裝,下着短褲,腳上穿著紅色短襪和帶卡子的矮幫皮鞋的人。獃頭獃腦,簡直就像女孩子一樣面色蒼白的我,立刻成了大家取笑的對象。時尚書屋

他們有的揪我的頭髮,有的從我身後捅我的皮背包,有的往我西裝上抹鼻涕,把我折磨得哭過好多次。時尚書屋
大體說來,我小時候是個愛哭的傢伙,所以到了這個學校之後立刻得了「酥糖」這麼個綽號。時尚書屋
「酥糖」這個綽號的由來,是因為當時有這麼一首歌:
我家那個「酥糖」啊,
叫人太為難。時尚書屋
他從早直到晚,
兩眼淚不幹。時尚書屋
直到現在,每一想起「酥糖」這個綽號,我都不能不感到強烈的屈辱。時尚書屋
不過,和我一起轉校到黑田的哥哥,在這個學校裡成績卻出類拔萃。他神氣得很,高高在上。如果沒有他這種威風給我做後盾,我這塊「酥糖」哭的次數一定更多呢。時尚書屋
一年以後,就再也沒有人叫我「酥糖」了。一年之後的我,在人前再也不哭,每個人都叫我小黑,我成了了不起的人物。時尚書屋
一年之間有這種變化,主要原因是在這期間,我的智力很自然地有了突出的發展。彷彿是為了追補過去似的,我開始迅速成長。我不能忘記,有三種力量促進了我的成長,其中之一便是哥哥的力量。時尚書屋
我們家在小石川的大麯附近。我每天早晨和哥哥順着江戶川岸邊去黑田小學。時尚書屋
我上低年級,放學比哥哥早,所以總是一個人按原路回家。去時自然是同哥哥並肩而行。時尚書屋
那時哥哥每天都要把我罵個狗血噴頭。我簡直吃驚,他罵人的詞兒和花樣竟然如此之多,什麼難聽的話都朝我劈頭蓋臉地澆來。時尚書屋
可有一點,他決不大聲吵嚷,只是小聲地罵我,只有我才能勉強聽得見,過往行人絶對聽不到。假如他大聲罵我倒也好,我可以跟他吵,不然就哭着跑開,或者兩手摀住耳朵。可他偏不這麼幹,就是沒完沒了地慢聲細語地咒罵我,讓我無法施展對抗他的伎倆。時尚書屋
儘管我想把壞心眼兒的哥哥如此欺負人告訴母親和姐姐,可是快到學校的時候他一定說:「你這傢伙本來就懦弱無能,像個女孩子似的,是個窩囊廢,一定會到媽和姐姐那兒告我的狀,說我怎麼欺負你啦。這個我是一清二楚的。你去告吧。你要敢告,我就更來勁兒!」如此等等,先把我嚇唬一通,使我就範。時尚書屋
可是,我這位壞心眼兒的哥哥,下課之後當我受到誰欺負時,他一定會趕上前來,似乎總是站在什麼地方保護着我。時尚書屋
他在學校裡是個很受重視的人,欺負我的都是年級比他低的學生,所以看見哥哥一到立刻就縮回去了。這時哥哥理都不理他們,對我說:「小明,來一下!」說完轉身就走。時尚書屋
有哥哥給我撐腰,我非常高興,緊跑幾步追上前去問他:「什麼事•」
他只說:「什麼事也沒有!」
扔下這一句便大步走了。時尚書屋
類似這樣的事屢次出現,我這糊里糊塗的腦子就不能不開始思考:上學的路上哥哥對我痛斥,在學校裡哥哥對那些欺負我的學生們表現出嚴峻態度,究竟是什麼用意?時尚書屋
這樣,對上學路上哥哥那挖苦和申斥就不覺得那麼可憎,而是漸漸能認真地聽下去了。時尚書屋
現在回想起來,從這時起,我那幼年的頭腦開始往少年過渡。時尚書屋
關於哥哥的事我還想寫幾筆。時尚書屋
那是我被叫做「酥糖」時期的暑假裡的一天,父親忽然帶我到位於荒川的水府流練習游泳。時尚書屋
那時哥哥已經戴着三條黑杠的白帽,在練習池裡游泳。他的成績是一級,已經把比賽者們拋在後面。父親把我暫時交到他朋友的工作地點——水府流師範學校受人家照顧,讓我在那裡練習游泳。時尚書屋
在家裡我是最小的孩子,所以父親對我有些嬌寵。他認為,游泳對於像女孩子那樣總和姐姐們扔小布包或者翻繩玩的我來說,就是熟能生巧的事情。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