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蛤蟆的油》 第 5 頁


父親讓我練習游泳,說是曬得越黑越好,他將買個什麼東西獎勵我。可是我怕水,到了練習池就是不敢下水。結果,師範學校的教師大為光火,連讓我下到僅及肚臍那麼深的水,都費了好幾天工夫。往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9)

父親讓我練習游泳,說是曬得越黑越好,他將買個什麼東西獎勵我。可是我怕水,到了練習池就是不敢下水。結果,師範學校的教師大為光火,連讓我下到僅及肚臍那麼深的水,都費了好幾天工夫。時尚書屋

往複于游泳場的路上,我倒是和哥哥結伴同行。可是他一到那裡就把我扔在一邊,自己急急忙忙朝豎在河中間的跳水台游去,回家之前連面都見不着。我提心吊膽地過了好幾天,終於能勉強雜在初學者之中,抓着浮在河裡的大圓木,噼裡啪啦接受用腳打水的訓練。有一天,哥哥搖着小船靠近我身旁,讓我上船。時尚書屋
我當然高興,伸過手去等他拉我上船。時尚書屋
等我上船之後,哥哥就使勁朝河心搖去,等練習場上掛着葦簾的小屋和小旗變得很小時,他冷不丁地把我推下了水。我拚命地划水。劃呀劃呀,想靠近哥哥的小船。可是等我好不容易划到船前,哥哥就把船劃開,如此反覆幾次。時尚書屋
當水淹得我已經看不見哥哥、眼看就要沉底的時候,哥哥終於抓住我的兜襠帶把我拉到船上。時尚書屋
出乎我的意料,我並沒有喝多少水,只是吐了幾口。我正在發怔,哥哥開了腔:「小明,你不是能游嗎?」
從此以後,我果然不再怕水了。時尚書屋
我能游泳了,而且從此還喜歡上了游泳。時尚書屋
就在推我下水的那天回家的路上,哥哥給我買了冰鎮甜小豆,這時他說:「小明,聽說人快要淹死的時候都是齜牙一樂呢。還果然不假,你也齜牙樂了。」
「酥糖」遇到天使2
我聽了真生氣,不過也的確有那種感覺。因為我記得沉底之前的確有莫名其妙的安適感。時尚書屋
另一個幫助我成長的力量,是黑田小學的班主任老師。這位老師名叫立川精治。時尚書屋
我轉校之後,過了大約兩年半,立川老師全新的教育方針和校長的石頭腦瓜發生了正面衝突,結果立川老師辭了職,後來被曉星小學聘請去,培養了許多有才華的學生。時尚書屋
關於這位立川老師,我將在以後的篇幅裡寫出他的事蹟,這裡我先寫一個小插曲,寫他如何對智力發育緩慢、性格乖僻的我多方庇護,使我第1次有了自信。時尚書屋

那是上圖畫課時發生的事。時尚書屋
從前的圖畫教育可以說平平常常。教育方針要求的,不過是按照常識要求同實物相似就可以了,用平平淡淡的畫做範本,只要求忠實地模仿它,最像範本的給最高分數。時尚書屋
但立川老師不幹這傻事。時尚書屋
他告訴學生,自己隨便畫最喜歡的。大家拿出圖畫紙和彩色鉛筆開始畫起來。我也動手畫了。時尚書屋
我畫的什麼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非常認真、使勁地畫,甚至不怕把鉛筆弄斷。塗上色之後還用唾液洇濕涂勻,結果手上沾了各種顏色。時尚書屋
立川老師把大家畫完的畫一張一張地貼在黑板上,讓學生們自由地發表觀感的時候,大家對我那幅畫只報以哈哈大笑。然而,立川老師怒形于色地環視恥笑我的那些同學,然後把我大大誇獎了一番。誇獎的內容我不記得了。時尚書屋
我模模糊糊記得,光是手指沾上唾液涂勻顏色這一點他就非常讚賞。我清楚地記得,立川老師在我那畫上用紅墨水畫了個很大的三層的圓圈。從此以後,儘管我不喜歡上學,但只要這一天是上圖畫課,我總是迫不及待似的,急急忙忙到學校去。時尚書屋
得了三層紅圈之後,我喜歡圖畫課了。我什麼都畫,而且也的確是越畫越好。與此同時,其他課程的成績也很快地提高了。立川老師離開黑田學校的時候,我已當上班長,胸前掛着有紫色綬帶的金色班長徽。時尚書屋
立川老師在黑田小學時,還有一件使我不能忘懷的事。時尚書屋
一天,大概是上手工課,老師扛着一大捆厚紙進了教室。時尚書屋
老師攤開那捆紙,我們看到一張平面圖,上面畫着許多道路。老師讓大家在這紙上畫房屋,喜歡什麼樣的房屋就畫什麼樣的,要大家自己創造一條街。時尚書屋
大家都認真地畫起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好主意,不僅畫了自己的家,而且還畫了道路兩旁的樹,年代久遠的老樹,開着花的樹籬等等。時尚書屋
這樣,他就把這個教室的孩子們的個性很巧妙地吸引了出來,畫出了一條條漂亮的街。時尚書屋
學生們圍着這張平面圖,眼睛無不閃着光彩,臉頰緋紅,自豪地望着自己那條街。時尚書屋
當時的情景,恍如昨日。時尚書屋
在大正年代 大正年代指1912—1926年。初期,老師這稱呼是可怕的人的代名詞。這樣的時代,我能碰上以自由、鮮活的感性及創造精神從事教育的老師,應該說是無上幸運的。時尚書屋
促進我成長的第3股力量,是一個和我同一個班、但比我還愛哭的孩子。這個孩子的存在,等於給我提供了一面鏡子,他使我能客觀地觀察自己。時尚書屋
總而言之,這孩子跟我差不多,他使我感到,我實在讓人撓頭。時尚書屋
他給我提供了自我反省的機會。這個愛哭鬼的標本名叫植草圭之助。小圭請別生氣,難道我們倆現在不仍然是愛哭的傢伙嗎?不過現在你是個浪漫主義哭喪鬼,我是個人道主義哭喪鬼而已。
植草和我,從少年直到青年時代,淵源很深,像兩根扭在一起的藤一樣成長起來。時尚書屋
這期間的情況,植草的小說《雖然已是黎明——常葆青春的黑澤明》裡寫得很詳細。時尚書屋
不過植草有植草的視角,我有我的視角。時尚書屋
其次,人有這種秉性:對關於自己的事情,會因為自己的主觀願望而產生認識偏差。所以,我按自己的想法寫我和植草年輕時代的情況,讀者把它和植草的小說對照來看,也許最接近真實。時尚書屋
植草是我青少年期重要的一部分,正如植草如果不寫我從少年期到青年期的情況就不能寫他自己一樣,我如果不寫植草,也就不能下筆寫我自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